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农奴 死农奴 8.3分

究竟是“死农奴”?还是“死魂灵”?

Antoine
2018-04-01 00:36:33

93分 娄自良的翻译相当出色,也是我阅读俄语文学翻译所信赖的熟人了。 不过他对自己所译书名“死农奴”与广为流传的“死魂灵”的辩证我不大同意。我认为应当翻译成“死魂灵”。 死魂灵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指的是乞乞科夫购买的已经死去的农奴;第二层,讲的是乞乞科夫在贪欲下迷失了心性,将自己的灵魂丢在了一边。他为自己作如下诡辩:“每一步都遇到诱惑和冒险……仇敌、歹徒、掠夺者。我的一生如同汹涌的漩涡,我是浪涛中的孤舟,任凭风浪摆布。我是人哪,殿下。” 人的无能以及遭受命运摆布之时的不作为,懒惰、酗酒、乱性等所有不与之正面交锋的逃避方式都受到了果戈里的嘲弄和讽刺。在很多状态下,在某些时刻,人们拥有的是死的魂灵!这种高高在上的诏谕,无疑像一道死亡判决书。残忍。冷酷。让人听了万念俱灰,对人本身感到一种彻底的失望。 如此悲哀在乞乞科夫入狱后,通过他面貌的反应和内心的变化深切地传递给了我们。诚然如乞乞科夫入狱后善良的老商人用痛心疾首的口吻所质询的那样:“巴维尔.伊凡诺维奇。冷静点,想一想,怎样求得上帝的宽恕而不是人世的宽恕吧。想想您的可怜的灵魂吧……这点儿财产怎么就蒙住了您的眼睛呢!为了它,您居然听不到自己那可怜的灵魂的呼声。” 他可恨吗?当然。他可怜吗?当然。但是乞乞科夫绝非个例。用果戈里的话说就是,俄罗斯人不都是这种德行吗?这号人世上还少吗?作家赋予人物以民族性来自嘲(当然,果戈里可以说非常爱国,简直是恨铁不成钢,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我们作为非俄罗斯民族的读者,更应该将这种代表性人格的生存范围扩大,乃至将种种人性优或劣的东西人类化,这样才能更深入的体察果戈里的心思,更清晰地听见他的急呼。同时合上书本环顾周遭,看见我们的身边又有多少个乞乞科夫正活生生的走动着。 我们是人,不是神。乞乞科夫们悲叹着。所以第二层讲的是人的困境,人自身的不可变更。环境是泥淖,人本身并不纯洁,那么如何活得干干净净? 果戈里倒也不消极,只是我认为他的积极之道仍然有待考验与指正。他以为人可仰赖的东西如下:一,东正教。二,人在社会上的功能和使命。(还有,暂时没想到,改天有空再补充,本宝宝急着要睡觉了) 果戈里对人之面目的刻画,对人性的揭露,对人的问题的思考,无不力透纸背入木三分。俄罗斯作家对心灵对灵魂本就有着巨大兴趣,因此内心戏份在伟大的俄罗斯文学传统中不足引以为新奇。然而,无论是深度广度体量分量上,尤以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果戈里为最。两个庞然大物在一众巨人之中仍然显得突兀,令人不得不为之侧目。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死农奴的更多书评

推荐死农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