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吃 中国吃 8.2分

吃的惆怅

潇湘夜语
2018-03-31 16:57:05

看本书最大的困扰是容易流口水,给出版社的建议是下次直接找一家饭庄,最好是书中提到的,至今尚存的老字号饭庄合作,在书里送餐券,对读者一定具有极大诱惑力,对餐馆的宣传效果也好过大街上硬往行人手中塞广告页。虽然书中提到的饭馆能侥幸活到如今的大概寥若晨星,饭菜的味道恐怕也多半和当年天壤有别,但总是慰情聊胜于无。

谈吃的东西我读的不多,想想近十年以来,读过的不过是梁实秋的《雅舍谈吃》、逯耀东的《大肚能容》、和菜头的《饭醉记录》、许崧的《不去吃会死》,寥寥几本。孟子曰:“饮食之人,则人贱之矣,为其养小而失大也”,我倒不是因为遵循圣人之言,只是说到吃这件事,“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境界要有钱、有闲,才措办得到。自己偶尔看看菜谱,感觉大部分制作太繁琐复杂,反过来说,制作简单的家常菜,又何必特意加以雕琢呢?饲养肉身都这么难了,为了一点口腹之欲,还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不值。

谈吃,唐鲁孙是个中高手,恰好因此公做到了“闲”与“钱”二者得兼。看孟元老撰写的《东京梦华录》,即便其人身份难考,也绝对可以知道其家庭必定且富且贵。不贵,不能将宫苑内的情景历历数来;不富,汴梁的盛景如何能娓娓道出?唐鲁孙也

...
显示全文

看本书最大的困扰是容易流口水,给出版社的建议是下次直接找一家饭庄,最好是书中提到的,至今尚存的老字号饭庄合作,在书里送餐券,对读者一定具有极大诱惑力,对餐馆的宣传效果也好过大街上硬往行人手中塞广告页。虽然书中提到的饭馆能侥幸活到如今的大概寥若晨星,饭菜的味道恐怕也多半和当年天壤有别,但总是慰情聊胜于无。

谈吃的东西我读的不多,想想近十年以来,读过的不过是梁实秋的《雅舍谈吃》、逯耀东的《大肚能容》、和菜头的《饭醉记录》、许崧的《不去吃会死》,寥寥几本。孟子曰:“饮食之人,则人贱之矣,为其养小而失大也”,我倒不是因为遵循圣人之言,只是说到吃这件事,“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境界要有钱、有闲,才措办得到。自己偶尔看看菜谱,感觉大部分制作太繁琐复杂,反过来说,制作简单的家常菜,又何必特意加以雕琢呢?饲养肉身都这么难了,为了一点口腹之欲,还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不值。

谈吃,唐鲁孙是个中高手,恰好因此公做到了“闲”与“钱”二者得兼。看孟元老撰写的《东京梦华录》,即便其人身份难考,也绝对可以知道其家庭必定且富且贵。不贵,不能将宫苑内的情景历历数来;不富,汴梁的盛景如何能娓娓道出?唐鲁孙也是孟元老一类人,他是旗人,虽然出生没几年,旗人的天下就成了民国,但到底出身贵胄,一生不曾挨饿受冻。虽经过晚清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眼见了多少次山河易手,兴衰更迭,自己倒不曾陷入过什么大灾大难,穷途潦倒的境遇。晚年在台湾,早年的饕餮之旅只剩下一堆记忆的碎片,可唐先生到底是经过了,见识了,即便怅惘,也有资本。晚年生活优裕如常,才能有闲情述说前尘的繁华。

在《中国吃》中,唐先生对北平、上海的大馆子如数家珍,若是小门小户子弟,即便偶尔吃一次,能记得排场就不容易,有幸去一次大馆子,恨不得拿出来称道回味一辈子,哪还能挑三拣四分辨滋味的优劣?不少从1958年开始的三年饥荒中走过的人,后来写回忆文章,都对一顿饱饭一生铭记。舌尖上的中国,比不得胃里的中国,舌尖是辨味,胃里不管味道,只管是不是充实,能不能转化成热量,那是关乎生死的事,孰重孰轻,不用多说。唐先生赶上了那样的时代,有那样的家境,才能让他不必为果腹之事发愁,能坐下来,闲话舌尖上的享受。

唐先生不但吃遍四方的的大饭庄、小饭馆,喝的是陈年的普洱、绍兴酒、茅台,连经眼的酒器都价值连城。平常人哪怕道听途说,也要能接触到这样的道和途,才可归拢起这么多资料。说阶级性,在这里大概最能看出来。

但读者不要误会,以为唐先生的境界有钱就能达到。除了有钱,你还得识趣,浸淫在饮食烟酒之中,不为物役,还能发掘出无限的乐趣。需知民国年间的土豪未必不及今日多,何以没有几个人能如唐先生这样,把吃喝写得如此情趣盎然引人入胜。论鼻烟和鼻烟壶的由来发展,谈烟斗的种类、用法和保护,说香槟酒的历史,聊熊掌的吃法,一盒烟卷也能铺陈出一部历史来,涉猎之渊博,不是徒会一掷千金就可登堂入室。

《中国吃》的大部分篇章都能列入谈吃的名篇,读得人口齿生津,然而,读罢细一思量,唐先生写这些文章时人已在台湾多年,北平的风色、上海的灯影、引人垂涎的色香味都不过是记忆,要想寻回一点旧日味道,已成痴梦。于是,在香气四溢的文字间,似乎又咀嚼出一丝惆怅。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闲书过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中国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