早已有的顽固的偏见

Lee
2018-04-01 03:48:07

假如先看过《十三邀》再读许知远的书,将会是可怕的体验,因为将会在大脑中全程自动配音,这源于他一贯书面化的口语表达。搜索到他在《经济观察报》任主笔是在2003年,这样的话或许我竟如此之早接触到他?因为我竟鬼使神差的订阅过大约当时两年的《经济观察报》,极具风格的橙黄色纸张、深度犀利的挖掘以及自由化倾向是我对这份报纸的印象,据说现在也与其他所有的报纸一样。《祖国的陌生人》这是许知远大约10年前的旅行随笔,他离开北京,沿着胡焕庸线由北到南,“临汾的空气中有着山西一贯的肮脏,灰尘混合着我们身体的汗水,牢牢地粘在我身上,使毛孔难以呼吸。到处都在修路,到处都在鸣笛,到处都是闪烁的霓虹灯。”“它(尧庙广场)激起的不是我对远古文明的悠思,而是一种生理上的不适。……所有东西都有着显而易见的廉价感。”“那些懒散的管理员会突然走到你的面前,‘给先祖敬香吧,三十块的六十块的都有’。如果你拒绝,她就立刻恹恹地走回屋角的同伴那里,继续她们的聊天。”“一个又一个摊位提供了每一个城市都雷同的消遣方式:气枪打气球的游戏、小吃摊、盗版书籍与音像。”“离开尧庙广场后,我看到了第一个大幅广告牌是‘纽约,纽约’和‘台北新娘’的婚纱

...
显示全文

假如先看过《十三邀》再读许知远的书,将会是可怕的体验,因为将会在大脑中全程自动配音,这源于他一贯书面化的口语表达。搜索到他在《经济观察报》任主笔是在2003年,这样的话或许我竟如此之早接触到他?因为我竟鬼使神差的订阅过大约当时两年的《经济观察报》,极具风格的橙黄色纸张、深度犀利的挖掘以及自由化倾向是我对这份报纸的印象,据说现在也与其他所有的报纸一样。《祖国的陌生人》这是许知远大约10年前的旅行随笔,他离开北京,沿着胡焕庸线由北到南,“临汾的空气中有着山西一贯的肮脏,灰尘混合着我们身体的汗水,牢牢地粘在我身上,使毛孔难以呼吸。到处都在修路,到处都在鸣笛,到处都是闪烁的霓虹灯。”“它(尧庙广场)激起的不是我对远古文明的悠思,而是一种生理上的不适。……所有东西都有着显而易见的廉价感。”“那些懒散的管理员会突然走到你的面前,‘给先祖敬香吧,三十块的六十块的都有’。如果你拒绝,她就立刻恹恹地走回屋角的同伴那里,继续她们的聊天。”“一个又一个摊位提供了每一个城市都雷同的消遣方式:气枪打气球的游戏、小吃摊、盗版书籍与音像。”“离开尧庙广场后,我看到了第一个大幅广告牌是‘纽约,纽约’和‘台北新娘’的婚纱摄影。”对所有城市的描述,几乎都同以上对我老家描述的情绪一致,正如他所说,“它常是负面的——历史之断裂、生活的无根、意义的缺失”,这就是他曾经或许现在一贯的视角——“我将带着顽固的偏见与这个时代碰撞,等待偏见被打破或印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祖国的陌生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祖国的陌生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