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你在梦中——读《万水千山走遍

江吾言
2018-03-31 09:41:58

三毛,你在梦中 ——读《万水千山走遍》 初识三毛,还是懵懂。那时只知道她在撒哈拉飞翔,只知她在河里捡各色的雨花石,只知她有她的荷西。那时,在梦里,她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子;那时,还不像现在一般懂她。后来她的书也不曾看了,不想,如今又与她偶遇。 纯黄色的包装,不像其他书一般有一个吸引人的封面,但这些于我并不重要。就如同一个遮着面的女子,只有当你去读她、懂她的时候,她才真正美丽。 先说说书中的内容吧。三毛带着米夏在南美走了一遭,到了秘鲁,到了智利,去了纳斯加。那儿有善良的印第安人,那时一群保留着最原始纯粹的人,他们自己生活,不追求太多,他们相信神灵,相信命运。他们生活的地方有一片湖,叫做心湖,那是哈娃梦中追求的地方。那儿也有在大街上被抢劫的意外,有人情冷暖,也会在机场检查行李时箱子被划破。善与恶,美与丑,印第安人与白色,文明与落后,这样的对比随处可见。三毛,一个人,是的,就是一个人在其中穿行。 三毛,她是略带孤独与忧伤的。她想起了她的先生,曾经的先生,现在仍旧脱口而出的先生,荷西。即便有那样一个专情,浪漫的“高裘”,即使有那样一个无微不至的伟文。 那个骑在骏马上的牧场主人,我

...
显示全文

三毛,你在梦中 ——读《万水千山走遍》 初识三毛,还是懵懂。那时只知道她在撒哈拉飞翔,只知她在河里捡各色的雨花石,只知她有她的荷西。那时,在梦里,她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子;那时,还不像现在一般懂她。后来她的书也不曾看了,不想,如今又与她偶遇。 纯黄色的包装,不像其他书一般有一个吸引人的封面,但这些于我并不重要。就如同一个遮着面的女子,只有当你去读她、懂她的时候,她才真正美丽。 先说说书中的内容吧。三毛带着米夏在南美走了一遭,到了秘鲁,到了智利,去了纳斯加。那儿有善良的印第安人,那时一群保留着最原始纯粹的人,他们自己生活,不追求太多,他们相信神灵,相信命运。他们生活的地方有一片湖,叫做心湖,那是哈娃梦中追求的地方。那儿也有在大街上被抢劫的意外,有人情冷暖,也会在机场检查行李时箱子被划破。善与恶,美与丑,印第安人与白色,文明与落后,这样的对比随处可见。三毛,一个人,是的,就是一个人在其中穿行。 三毛,她是略带孤独与忧伤的。她想起了她的先生,曾经的先生,现在仍旧脱口而出的先生,荷西。即便有那样一个专情,浪漫的“高裘”,即使有那样一个无微不至的伟文。 那个骑在骏马上的牧场主人,我是多么希望三毛可以留在那片苍茫的牧场上啊!就如同当初留在撒哈拉一样。当他抱她上马的时候,当他和她一起在夕阳下驾马飞驰的时候,我懂她,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他懂她,所以对她一见倾心,他懂她,所以想要给她一切。 人生若是初见,爱了便也是一种缘。 然而,他留不住她,她离开在他苍老的背影里。就如同当初离开撒哈拉一样,永远不会再回去。即使他愈发苍老,即使他在十字架下待她,她也不会再回去了。三毛说“年龄不是问题”,只可惜错的是时间。记得何以琛那句话“若是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一切都会变得将就,而我不愿意将就”,是的,三毛遇见了荷西。 伟文亦是如此,我知道,我深切地知道,他们是彼此相爱的。纵使只是一件毛衣,但毛衣不比玫瑰浪漫吗?只可惜,伟文终是伟文。荷西早已是阿平心里一个深深的烙印,无法抹去。如果孤独,便会想起。所以在取下带了二十几年的戒指时才会那般不舍。 阿平之所以能够打动我,不就是因为她的这份执念,这份忠贞不渝么? 其实我并不认为现在是不该谈爱的年纪,反而,只有现在,当我们还纯真的时候,该想一想什么是爱情。当真正遇到的时候才不会错过。 说实话,我其实是不大喜欢阿平这种旅行方式的。它太拘束,有太多包袱。为了写作而去的旅行,反而失去了其本真意义。 虽然今天的我们,或许不能如她一般走遍万水千山,但谁说不能有这样这个梦呢?哪怕是愿望。 真正的旅行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在我心中,还是一个人,一颗心,一个灵魂吧,别的什么都没有。看看天,看看水,看看那些人,听听那些事。如果有什么想的,就写出来;有高兴的,就唱出来;有抑郁的,那就来一杯啤酒吧!所以我喜欢自由,所以我喜欢三毛。 特别感动于书中一个场景:夕阳下,教堂前,一对夫妇跪在一起做祷告。此时,三毛哭了,阿平哭了,哈娃哭了,我也哭了。 爱情与自由,阿平,你与我,竟都是那般执念。 2015.11.1 江吾言 于深夜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万水千山走遍的更多书评

推荐万水千山走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