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1984 9.3分

读《1984》有感

脆芯饼干
2018-03-31 11:09:46

绝望,在那个环境中,我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来保持自己的情感,理性。

以前我坚信不渝的:胜利是属于正义的,也被推翻了。

有时候,胜利是属于邪恶的,也许几百年,也许几千年,你没法说胜利真的是属于正义的。

它们是个循环,时而正义,时而邪恶。真的,面对黑暗,恐惧,专制,在那个条件下,是无法战胜的。

当温斯顿忘向窗口那个强壮,活力的歌唱的女人的时候,他坚信,劳动人民最终会取得胜利的,当时我也和他一起坚信着,无产阶级会取得胜利的。可下一秒,他就被背叛了,或许说背叛不合适,温斯顿被制服了。他曾说,神志清醒不是统计学上的概念。

温斯顿作为少有的有自己思想力的人物,最后依旧是说出了,我热爱老大哥这样的话。

温斯顿和裘莉雅的爱情变化也让人心酸,受到了裘莉雅的大胆表白后,俩人在食堂里头也不抬的吃着东西,一边交换着几句必要的话。

“你什么时候下班。”

“十八点三十分”

“咱们在什么时候可以见面”

“胜利广场,纪念碑附近”

“那里尽是电幕”

“人多就不要紧”

我真的感觉得到他们之间的温馨与甜蜜,他们在人群中互相捏一捏手,会计划不同的路线找到合适的

...
显示全文

绝望,在那个环境中,我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来保持自己的情感,理性。

以前我坚信不渝的:胜利是属于正义的,也被推翻了。

有时候,胜利是属于邪恶的,也许几百年,也许几千年,你没法说胜利真的是属于正义的。

它们是个循环,时而正义,时而邪恶。真的,面对黑暗,恐惧,专制,在那个条件下,是无法战胜的。

当温斯顿忘向窗口那个强壮,活力的歌唱的女人的时候,他坚信,劳动人民最终会取得胜利的,当时我也和他一起坚信着,无产阶级会取得胜利的。可下一秒,他就被背叛了,或许说背叛不合适,温斯顿被制服了。他曾说,神志清醒不是统计学上的概念。

温斯顿作为少有的有自己思想力的人物,最后依旧是说出了,我热爱老大哥这样的话。

温斯顿和裘莉雅的爱情变化也让人心酸,受到了裘莉雅的大胆表白后,俩人在食堂里头也不抬的吃着东西,一边交换着几句必要的话。

“你什么时候下班。”

“十八点三十分”

“咱们在什么时候可以见面”

“胜利广场,纪念碑附近”

“那里尽是电幕”

“人多就不要紧”

我真的感觉得到他们之间的温馨与甜蜜,他们在人群中互相捏一捏手,会计划不同的路线找到合适的约会场所。

可这一切都在党的控制下。所以计划都成了讽刺。到结局,温斯顿在受到酷刑的时候会喊出:咬裘莉雅!别咬我!怎么咬她都行!把她的脸咬下来!别咬我!

这不是温斯顿的过错,不怪他的,他甚至在面对之前的酷刑的时候会想到帮裘莉雅分担一些,全部他自己承受,但是除了老鼠,面对这种生理上的极大恐惧,他与裘莉雅的爱情变了质,腐烂了。

最后两人相见也是行同陌路。

栗树荫下,我出卖你,你出卖我。

两人的眼神充斥着怨恨与鄙夷。在这样的条件下孕育了这样的爱情,在这样的条件下这样的爱情毁灭。

派逊斯的入狱是我没想到的,毕竟他是那么拥护党的人,甚至会在入狱之后对揭发自己的女儿表示赞美。但就是这样一个人,会在睡梦中喊出打倒老大哥。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作者的暗语,其实每个人心底的理性,人性,爱,是不会被谎言所蒙蔽的,他们只是没有被发掘,或许会有那么一天,他们从反抗中得到了自由,说出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就像无产阶级在街头巷尾唱的歌那样自由,像洗衣服的女人唱的那样自由。

是啊,神志清醒不是统计学上的概念。

既然有奥勃良这样聪明机智看透一切的党内成员,那么我们或许也有理由相信,党内也有成员能关闭半小时的电幕,从迷雾中解开,走向革命。双重思想实在是好笑又讽刺。

1984年已经过去了,但是或许有一天它真的会来到,如果真的来了,我希望我们的脑子里都能有着二加二等于四的信念,也许拥有这信念的那一刻我们就死了。

但是死亡不会没有意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