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皆宋诗

都尼玛神马玩意
2018-03-31 14:20:47

同样三百来页的书,这本一口气就啃下来了。说明什么?嗯?虽然与我的研究领域相关不大,但是书写的结构、体例编排都是非常好的,至少清晰自然。不懂西论就不涉及,踏踏实实用文献说话,用专业说话。说说感想。读了这么多遍桐城派,终于搞懂什么是“义理”,就是学问。所谓三合一,换作现代话来说,就是把文学理论、文献和文辞结合起来写文章。我大致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觉得唐宋诗无法分唐宋诗。这个“无法分”不是不分了,也不是叶燮袁枚的“无分唐宋”,不是钱钟书从审美上打破朝代的区分唐宋诗歌。我所考虑的是,宋诗就是“以学问入诗”,随着各种文体的成熟,世界文化的交汇,文学创作本身就建立在“学问”之上。这句话什么意思?余华写小说出彩,不是凭空才气,是他是国内最早接触拉丁美洲文学的人,说到博尔赫斯的作品,正是“义理”“考据”“辞章”三合一啊!说回来,我的意思是,文明成熟,文化交融,知识爆炸的时代,作家创作上是无意识甚至是被动的被学问包裹起来。这样的时代,无法摆脱,所以现在的作品都是宋人作品。当然这不是悲观论调,相反是积极乐观的心态,因为知识大幅度增长,各文体成熟,反面说明是从宋代开始的,一直延续至今。当然,如果非要说有

...
显示全文

同样三百来页的书,这本一口气就啃下来了。说明什么?嗯?虽然与我的研究领域相关不大,但是书写的结构、体例编排都是非常好的,至少清晰自然。不懂西论就不涉及,踏踏实实用文献说话,用专业说话。说说感想。读了这么多遍桐城派,终于搞懂什么是“义理”,就是学问。所谓三合一,换作现代话来说,就是把文学理论、文献和文辞结合起来写文章。我大致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觉得唐宋诗无法分唐宋诗。这个“无法分”不是不分了,也不是叶燮袁枚的“无分唐宋”,不是钱钟书从审美上打破朝代的区分唐宋诗歌。我所考虑的是,宋诗就是“以学问入诗”,随着各种文体的成熟,世界文化的交汇,文学创作本身就建立在“学问”之上。这句话什么意思?余华写小说出彩,不是凭空才气,是他是国内最早接触拉丁美洲文学的人,说到博尔赫斯的作品,正是“义理”“考据”“辞章”三合一啊!说回来,我的意思是,文明成熟,文化交融,知识爆炸的时代,作家创作上是无意识甚至是被动的被学问包裹起来。这样的时代,无法摆脱,所以现在的作品都是宋人作品。当然这不是悲观论调,相反是积极乐观的心态,因为知识大幅度增长,各文体成熟,反面说明是从宋代开始的,一直延续至今。当然,如果非要说有些人摆脱这类方式也不是没有,看伊沙以后那些没上怎么上过学就来写诗的人吧。当然,这里面余秀华可能算一个唐人,其他的写出头的细细追究起来,仍旧在读西方诗歌进行化境,写不出来的也在读拉丁美诗歌。值得注意的是,伊沙收录的00后诗人,以姜二嫚为代表的小诗人群体,非常重视对汉语传统的学习,可见,宋学为世界之学久已,无需再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中国近代唐宋诗之争研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