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大家来美国体验对权力与权利的思考

Wenxin
2018-03-31 20:08:02

这本书大部分对美国的事实描述我都有在美国政治课上学过,但让我真正喜欢这本书的是林达结合用一个融合了经典案例和自身感受的时代来介绍了他们眼中的美国。更值得欣赏的上,作为一个外围同时又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人,林达即便强调了《权利法案》对美国个体公民保护的同事伴随而来的代价,却并没有站在高处褒一贬一。读者虽然可以轻易的读到林达对美国很多体制上的欣赏和赞美,但更多是林达表达出的社会能够包容代价同时尊重个体生命的追求。

这本书即便是写于20年前,也仍和我现在在美国大学的体验本质上是一样的。我在美国感受最深的就是"法"的贯彻与深入人心,也许这是韩非心中的理想国度也说不定。在这里观点的矛盾与争锋相对从未停止过,但正如伏尔泰所说即便不同意你的说法也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在美国,人们与机构真的很包容各种言论和精神的表达。正是通过近两百年对宪法所蕴含的权利在一个个案件中所体现的思考与争论,美国人民对自身权利与他人权利有了更高更深刻的理解。这是绝大部分国家需要努力的方向。

我有这么几个印象深刻的地方,我觉得林达的原话已经可以非常好的表达出这些观点:

1. 自由与自由的代价

"接受了三K 党法律委托的斯蒂芬.潘弗所说的一段话,颇能代表今天一般美国人的看法:"自由言论就是自由言论,对于流行观点和非流行观点都是一样的。我们不可能一边宣称这是一个自由的国家,一边又把言论划为可接受的和不可接受的两部分。如果有一种检查制度可以把三K 党从电视里剔出去,那么,同样的制度也许早就把马丁.路德.金的讲话从阿拉巴马州剔出去了。"必须听那些听不下去的话,"这正是我们必须为自由支付的代价"。你也许会问:有一些人,他们一旦掌权了就会扼杀别人的言论自由,对于这种人,也要给他们言论自由吗?比如那个三K 党的马昂,他就宣称要成立一个纯白人的国家,并且公然表示:在他理想中的这个白人国家里,只有和政府一致的言论才是被允许的。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斯蒂芬.潘弗回答得很聪明,他说,如果你因为害怕一个不自由的时代,因此就不给他们言论自由的话,那么,这个不自由的时代已经开始了。是你自己给它开了头。"

"言论自由的关键是什么呢?我想,关键就在于它的"内容中性"原则,就是要把"真理"二字坚决地摈弃在言论自由的大门之外。只要让"真理"二字一不小心从门缝里溜进来,言论自由就完了。为什么这样说呢?呼吁和宣扬言论自由的人们是很容易上"真理"的当的。他们或是明确认为,或是在潜意识中,总是觉得言论自由是走向"真理"的一条"阳光大道",觉得言论自由只是让真理"越辩越明"的一种方式,在这种概念的指导下,一旦走到自己感觉已经"真理到手"的这一步,言论自由被抛弃就成了十分顺理成章的事儿。"

2 关于原子能制造的相关资料能否登杂志,以及其中包含的对审理中"公平审判"和"暗箱情况"的对撞。讲这里的时候,林达的几段话里逻辑的对撞很有趣,包含其中的自由与安全,新闻自由与国家利益的取舍更体现了美国人骨子里对国家利益的抗衡。

"在原子时代,保守秘密本身就是在制造一种政治气氛,这种气氛有助于使那些可怕武器的生产受到保护,并且变得永久化。尤其是保守那些被少数专家指为禁区的权威秘密,更是如此" "该条例规定,美国政府可以起诉并要求法院禁止任何人揭示“限定资料”。核武器的设计,工厂,设备,或特殊核材料的生产......。但是,不包括已经解密和已经被划出"限定"范围的资料。美国政府宣称,这种资料生来就是保密的。不管是一个政府雇员从实验室得到,还是一个公民作在自己家里想出来的,不论是设计,公式,还是一个念头,只要一产生,就是保密的。所以,哪怕瓦德.莫蓝拿出证据,他百分之一百的资料都是从公开出版物上抄下来的,但是,只要他把它们凑在一起,结果就是保密的,除非美国政府同意宣布这不是秘密"

"这案件一旦归到“原子能条例”下面,就成了一个暗箱。瓦德.莫蓝的辩护人在保密的挡箭牌下,不能知道有关此案的几乎一切信息。被告也无法回答面前的一大堆问题。任何试图被引进法庭的证据,都有一个保密的陷阱等在那里。例如,瓦德.莫蓝为了证明自己的资料来自公开读物,他拿来一本自己的大学教科书,政府说,他在教科书上划的线必须擦掉才可以拿出来,尽管这些线只是他读大学准备考试时划的。他又拿出一些杂志文章,一个记者后来报道说,他拿出来东西的都被司法部宣称是秘密的,指出文章哪一部分是秘密的行为本身,是秘密的;争论它是不是秘密的争论,是秘密的;法庭对于这些秘密的看法,也是秘密的"

在课上我从没听过这个案子,真的十分有趣。

3. 第三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想要学校资助办基督教杂志的学生团体与拒绝赞助宗教相关活动的弗吉尼亚大学之间的法院对决。弗吉尼亚大学坚持的"宗教自由"和学生们坚持的"言论自由"都有其道理。即便最高法院否定了弗吉尼亚大学不赞助的做法,美国人们对宗教活动可否被公立单位资助仍抱有怀疑。有观点是"若要使宗教富有意义,那必须是自愿自发的,不受政府的协助和控制," 而对立的观点认为"宗教言论和传讲教义的人必须受到与其他任何团体完全相同的对待,宗教言论的内容不应成为不能获得资助的原因。" 在美国大学里,宗教活动并不是最活色生香的,但是在课堂上人人都愿意从各个角度来剖析宗教与国家的关系,"政教分离"的想法已经深入人心。从我的美国大学体验来看,"通过权利法案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已经是美国同学的一种本能,他们受到宪法的限制的同时也将宪法为自己所用,最大程度保护自己和自己的信仰。在这里,人人平等,游戏竞争。

4. 美国人民拥有枪的权利。很多中国留学生在留美时都会被反复提醒尽量不要夜间出门,防范之一的就是拥抢的美国人。我也一直觉得美国的控枪做的不到位,造成了许多伤亡。但一语点醒梦中人,正如林达所说,"枪不是一种工具,抢是一种权利,"在美国对宪法的任何一种理解都尤其独特的背景和意义。控枪这个话题远远不止"枪是否危害社会安全,"而更多的是"政府是否进一步拥有了凌驾与人民之上的力量," 这才是美国人民不能忍受的。

5. 这本书让我对辛普森这个世纪大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我非常喜欢也很钦佩林达写出的这段话:"法庭上 "罪名不成立" 的解读,是"证据不足,不能定罪",而不是"此人清白无辜"。因此,它首先寻求的是"公正的审判"。在审理的过程中,检方的"寻找罪犯","寻求正义"是不可以放到台面上来的,不能造成任何一方以道义上的强势压过另一方。只要双方在法律的规范下,通过公平抗衡,得出了判决,那么,这个制度就认为这个社会的"正义和公道"是得到了伸张的。"

"我觉得首先要搞清楚"金钱买正义"这句意义不明确的话,到底指责的是什么。辛普森买的是律师的法律知识和法律服务,他用钱得以在全国各地收集证据,并且以此在法庭上公平的与对方据理抗争。这并没有什么问题,相反,需要做的不是抑制辛普森的"金钱买正义",而是应该考虑如何资助其他的平民也能同样正当的"买到正义"。应该说,能够"买到正义"的人数越多,越表现了一种社会进步。"

"一个国家的法律是针对它的整体人民的,只有当它对所有的人是公正的时候,任何一个“个人”才有可能在任何情况下都受到法律的保护,从而拥有安全感。相反,如果一个社会纵容对一部分大家认为是“坏人”的人草率处理,表面上看起来有可能是维护了“好人”的利益,但是事实上,在这种情况下,已经隐含了对每一个人的公民权利的威胁。"。陪审团制度的设计,强调整个审理过程是完全由专业的律师按规定操作,由精通法律法规的法官控制“公平审理过程”。当该摆出来的所有合法证据,都已经摆在大家面前,双方律师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之后,然后按照法律有关判定的指示去合议出一个一致的判断。这个制度的设计立论认为,如果一切是清清楚楚,一目了然的,一般常人的智力已经足以判断。如果证据是矛盾的,有疑问的,判案的法律指示已经明确规定,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判被告“罪名不成立”。如果一切是有争议的,法律也规定审判将宣告失败。

"奴隶制是一个社会制度的罪恶,而不是种族的罪恶,只是在美国,在一个历史阶段,它恰与种族相连。当时,奴隶主基本上都是白人,奴隶基本上都是黑人。但是,在今天,把这种制度的罪恶过度地和种族相连,并不是合理的事情,哪怕是在有这种历史负担的美国。"

美国社会大部分情况下无论是和平还是动荡,热烈的讨论中都闪烁这理性与智慧的光芒。林达也在这光芒之中。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历史深处的忧虑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深处的忧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