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不被在乎的神话体系

[未注销]
2018-03-31 23:49:26

即使是神明创造了我们,也不能推论出神明一定会同情我们。

克苏鲁神话的本质:人类不被在乎的神话体系。

这也是克苏鲁神话异色另类的一个重要的特征,显著区别于其他的神话体系,不论是历史上自然生成而受人崇拜的神话,还是被后来创造出来作为艺术作品的神话。这些神话中人都占有非常主体的地位,虽然表面上神明支配着人,但神明对人有目的(不论是善是恶),甚至可以说:神明有求于人。

前者比如希腊罗马神话、中国神话、印度教神话等:(1)神明往往是类人的,表现在外貌、神明之间的关系,实际是人的翻版和延伸,甚至人或某些人是神的后裔;(2)神话中神明积极地与人产生互动,有时仅是卷入,有时有些人或人间事甚至是神明行动的目的。

基督教区别于上述的原始宗教,由于经过抽象化,较为特殊。若说其有神话的话,也是甚至更加是以人为中心的。主要依照圣经旧约:故事上耶和华与信仰时常动摇、倒霉的犹太人的互动,内核上是耶和华信仰针对于人,在人间扩张的诉求(当然其是美名为拯救,连儿子耶稣都赔进去了)。其上升后的人文主义哲学更不待言。

被创造的神话例如老滚神话其内核则很清楚:Nirn是众神

...
显示全文

即使是神明创造了我们,也不能推论出神明一定会同情我们。

克苏鲁神话的本质:人类不被在乎的神话体系。

这也是克苏鲁神话异色另类的一个重要的特征,显著区别于其他的神话体系,不论是历史上自然生成而受人崇拜的神话,还是被后来创造出来作为艺术作品的神话。这些神话中人都占有非常主体的地位,虽然表面上神明支配着人,但神明对人有目的(不论是善是恶),甚至可以说:神明有求于人。

前者比如希腊罗马神话、中国神话、印度教神话等:(1)神明往往是类人的,表现在外貌、神明之间的关系,实际是人的翻版和延伸,甚至人或某些人是神的后裔;(2)神话中神明积极地与人产生互动,有时仅是卷入,有时有些人或人间事甚至是神明行动的目的。

基督教区别于上述的原始宗教,由于经过抽象化,较为特殊。若说其有神话的话,也是甚至更加是以人为中心的。主要依照圣经旧约:故事上耶和华与信仰时常动摇、倒霉的犹太人的互动,内核上是耶和华信仰针对于人,在人间扩张的诉求(当然其是美名为拯救,连儿子耶稣都赔进去了)。其上升后的人文主义哲学更不待言。

被创造的神话例如老滚神话其内核则很清楚:Nirn是众神们的arena,其斗士就是人。其实是对其他神话的模仿,大杂烩。

克苏鲁神话区别于上述所有,就在于爱手艺作了一个极具创意的假设:抑或是神明压根就不在乎我们呢?即使是神明创造了我们,也不能推论出神明一定会同情我们。爱手艺跳出了传统的善恶对立(如基督教之天使与魔鬼),而选择了第三个选项:不在乎。(除了极少对人类感兴趣例外如奈亚子)

当然爱手艺的想法是有着时代背景的。抽象化的基督教早在中世纪教父哲学就把神升华到“终极”(的认知)这一哲学层面(实际古希腊就有过这种观点),宗教、信仰的进程被诠释为向“终极”挺近,直至达到。这一逻辑范式配合自然、社会科学不断发展一直好用,人在通向“爱人之神”这一正确的信仰下不断地向神=终极靠拢(这也解释了很多优秀的科学家和学者反而是极其虔诚的信徒,这一范式也类似马克思韦伯的说法《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但是在20世纪上半叶出了重大破绽:两次大战之于社会科学,量子力学、相对论之于自然科学。

因此反映到神话体系上来,此时已经较为成熟的人类,比起问“这是不是正确的信仰”这个幼稚的问题,更会问一个先决问题“究竟存不存在一个正确的信仰”?爱手艺即在此作出的回答是:不存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有会同情、接受人的神明的存在。非常能体现的一点是, 神话体系中最高主神阿扎托斯被设定成一个没有智慧的混沌,截然相反于传统假设中的终极=全知全能(不论是以善为目的还是以恶为目的的全知全能=天使与魔鬼)。以此立意为基础阐发,不被在乎的人类只能对神管窥,并且与神的接近不是智能的增加,反而是混乱、疯狂的加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克苏鲁神话的更多书评

推荐克苏鲁神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