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行散记 湘行散记 8.9分

写在人性边上

Sinkbridge
2018-03-30 23:41:56

熟悉的地方未曾没有风景,一如沈从文笔下愁人的湘西。年关将近,再读《湘行散记》,仿佛掀开此时暖气片上的帘幕,窗外,原本还是温煦的冬日朗照以及北方独有的高空蓝,霎时就褪成沅江两岸发蓝叠翠的高山轮廓,有滩头翻卷的阴冷白浪,有船舷边摇橹激起的阵阵水花,湿冷的寒风从船舱上开的小斗门灌进掀起布帘那手的袖子里。

这样一本薄薄的带有游记性质的集子,故事的发展是两岸间夹的一水,与岸天然契合,波流却自成曲折。沈笔下蜻蜓点水点过的风土人情,没有烟火十足的俗气或土气,相反,倒有一股陶渊明虚构的桃花源那样脱俗之美在里面蕴含着。年关之际,寒冬之时,作者船行湘西开始一段纪实之旅,但在故事里又有那么一种传奇的性质,而且行文中,他的笔端又不时汩汩泻出忧愁孤独的调子。因此,沈从文超越了以往传奇中风土人物志式的浅表性,对整个现实的理解和阐述喷涌而出,正是对湘西风物人事的爱意和冀望推动着这条叙述的河流,在存在的土和岩中冲出新的河床。

散记里有着众多命运不凡、性格鲜明的人物,这些人构成这片水土的灵魂。一个戴水獭皮的朋友,他的口中揉合了雅兴与俗趣,爱玩字画也爱说野话。年轻时风流成性,人还在二十五岁左右,就有一百个青

...
显示全文

熟悉的地方未曾没有风景,一如沈从文笔下愁人的湘西。年关将近,再读《湘行散记》,仿佛掀开此时暖气片上的帘幕,窗外,原本还是温煦的冬日朗照以及北方独有的高空蓝,霎时就褪成沅江两岸发蓝叠翠的高山轮廓,有滩头翻卷的阴冷白浪,有船舷边摇橹激起的阵阵水花,湿冷的寒风从船舱上开的小斗门灌进掀起布帘那手的袖子里。

这样一本薄薄的带有游记性质的集子,故事的发展是两岸间夹的一水,与岸天然契合,波流却自成曲折。沈笔下蜻蜓点水点过的风土人情,没有烟火十足的俗气或土气,相反,倒有一股陶渊明虚构的桃花源那样脱俗之美在里面蕴含着。年关之际,寒冬之时,作者船行湘西开始一段纪实之旅,但在故事里又有那么一种传奇的性质,而且行文中,他的笔端又不时汩汩泻出忧愁孤独的调子。因此,沈从文超越了以往传奇中风土人物志式的浅表性,对整个现实的理解和阐述喷涌而出,正是对湘西风物人事的爱意和冀望推动着这条叙述的河流,在存在的土和岩中冲出新的河床。

散记里有着众多命运不凡、性格鲜明的人物,这些人构成这片水土的灵魂。一个戴水獭皮的朋友,他的口中揉合了雅兴与俗趣,爱玩字画也爱说野话。年轻时风流成性,人还在二十五岁左右,就有一百个青年妇人在他面前裸露过胸膛同心子,在普通读书人来看,这是一个如何丰富吓人的经验!在自古闻名的桃源县,人类最古老的职业——妓女,也多了一份风雅和存在的合理性。夜晚泊舟江岸,吊脚楼里那些缩颈敛手的旅者、无钱吃“荤烟”的水手、眉毛扯得极细的妇人围在一起烤火,中间的火篝,时时爆炸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声音。门帘外,或许又是一场落雪,风紧,浪摇,而屋里被火光照亮的不同张脸,上面有着萍漂的暖意。或是那些寻了荤烟的多情水手,一大早从半山高处的人家下来,突然吊脚楼人家的窗口,露出一个年青妇人鬓发散乱的头颅,向河下人锐声叫将起来:“我等你十天,你有良心,你就来——”说着,嘭的一声把格子窗放下了。这时节眼睛一定已红了。那一个还向吊脚楼喃喃说着什么,随即也不舍地上了船。云云。既然是游记,自然不要求有多么复杂的情节,对人物的刻画有多么细致全面,那样虽有收到增加读者阅读的快感之效,但为之而捏造罗列故事人物,对文本的质感和观感会大打折扣。沈的散记特别,在于质料和情感的真实,不是凭借记忆与想象勾勒、渲染出独立存在之外的美,而是一帧一帧摄下脚下的现实悲欢之美,然后用独到的步法和精心的针脚拼缀重组,使之成为文学。

而真实莫过于那眼之所触、耳之所闻的旖旎风光了。试看“这时节两山只剩余一抹深黑,赖天空微明为画出一个轮廓”、“天已亮了,雪已止了,河面寒气逼人,眼看这些船筏各戴上白雪浮江而下,这里那里飏着红红的火焰如同白烟,两岸高山则直矗而上,如对立巨魔,颜色淡白,无雪皆作一片墨绿。奇景当前,有不可形容的瑰丽。”“黄昏,天空淡白,山树如黛。微风摇尤加利树,如有所悟。”这些均是舟行之际两岸的朔冬风光,有着很浓的南方地域色彩。南方的冬季寒气瘆人,天空惨白,迷雾茫茫,山林有着阴竣诡异的面孔,河潭则是冷绿,平时的泥沙沉淀了,异常清纯,即所谓冬深潦缩。可是,孤立地看这些景致却并不如何地特别,毕竟不同于写景散文,可以以泼墨的姿态状模描绘,字字珠玑,酣畅淋漓,一泻千里。沈文是有节制的,点到为止,出了自然之景,便到了人文之景。边城里街衢的繁华热闹,吊脚楼群的繁复构架,农工军商脚夫般的兜兜转转,风俗里的声息哀哭没有染上知识分子那种无意识的轻视和哀戚,在沈眼里,举凡人的运命,或悲或喜,或传奇或平庸,皆是平平常常、从从容容的。他是这片土地的孝儿,却有着过客游子的心境与眼光:是新鲜的,所以取景描摹别具一格;同时又是熟稔的,所以对当地各种掌故来龙去脉、信手拈来。

视角是第一人称的,所见却有第二人称的味道,似乎在介绍、在引导,陌生而熟悉,侃侃而谈;所感则是指向内心的,甚至包括情绪以外,指向存在之外的。从《湘行书简》可以大概得知作者是新婚燕尔不久1934年从北京赴湘西探望病危的母亲,途中写了大量书信给新妻张兆和。于是,小说里的浓重孤独色彩便可以理解了。试看,(打渔人的柝声 )“单纯到不可比方,也便是那种固执的单调,以及单调的延长,使一个身临其境的人,想用一组文字去捕捉那点声音,以及捕捉在那长潭深夜一个人为那声音所迷惑时节的心情,实近于一种徒劳无功的努力。” 《鸭窠围的夜》里,作家在夜泊鸭窠围这个静谧的夜晚把心曲吐露的更为真挚、优美、感人。风雪长夜里,作家听见一匹等待年头被宰的小羊固执而又温柔的嗓音,写道:“我觉得忧郁起来了。我仿佛触着了这世界上一点东西。看明白了这世界上一点东西,心里软和得很。”这是很矛盾的心态,近于基督的悲悯,但潜意识中又有着无可奈何态度。在面对多情的水手与多情的妇人分别之际,作家如此感慨道:“想到这些眼泪与埋怨,如何揉进这些人的生活中,成为生活之一部分时,使人心中柔和得很!”、“又是叮咛与眼泪,在一分长长的日子里有所期待”。这分明写的也是作家自己,相比多情的水手和他的情人带有原始冲动的感情,作家同样也感触到对身在千里之外的家妻缱绻的思念。只有望断秋水之后,才能轻描淡写出如此钻心刻骨的句子。其实,书中还有很多意绪值得解读把玩,这些意绪往往由人性发端,渐渐至于伟大或神奇。诚如沈自述:“造希腊小庙。选山地作基础,用坚硬石头堆砌它,精致结实,匀称,形体虽小而不纤巧,是我理想建筑。这庙里供奉的是‘人性’”。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湘行散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湘行散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