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而可悲的安娜

花和鱼
2018-03-31 14:00:12

对安娜这个形象,有欣赏、同情,唯独难有喜欢。

首先,书中安娜的出场,是为了解决哥哥奥勃朗斯基与嫂子陶丽之间的感情问题。奥勃朗斯基的出轨偷情给陶丽造成了巨大的情感伤害,陶丽出于对孩子的考虑以及对奥勃朗斯基的爱,没有选择离婚,而安娜在调节这场纠纷中扮演的角色是很明确的,她对于陶丽的安慰,包含了她自己对不负责任的哥哥的私心,“这些男人尽管干着这种不老实的事,但他们还是把家庭和妻子看得很神圣的。他们瞧不起被他们玩弄的女人,那些女人也破坏不了他们的家庭”,“但我会原谅她的,我会完全原谅她,就像根本没有过那件事一样”,安娜对于陶丽的处境,是一种很浅的同情,她甚至对于哥哥没有一句责备的话。

别人的事尚是如此,安娜在自己的婚姻中更表现出了她的自私。当安娜慢慢爱上弗伦斯基后,卡列宁就变得面目可憎了,理智告诉她,卡列宁是一个宽容的好人,但情感上安娜却无法不讨厌他,这是为什么?我想这是一种不满情绪的转移。安娜与卡列宁的婚姻可以说是包办婚姻了,两个没有感情基础的人一起生活了八年,并没有擦出爱情的火花,这时她对卡列宁还没有不满,弗伦斯基的出现,燃起了安娜的爱情,于是她发现自己与卡列宁的结合是错误的,她一日无法摆脱这段关系,就一日必须面对自己的错误选择,她对自己是不满的,所以她自然地将这种不满的情绪转移到卡列宁身上,这是人类自私的一种正常表现,安娜也是如此。并且由于安娜缺少真诚的忏悔,她无法及时认识到这一点,在书中,列文可以说是安娜的一个对照,通过列文的衬托,不难知道安娜为何最终会走向毁灭,她在堕落中变得越来越自私,没有对自己的反思与对因自己而受伤害的人的真诚忏悔,使得她不可避免地走向毁灭。

安娜最缺少的忏悔,在书中出现过一次,却更加印证了她的自私。在安娜生产时,她一度觉得自己活不成了,她心中的道德告诉她,她对丈夫犯了错,于是在“弥留之际”,她进行了忏悔,并要弗伦斯基对卡列宁致歉,从这里可以看出,安娜清楚自己在道德上的堕落,但在活着时,她是逃避的,将对自己的责备转移到别人身上,在死亡前,她不得不正视自己,并为了自己心安理得能够离开人世,对被她伤害的卡列宁进行忏悔。卡列宁这个形象一直是冷冰冰的,甚至因为安娜对自己名誉的损害,在他在听到安娜将要去世,他忍不住高兴,但就是这一形象,在这场忏悔中,却也表现出真诚的高尚来,因为安娜与弗伦斯基的痛苦,他再一次表现出宽宏大量,他宁愿牺牲自己的利益去成全他们,“有人夺我的外衣,我连里衣也由他拿去”,安娜与弗伦斯基给他带来了那么多痛苦,但在这一刻,他也真诚地选择原谅与饶恕。在这里,安娜与卡列宁有了很鲜明的对比,安娜自私甚至无耻的形象在卡列宁的衬托下更是无处遁形。(书看到这里实在对安娜喜欢不起来)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更何况安娜这样一个有闪光点的人。对她抱有的欣赏和同情,是因为她身上的真诚与不虚伪,在那个社会难能可贵。她不愿同时当弗伦斯基的情妇与卡列宁的妻子,这是她无法忍受的,于是她向卡列宁坦白了她的出轨行为,她知道这会使她失去什么,但她还是踏出了这一步。但她的勇气也只支撑她走到这里,也许是因为那个时代妇女的局限性,她没有勇气去承担这件事的后果,她等待着卡列宁与弗伦斯基将事情解决,她试图脱离该承担的责任,不使自己痛苦。她身上的矛盾显而易见,有内心的那份追求本真、自由、爱情的勇气,也有受社会影响的那份逃避的怯懦,但前者的影响力还是大于后者的,这种趋向性,使她去追求自己的爱情,顺从自己内心的欲望,这种追逐,幸福而痛苦,这种背德的痛苦,使得她满心煎熬,不像过去一样平和、宁静,变得容易猜忌,甚至有些神经质。她放弃一切和弗伦斯基走后,爱情就是支撑她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她精神上最后的寄托,所以爱情的幻灭对她的打击就是毁灭性的。在卧轨前,她的思想已经走向极端,她觉得所有人都对她怀有恶意,其实反过来说是她对所有人都怀有恶意,这是一种与社会无法融入的悲哀,她的这种决裂,是对整个上流社会的虚伪、冷漠的一种控诉。这种勇敢和绝决实在了不起,让人同情她所承受的、欣赏她所选择的。

安娜对自我很真诚,对别人却缺少爱与同情,使得她自私而可悲,让我难以喜欢又讨厌不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安娜·卡列尼娜(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安娜·卡列尼娜(上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