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科生努力地读

焰歌
2018-03-31 22:40:03

这本书属于“非文学”的范畴,读起来叫我们这些穷酸的中文系学生觉得:噫,难登大雅之堂,像工具书一样不像是书。但无可否认的,这书给人的帮助可能比文学类的典籍大多了。最起码,好多萦绕在我心底的困惑它触到了,还有好多我忽视掉了的细节它注意到了。最令我困扰的“胆量”问题,它也为我做了客观又坚实的鼓励,所以我很感谢它。

作者似乎是个在网上贴文的物理学家,叫“同人于野”,我没有关注过。他的这种举重若轻的文风我很喜欢,好像一切都承载着,然后缓缓倒在你手心中一样,很舒服也很有安全感。相比起那些犀利的、阴郁的、严肃的、慌乱地将大把大把东西搬起来再直接塞进你怀里的,感觉很容易读。当然,理工科跟文科根本就是两种思维方式,我怀疑长期以来也许他们的脑回路都跟我们长得不一样了,比如说看一件事物,将这个事物本身抬高到占据全部的地位,却蔑视看到这个事物的——我们主观的感官,所以通常有些失去人情味,有些耿直。但这正是我们缺少的精神,我们太疲软,太需要这样“憨厚”的坚定,否则很容易囿在自己的思想里,钻啊钻,直到疯掉。

有一个想法我更加深信不疑了,那就是群众总是傻的。虽然毛主席意思说是人民群众才是当家作

...
显示全文

这本书属于“非文学”的范畴,读起来叫我们这些穷酸的中文系学生觉得:噫,难登大雅之堂,像工具书一样不像是书。但无可否认的,这书给人的帮助可能比文学类的典籍大多了。最起码,好多萦绕在我心底的困惑它触到了,还有好多我忽视掉了的细节它注意到了。最令我困扰的“胆量”问题,它也为我做了客观又坚实的鼓励,所以我很感谢它。

作者似乎是个在网上贴文的物理学家,叫“同人于野”,我没有关注过。他的这种举重若轻的文风我很喜欢,好像一切都承载着,然后缓缓倒在你手心中一样,很舒服也很有安全感。相比起那些犀利的、阴郁的、严肃的、慌乱地将大把大把东西搬起来再直接塞进你怀里的,感觉很容易读。当然,理工科跟文科根本就是两种思维方式,我怀疑长期以来也许他们的脑回路都跟我们长得不一样了,比如说看一件事物,将这个事物本身抬高到占据全部的地位,却蔑视看到这个事物的——我们主观的感官,所以通常有些失去人情味,有些耿直。但这正是我们缺少的精神,我们太疲软,太需要这样“憨厚”的坚定,否则很容易囿在自己的思想里,钻啊钻,直到疯掉。

有一个想法我更加深信不疑了,那就是群众总是傻的。虽然毛主席意思说是人民群众才是当家作主的主人翁,一切要听人民群众的……但现实情况是,大批大批的人在迷茫昏惑又固执坚定地践行着自己“大多数”的道路,其实他们什么也不知道,不过都在道听途说。很多东西其实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完备、那么乐观,我们为什么敢相信那些“大多数”呢?甚至,我们为什么敢相信那些“科学家研究显示”呢?大多数养生小常识居然都是逗你玩,而且这个“大多数”比想象中庞大的多,一直以来我们是不是对这个世界的清晰程度有什么误会呢?人类还太稚嫩了,未知的东西那么多,更要命的是我们只能用人类的视角来看这个世界,所以很可能我们得到的所有东西都不过是偏见。科学没有那么高深,它也不过是个孩子,还在不断地尝试着去探索这广大的未知。所以没什么权威,不用将什么奉为圭臬,他们甚至都不可信,除非能够给出无懈可击的证明以及解释——而我们并看不懂这些证明和解释。所以,别那么轻易地相信。

这书里有些说法我深有体会,令我开心的是有些做法正是与我相吻合的,比如随机性的问题,比如自控的履行,比如读书笔记,比如认为科学是主观的。可能我应该更相信自己的思考和自我调节的?书中提到了意志力的重要性,我在想,好啊,终于找到了意志力衰退的依据,原来它几乎是具体存在的,而不是大脑中虚无的思维想法,有实在的客观依据就好办了,再遇到同样的事情时也可以胸中自有丘壑。

还有冒险精神,这是我非常缺少的,遇到事了总在害怕,不敢去争去抢,不敢去抓住。但是它告诉我不能这样,成功属于二货,你别管自己能干什么,你就当自己特别能耐,什么都能干,去试啊,别人可能怕当二货没去呢,那就是你成功了啊!这是做事的一个必要需求,我必须要掌握的,没有什么退缩的理由。

还有书中提到了COMT酶的一种“慢酶”,说有的人只有慢酶所以平常不太能清除多巴胺,导致平常能维持兴奋但是遇到事了就简直紧张的要死……我觉得我大概就是慢酶比快酶多吧,遇到事了我几乎都无法控制自己,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可能就是多巴胺那边分泌太多了。而璧璧可能是快酶比较多?所以平常显得对事情冷漠一些。

书中居然还提到了灵魂转世……我都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他们科学者们居然不排斥灵魂的说法,还提供出了那么多凿凿的证据?很害怕,我实在不想转世了,这一辈子难道还不够,痛苦还是快乐还是放空都太沉重了,人活着既迷惘又无助,白白生出许多羁绊又白白灭失掉,不如烟消云散无知无识成为“不存在”。那些研究者们发现,有一些小孩子确实有着前世的记忆,排除了一切可能的误会,这是真真正正发生了的,而发生这样事情的“前世”大多是意外死亡。我在想,也许思想和身体本来就是分开的,什么必须依存于大脑,可能只是花和花架的关系而已——花放在花架上让我们看见。也许思想是从一个神奇的源头中被分出来的?我们所谓的灵魂压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而是什么我们尚未能探知到的高级的地方,而思想拥有我们尚未掌握的力量。这有些令人兴奋呢,如果世界不只是眼前的这些,那么神秘的隐藏都让人更感兴趣,科学的触手目前只伸到了很有限的地方,那些黑暗中的空间叫人充满了希望。可以说世界还是充满了可能性的,而我也不只是一个卑微的灰尘,我也可以加入这个舞台中去,因为还有很多机会在那里。还好世界不是我那标好区域涂色的画,要是那样的话我甚至要怀疑我存在的价值了,简直是一种恶意的戏谑、嘲笑。

总的来说,作为一个文科生,要保持自己理智耿直一针见血的心,否则会酸的出问题。目前,我感兴趣的东西还是宇宙啊时间啊无限啊神秘的未知啊,希望能别失去兴趣。另外,汲取的东西不能扔掉忘记,意志力啊刻意练习啊冒险精神啊过度自信啊什么的,这是我所要提高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万万没想到的更多书评

推荐万万没想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