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 鼠疫 9.7分

鼠疫就是生活

夏草
2018-03-31 06:59:13

红色,英文单词red,是以通过能量来激发观察者的可见光谱中长波末端的颜色,波长大约为630到750纳米,类似于新鲜血液的颜色,是三原色和心理原色之一。 在服装色彩学上,红色是生命、活力、健康、热情、朝气、欢乐的像征。 在心理学上,红色代表危险,红色会使人联想到错误和失败,例如老师在判卷时所使用的红墨水。有关禁止的信号通常也以红色表示。而在自然界中,红色则是一种警示色。 在许多国家和一些民族中,红色有驱逐邪恶的功能。而这一版红色硬底封面的《鼠疫》又意味着什么呢?是危险还是重生? 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又称生存主义,是一个哲学的非理性主义思潮,以强调个人、独立自主和主观经验。 纪实体小说,要求人物、事件、环境高度真实,在这个前提下,情节和细节都是虚构的。作为小说,它必须运用丰富的情节、人物的内心动态和人物的对话,来刻画人物,所表现的事件及结果必须有个真实的逻辑发展过程,所刻画的人物也和实有其人一样,其一举一动都得符合真实人物的行为逻辑。和报告文学不同,纪实体小说,具有精彩的情节及细节描写,并且还有经典的对话。 阿尔贝·加缪,一个存在主义作家用历史学家的笔法写了一部纪实体的小说。 认识一个城市的最好办法,就是去认识里面的人们如何工作、如何相爱、以及如何死亡。 鼠疫席卷整座城,夺走大部分人的生命,被隔离的孤岛奥兰城仿佛地狱一般。 在一次又一次的治疗方式的失败后,人们早已习惯了绝望时,里厄医生依旧坚持着作为医生的本职,治病救人,直至鼠疫的结束。  《鼠疫》集中塑造了这样几个人物里厄、塔鲁、神父、科塔尔、朗贝尔、格朗。 里厄:作为医生,对于起初的老鼠过街,他有敏感性,他理解生活的本质,觉得做好本职工作就是他该做的,他一直为解救患者作斗争,他知道这就是生活,生活中会有苦难,但是我们要去对抗这种使人类受伤甚至死亡的苦难。 塔鲁:是一个来奥兰旅游的人,面对鼠疫,他没有惊慌,也没想过逃脱,他是一个有着深刻悲悯情怀的思想者,憎恶并警惕着人类的所有非道德非人性的愚蠢恶行,始终追求不可寻获的内在“安宁”的人物。 神父帕纳卢:一个信奉上帝,觉得一切苦难都是上帝的福祉,人类只要接受,并在其中学习到什么就好,不用反抗,不用救死扶伤。在他被鼠疫感染后,坚决不让人叫医生,那正是作为神父的纠结,一个信奉上帝的人该不该看医生。 科塔尔:一个吃年金的人,在没有鼠疫的时候他离群索居,性格孤僻,甚至自杀未遂,但是当鼠疫爆发后他像变了一个人,变得爱交际,开朗了起来,但最后因鼠疫结束他变成疯子。对于他我不能理解。 朗贝尔,作为一个来奥兰做调查的记者,在鼠疫发生后,他一直在想办法逃出奥兰,认为自己和他们不是一类人,一直在为自己美好的生活作斗争,但是在里厄的感染下,他逐渐改变了想法,他最后留下来和里厄一起救死扶伤,可能他也体会到这就是生活,无论在哪都会面临同样的苦难,唯一要做的就是面对并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格朗:一个在政府工作的的人,他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但是他心安理得的生活,他在自己能够做的事情上下功夫,被生活推着走。 在《鼠疫》的结尾部分,那位患哮喘病的老人总结似的讲了一句话:“说到底,鼠疫究竟是什么呢?鼠疫就是生活,不过此。”破题的话,就这么简单,随口由那位形同局外人的老患者讲出来,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鼠疫的更多书评

推荐鼠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