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淡影 远山淡影 8.1分

我所理解的远山淡影

虫丁
2018-03-31 22:22:45

有时候一些明明发生过的事情,过了很久很久,

变得好像没发生过,或者就像并未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

比如战争//

战争之后,人要学着忘记,向前,有新的世界。因为,这是唯一能让自己继续活下去的路,所以在常识里,这又变得理所应当,每一个经历战争的人理所应当在经历坍塌和黑暗后坚强,理所应当给自己新生,这是故事该有的走向。是的,我们听到很多这样的正能量结局。

悦子也是。在痛失丈夫和家庭后,她转而投奔亲戚家,又谋求妮基的父亲带她们去英国。作为一个女人,她费尽心机重整自己和女儿的人生(读到最后已经知道悦子是在用佐知子的朋友身份回忆着自己的事)。在变故面前,悦子也有过极端、敏感猜疑和冒险,但最终还是坚定地选择自认为最好的道路,带着景子去了英国。如果没有后来的景子自杀,他们也会是众多战后正能量故事中的一个。

石黑没有用太多笔墨写二战的背景,甚至没有提及。所有对情节的猜测,都来自于他笔下一段持续几个月的友谊,父亲和儿子共处的几天,以及悦子和妮基的几段对话。这种故左右而言他的写法却恰好渲染了一种令人读来模糊又十分真切的感受,勾勒出一个不同的视角去审视战争这个看似宏大的命题。

...
显示全文

有时候一些明明发生过的事情,过了很久很久,

变得好像没发生过,或者就像并未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

比如战争//

战争之后,人要学着忘记,向前,有新的世界。因为,这是唯一能让自己继续活下去的路,所以在常识里,这又变得理所应当,每一个经历战争的人理所应当在经历坍塌和黑暗后坚强,理所应当给自己新生,这是故事该有的走向。是的,我们听到很多这样的正能量结局。

悦子也是。在痛失丈夫和家庭后,她转而投奔亲戚家,又谋求妮基的父亲带她们去英国。作为一个女人,她费尽心机重整自己和女儿的人生(读到最后已经知道悦子是在用佐知子的朋友身份回忆着自己的事)。在变故面前,悦子也有过极端、敏感猜疑和冒险,但最终还是坚定地选择自认为最好的道路,带着景子去了英国。如果没有后来的景子自杀,他们也会是众多战后正能量故事中的一个。

石黑没有用太多笔墨写二战的背景,甚至没有提及。所有对情节的猜测,都来自于他笔下一段持续几个月的友谊,父亲和儿子共处的几天,以及悦子和妮基的几段对话。这种故左右而言他的写法却恰好渲染了一种令人读来模糊又十分真切的感受,勾勒出一个不同的视角去审视战争这个看似宏大的命题。

悦子和佐知子,正好对应了一个女人,在战争刚过与战后二十年的不同阶段。也许的确是当时悦子的一意孤行导致了景子的悲剧,她回到日本沉浸在愧疚的回忆中,又对与妮基的隔阂倍感无奈,只好不断重复“你应该按照你自己的想法生活”来给予妮基自由。如果早知道结局,二十年后的悦子穿越回去,可能,她会做出不同的选择。但是当年的佐知子,已经铁定了心。当被生活的滚轮推着,她只能不停往前走,她管不了那么多,只能朝着这点生活的光亮走下去。二十年过得匆匆,妮基长大景子离开,一切像一张撒出去的大网,原以为的虾兵蟹将没有收回,回头看连船的影子都已不见。因为时间太久,从带着女儿离开亲戚家的那一刻起,悦子就就没有停下脚步过。正因为如此,当回到长崎故地,终于停下来的悦子谈起往事时却像是谈起别人的事情,自己似一个旁观客。

像战争这样的悲痛,到最后也会像那远山和淡影,就算还能记得清那时的心情甚至小动作,但是感觉太遥远了,这些事情真的发生过吗?面对痛苦,人比想象中更能把佯装的坚强变成真正的坚硬,只有坚硬才能撞开横亘在面前的过往还有世俗的眼光。事实上悦子就是这样坚硬到把装小猫的盒子丢到河里才将景子带离日本。经历过这些已经站到生活这头的悦子,回忆又算得了什么呢?再强烈的情感也会被镀上一层磨砂的表面,因为它们过去了无法改变了也无能为力了。回忆永远只会在河那头了,也许悦子偶尔会想起那雾气氤氲的河对岸,她也从未跨过河去。

所以回忆就是远山淡影,过去的事啊,虽然记着,但与我无关了。记得,不是背负着痛前进,而是对过去自己的尊重。悦子在长崎的生活,也会一直向前。

因为人都是坚硬着长大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远山淡影的更多书评

推荐远山淡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