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来得及,请善待你的挚爱之人

Jayda陈
2018-03-31 13:03:14

如果某一天,你挚爱的人突然失去了生命,然而医生告诉你,他(她)只是脑死,其他器官由于延迟反应还能继续新陈代谢,而决定他(她)是死是活的权利握在你手中,你会如何抉择?

这便是本小说抛出的问题,也是故事的主人公熏子遇到的揪心难题。

熏子是一位平凡的家庭主妇,有着两个健康可爱的宝贝孩子。一次意外事故却将平静打破:女儿瑞穗在游泳玩耍时不慎溺水,导致脑功能严重受损,救治无效而亡,尽管在人工呼吸器的帮助下仍然有心跳,但被医生确诊为脑死亡。

通常在我们的认知中,一个人如果没有了心跳,就可以确定他(她)的死亡,然而通过心脏去判定一个人是否死亡,是不专业的。这里有必要对脑死亡进行个小科普。脑死亡有别于“植物人”。“植物人”脑干功能存在,昏迷只是由于大脑皮层受到严重损害或处于突然抑制状态,患者可以有自主呼吸、心跳和脑干反应;而脑死亡是无自主呼吸,是永久、不可逆性的丧失。人体的呼吸中枢位于脑干,如果脑干发生结构性破坏,会直接导致呼吸功能停止,无论采取何种医疗手段都无法挽救患者生命。因此,与心脏死亡相比,脑死亡显得更为科学,标准更加可靠、规范。

故事到这里并没有多少悬念,虽然亲人们悲痛

...
显示全文

如果某一天,你挚爱的人突然失去了生命,然而医生告诉你,他(她)只是脑死,其他器官由于延迟反应还能继续新陈代谢,而决定他(她)是死是活的权利握在你手中,你会如何抉择?

这便是本小说抛出的问题,也是故事的主人公熏子遇到的揪心难题。

熏子是一位平凡的家庭主妇,有着两个健康可爱的宝贝孩子。一次意外事故却将平静打破:女儿瑞穗在游泳玩耍时不慎溺水,导致脑功能严重受损,救治无效而亡,尽管在人工呼吸器的帮助下仍然有心跳,但被医生确诊为脑死亡。

通常在我们的认知中,一个人如果没有了心跳,就可以确定他(她)的死亡,然而通过心脏去判定一个人是否死亡,是不专业的。这里有必要对脑死亡进行个小科普。脑死亡有别于“植物人”。“植物人”脑干功能存在,昏迷只是由于大脑皮层受到严重损害或处于突然抑制状态,患者可以有自主呼吸、心跳和脑干反应;而脑死亡是无自主呼吸,是永久、不可逆性的丧失。人体的呼吸中枢位于脑干,如果脑干发生结构性破坏,会直接导致呼吸功能停止,无论采取何种医疗手段都无法挽救患者生命。因此,与心脏死亡相比,脑死亡显得更为科学,标准更加可靠、规范。

故事到这里并没有多少悬念,虽然亲人们悲痛万分,但是熏子和和昌(熏子的丈夫,瑞穗的父亲)都做好了捐赠瑞穗器官的决定(这里也涉及到一个有关器官捐赠的小常识:脑死亡的器官是最佳器官移植供体,因为移植的器官必须在有血供时从供体上取出,因此,在脑死亡后心跳未停止之前,有血压的情况下摘取移植器官是最理想的,成活率高)。

然而,正当他们准备对瑞穗进行脑死判定(据书中所写,在日本有严格规定,家属在签署器官捐赠意愿书之前,医方必须对患者进行脑死判定,判定中会撤走人工呼吸器,这也意味着家属完全接受了患者的死亡事实)时,瑞穗的手忽然动了,虽然只是细小的一点踪迹,却被熏子和和昌同时捕捉到。当他们询问医生其中缘由,却被告知是脊髓的反射运动,不能改变脑死的事实。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固执地相信:女儿还活着。

自此以后,熏子和和昌便像着了魔,利用一切科技手段,制造出一个瑞穗依然活着的假象。最开始,他们撤走了瑞穗的人工呼吸装置,换上了人工智能呼吸控制系统AIBS。AIBS是一种费用高昂的前沿科技,通过手术植入患者体内,可以让患者“自由呼吸”。然而他们却不满足于此,“自由呼吸”之后,熏子又希望能让瑞穗运动起来,于是又让人开发了一种脊髓控制系统,利用叫做ANC人工神经接续的技术帮助瑞穗活动、锻炼肌肉组织。在熏子的努力下,瑞穗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完美地协调运转,她看上去和一个健康的孩子没有区别,只不过一直都在沉睡。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三年。直到某夜,熏子在凌晨三点多突然醒来,竟然在床边看到了站着的瑞穗。虽然瑞穗没有说话,但熏子仿佛听到了瑞穗的声音:

妈妈,谢谢你。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我很幸福。
非常幸福。
谢谢,真的非常感谢。

熏子立刻意识到,瑞穗这次是真的要离开了。但奇妙的是,她没有感到悲伤,内心却是非常平静。熏子起身去确认瑞穗的各项生命体征,发现所有的数值都开始恶化,整夜不见好转,她坚信:这一次,真的要和瑞穗说再见了。第二天,熏子和和昌便做下决定,给瑞穗进行死亡判定。

三年前,瑞穗的死太过突然。和昌和熏子作为父母,只要瑞穗有任何活着的希望,都会竭尽全力,尽管明知不可为,却一厢情愿地沉浸在自我满足中。直到三年后,他们才慢慢打开心结,但是对他们来说,虽然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却不后悔为瑞穗做出的努力。故事的结尾,熏子夫妇终于将瑞穗的器官捐赠给了那些急需帮助的人。

小说让我联想到另一个故事,出自《人之彼岸》中《永生医院》一篇,故事的男主就遇到和本小说中熏子类似的困境:医院制造了一个健康的假母亲,男主虽然抵触万分,但看到“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情景,不禁自问“这样不是很好吗”,然而一想到已经死去的真母亲,他的内心又备受煎熬。

如果至亲逝去,而有机会让他(她)“复生”,你会如何抉择?你会像熏子一样维持他(她)还活着的假象吗?还是像《永生医院》中的男主,接受一个假的他(她)?

希望每一个人都不会遇到类似的困境。即使遇到了,也能够安然地接受他(她)的逝去,如果想要不留有遗憾,就请趁来得及,善待你生命中挚爱的每一个人。不要像《永生医院》中的男主,直到母亲病危,才发现自己失去了什么。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沉睡的人鱼之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沉睡的人鱼之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