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邪恶之手,行“正义”之事

水袖清伊
2018-03-31 23:12:21

与《邪恶催眠师》相比,《暗黑者》中案件纷繁交错、线索交织更为密集,而作案手段出神入化的神秘暗黑者Eumenides更是吊足了读者的胃口。十八年前发生的两起残忍血案皆是署名为Eumenides的杀手一手造成的,十八年后,恐怖的Eumenides卷土重来,作案更加明目张胆,被害人与警方甚至会提前收到作案者发布的“死亡通知单”,尽管警方在第一时间布下天罗地网,将受害人进行贴身保护,然而神秘杀手仍然可以在重重埋伏之下突围,将受害人杀害,如同探囊取物一般轻松。所有的杀戮都在警察眼皮底下发生,警方如同是杀手邀请来参与见证自己一手制造的死亡游戏的玩伴一般,被杀手牵制得团团转。原本只是一对甜蜜情侣之间的竞争斗法,又如何被借鉴创意,变成了暗杀者精心设置的死亡游戏?然而当事实真相一步步浮出水面,当躲在暗处的Eumenides最终暴露在日光之下,带给我的并非是凶手正法如释重负的快感,而是更加深重的叹息,以及关于道德与法律纠葛关系的新一轮思索。

那么,到底何谓Eumenides?杀手的终极目的究竟是什么?Eumenides的中译名字为“欧墨尼得斯”,这是希腊神话中复仇女神的名字。传说中,欧墨尼得斯会追捕那些犯下严重罪行的人,无论罪人在哪里她都会跟着对方,

...
显示全文

与《邪恶催眠师》相比,《暗黑者》中案件纷繁交错、线索交织更为密集,而作案手段出神入化的神秘暗黑者Eumenides更是吊足了读者的胃口。十八年前发生的两起残忍血案皆是署名为Eumenides的杀手一手造成的,十八年后,恐怖的Eumenides卷土重来,作案更加明目张胆,被害人与警方甚至会提前收到作案者发布的“死亡通知单”,尽管警方在第一时间布下天罗地网,将受害人进行贴身保护,然而神秘杀手仍然可以在重重埋伏之下突围,将受害人杀害,如同探囊取物一般轻松。所有的杀戮都在警察眼皮底下发生,警方如同是杀手邀请来参与见证自己一手制造的死亡游戏的玩伴一般,被杀手牵制得团团转。原本只是一对甜蜜情侣之间的竞争斗法,又如何被借鉴创意,变成了暗杀者精心设置的死亡游戏?然而当事实真相一步步浮出水面,当躲在暗处的Eumenides最终暴露在日光之下,带给我的并非是凶手正法如释重负的快感,而是更加深重的叹息,以及关于道德与法律纠葛关系的新一轮思索。

那么,到底何谓Eumenides?杀手的终极目的究竟是什么?Eumenides的中译名字为“欧墨尼得斯”,这是希腊神话中复仇女神的名字。传说中,欧墨尼得斯会追捕那些犯下严重罪行的人,无论罪人在哪里她都会跟着对方,使罪人们的良心受到痛悔的煎熬,并最终为自己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杀手发布的死刑征集单内容已然说明了自己的意图:“每当我睁开眼睛,我会看到这个世界上仍有许多肮脏的灵魂。法律是净化这个世界的工具,可是法律的作用却总是受到太大的局限。有人做了坏事,可这些坏事却不受法律的管辖;又或者有人做了坏事,可法律却找不到将他定罪的证据;还有的时候,做坏事的人有着各种各样的资本,使他们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法律是不完美的,社会需要法律之外的刑罚。我就是这个刑罚的执行者。我施加的刑罚只有一条,最直接的一条——死刑。将有一批恶徒被我清理。不过他们的名单现在还没有完全确定。因为你有机会在这个名单上加一个名字。你希望某个人去死吗?你觉得他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可是你制裁不了他,正义在他的面前显得无比孱弱。那么请你把他的名字写下来,告诉我他做过什么,我会对他进行判决。你们有两周的时间。然后我将公布最终的执行名单。”

而收到神秘杀手Eumenides死亡通知单的人,的的确确背负了或故意杀人,或侮辱师长,或毁人家庭,或抢劫或强奸等等罪名却得以侥幸逃脱法律的制裁而逍遥法外,但他们却最终没能逃过Eumenides的终极惩戒。随着情节的逐步展开,我对冷血杀手Eumenides的感情则变得越来越复杂。从作案动机来看,Eumenides的杀戮与个人恩怨无关,所杀之人(除了警察之外)似乎个个罪有应得,是社会普世伦理道德所不容的罪大恶极之人,惩办法律所无法惩办的人,这一点似乎又有些“大快人心”。然而Eumenides作案手段无比残忍,一次次挑战警察权威,自负而又猖獗。Eumenides固执地清除社会上每一个逍遥法外的“生物垃圾”,但却是按照他自己的方式来维护“正义”。

Eumenides的出现看似令人匪夷所思,实则却有一定的必然性。的确,我们的法律总是不那么完美,所以才会有数不胜数钻了制度与法律空子的犯罪分子逍遥法外,他们或精通法律,能够精准地打出社会制度和法律底线的漂亮擦边球;他们或有权有势,凭借权力地位金钱关系逍遥法外,躲避追捕,成为警察与法律奈何不了的存在。正如袁志邦所言“法律惩治不了所有的罪恶。权势高的人可以凌驾在法律之上,狡猾的人可以躲在法律照耀不到的阴暗角落中。”连法律都无法惩办的黑暗存在者,毫无疑问站在了道德与正义的对立面,他们的逍遥法外的确会损害社会的正义与法律的尊严。当这样非正义的人与事越来越多地暴露在日光之下,难免会让人产生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道德沦丧之感。Eumenides的自白不可不谓清夜之钟,使人闻之振聋发聩“你以为Eumenides就是我?你错了,Eumenides本来就是你们所创造,你自己就是Eumenides,孟芸也是……甚至很多人心里都有Eumenides,因为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太多的罪恶,人们需要Eumenides的存在。”是的,当我们面对罪恶却无能为力时,心中存有的正义感或许会让我们有亲手惩戒罪恶之人的冲动,然而Eumenides却将这种想法真真切切地付诸实施了。因为亲眼见证了让自己无能为力,而法律无法惩戒的罪恶,Eumenides从一个恶作剧似的人物变成了一个孕育中的真正的罪犯——为了惩治罪恶而存在的罪犯。至此,他已经下定决心走上另一条道路。他要杀死薛大林和邓玉龙,这是一个必须开始的起点,正是这个起点使他不得不扭转了自己的前进方向。从此,他将在这条与法律完全背道而驰的路上像法律一样执行着惩治罪恶的使命。

法律的确不完美,正义的阳光亦不可能普照世界的每个角落,那么,我们应当思考的是,应当如何化解这种不完美造成的冲突?真的只能像Eumenides那样以暴制暴,以罪恶的手段维护人世的正义吗?答案显然不是,我们完全可以用更加温和的方法来一点点消弭罪恶的萌芽。

犹记得上学期的哲学课,我曾因为苦苦思索法律、道德、哲学、宗教的关系不得而烦闷不已。但《暗黑者》却给予我了新的启发,法律既然是人一手制定的,便不可避免的存在漏洞,且法律能且仅能代表一个社会所能容忍的道德水平的最底线,触碰到法律的人,已然多半是大奸大恶之人了,还有非常多让人无法容忍的破坏道德的行为并未被列入法条之中。那么仅凭法律,实在无法维系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而法律的制定显然是存在滞后性的,一定是社会出了足够多的问题,才会推动法律的修改。更何况,虽不触犯但却漠视法律的社会成员为数不在少,仅仅依赖法律,又怎能确保他们严格恪守正义呢?那就真的没有办法面对不完美的法律了吗?突然,康德的道德律进入了我的视线,康德提出了一条道德黄金法则,那便是“我决不应当以别的方式行事,除非我也能够希望我的准则应当成为一个普遍的法则。”通过这种方式,理性存在者得以成为自由的立法者,实现意志自由——“理性存在者必须在任何时候都把自己视为一个通过意志的自由而可能的目的王国中的立法者。”用道德理性为自己立法,这听上去的确是至高无上的完美道德法则,但实在太难做到,甚至康德自己也承认这是常人根本难以达到的状态。能够用康德提出的理性道德律来自觉的约束自己,仅有少数极度自律的慎独之君子能够做到,那么,对于难以完全自律,但心存善良的众人,要普及道德,则有一定必要求助于宗教。法律存在让人遁逃的漏洞,但宗教则不会,不论是佛教的善恶因果轮回观,还是基督教的恶徒死后下地狱,都努力宣扬一种“人在做,天在看”的朴素价值观,即便能够侥幸逃脱法律审判,却总也避免不了死后的末日审判。因而,要想提高社会的道德水准,形而上的道德哲学为上,宗教次之,而法律则又次之。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暗黑者四部曲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