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毫克剂量里的魔法

淡彩浅绿
2018-03-31 01:57:40

某天在一个童书群里突然有人讨论到避孕问题时,我接了一句:“有没有人试过口服避孕药,正好在看《魔丸的诞生》这本书,避孕药丸也算得上是女权的一个推动产品。”有人回我,真正的女权并不是口服避孕药这样的行为表现,而是男人愿意为你用t或是……。不,不,女权强调的是男女平等,而绝不是建立在男人愿意为女人付出什么。我并不想继续与她探讨什么是真正的女权,第一批使用避孕丸的女性也绝不是女权主义者的代表,更多的是那些害怕陷入没完没了生育困境的女性。

1950年冬的曼哈顿,传奇式的社会改革家玛格丽特·桑格与天才的生物学家格雷戈里·平克斯会面,桑格提出来希望得到一种药丸,“让一个女人可以每天早上一边喝着橙汁一边就送服下去,而不需要征求另一半的意见”,堕胎还没有合法化的美国,倡导节育的先锋领导人桑格在寻找她的方法。带着冒险精神的平克斯博士接下了这么一个烫手的山芋。第一颗魔丸恩纳维德很快诞生,尽管对于当时的参与者而言,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乔纳森·艾格的《魔丸的诞生》选择了从1950年冬天的这次会面开始讲述,一颗避孕丸将许多看似本无关联的人物与机构都组织在一起。

乔纳森·艾格是一位讲故事的高手,《魔丸的诞生》阅

...
显示全文

某天在一个童书群里突然有人讨论到避孕问题时,我接了一句:“有没有人试过口服避孕药,正好在看《魔丸的诞生》这本书,避孕药丸也算得上是女权的一个推动产品。”有人回我,真正的女权并不是口服避孕药这样的行为表现,而是男人愿意为你用t或是……。不,不,女权强调的是男女平等,而绝不是建立在男人愿意为女人付出什么。我并不想继续与她探讨什么是真正的女权,第一批使用避孕丸的女性也绝不是女权主义者的代表,更多的是那些害怕陷入没完没了生育困境的女性。

1950年冬的曼哈顿,传奇式的社会改革家玛格丽特·桑格与天才的生物学家格雷戈里·平克斯会面,桑格提出来希望得到一种药丸,“让一个女人可以每天早上一边喝着橙汁一边就送服下去,而不需要征求另一半的意见”,堕胎还没有合法化的美国,倡导节育的先锋领导人桑格在寻找她的方法。带着冒险精神的平克斯博士接下了这么一个烫手的山芋。第一颗魔丸恩纳维德很快诞生,尽管对于当时的参与者而言,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乔纳森·艾格的《魔丸的诞生》选择了从1950年冬天的这次会面开始讲述,一颗避孕丸将许多看似本无关联的人物与机构都组织在一起。

乔纳森·艾格是一位讲故事的高手,《魔丸的诞生》阅读起来就像看历史故事。多位历史人物与众多历史事件都在特定的时空里发生,一粒小小的药丸悄悄藏在实验室里施展魔法,带领大家见证神奇时刻。这也正是避孕丸被称之为魔丸的原因,甚至是用“那种药丸”就可以代替的独特地位,一种不以治病为目的而研制的药丸。“这种药旨在改变女性的生活方式”,所以它在医学上的意义在这本书中并未多讨论,更多的却是在药丸诞生过程中的社会环境,与创造出这些药丸的关键人物的性格刻画。正是由这些性格迥异的人物在大环境下用他们独特的勇气与智慧创造了这一魔丸。

桑格提供了点子,当平克斯的实验室需要资金运作时,另一位杰出的女性也出现了,凯瑟琳·麦考米克,她提供了实验所需的绝大部分资金。约翰·洛克是位天主教,却成为避孕丸的最佳代言人,并且由他协助了大量药品的临床测试。还有张觉民,在简陋的实验室里用兔子完成了绝大部分的实验。当然最让我震惊的还是药丸的临床测试所带来的挑战。“社会和律法都在女性和母亲之间画上了等号”,避孕目的需要用其他的词来掩盖。而让健康的女性每天吃一粒药丸,然后提供尿检几乎是不可能。不孕不育的妇女,精神病院里的女性、医学院的女学生……甚至是远走他方寻找可供测试的对象,临床测试的数据很难收集,药丸却悄悄在人群中受到欢迎。

尽管先后有节育环、避孕膜等工具出现,20世纪50年代,全球仍进入生育高峰期。1951年,日本进行了638 000例合法堕治手术。而在更早前的年代,贫困女性甚至将红榆树树干、麻黄、毛线针或鞋钩插入自己子宫的方法来中止妊娠。比起生命危险,生育风险更令她们害怕。所以当一粒可以就着橙汁就能喝下去的药丸就能让女性自主控制身体时,它有什么理由不受到欢迎。

1960年5月9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终于批准恩那维德作为避孕药投放市场,且“对于其中可能涉及的道德问题不进行评判”。当时无人预见这一类药丸会引发的相关社会效应,重要的是避孕丸以看似“侥幸”的方式诞生了。

平克斯曾在接受采访时说,“科学仅仅是一种工具,供人们自行取用”。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自行取用,但仍有许多的女性并没有摆脱生育而带来的困境。前不久丁香医生有篇报道指出“在最新出版的医学年鉴上,2014 年和 2015 年中国的人流手术数目均为 900 多万。而根据 WHO 的数据,2010~2014 年全球的流产手术大约在年 5600 万台左右。”离避孕丸的诞生已近六十年,尽管生育率在持续下降,女性在控制自己身体与生活方式却仍有太多被动之处。就如玛曼达·恩戈兹·阿迪契所说,“全世界的所有文化中,女性的性都与羞耻有关”。许多人连走进药房买一盒避孕药的勇气都没有,谈何而来“自主控制”。

《魔丸的诞生》告诉我们一个事实,“避孕丸绝不是女性的负担,它是一种工具,是一次机会”,甚至极有可能“改变女性的角色”。希望我们都能聆听到这句避孕丸诞生时所发出的声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魔丸的诞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魔丸的诞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