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故出的心服口服,打诨也赚了个七荤八素

莲花素手
2018-03-30 21:57:13

李舒很会看《金瓶梅》,极其会看书的人果然精彩。

潘金莲的饺子,是一本书的名字。

当然这个潘金莲是《金瓶梅》里的那个小潘潘。小时候读书遇到《金瓶梅》,老师说是大毒草,不能读不能碰,于是我的阅读历史里只有《水浒传》里的那个潘金莲,而没有《金瓶梅》里的潘金莲。

因此,就更不知道潘金莲的饺子是个什么样子,或者可有什么新奇之处,可以作为一本书的名字?

但是,世间就有极其会看书的人,这本《潘金莲的饺子》其实是一本专写《金瓶梅》里吃食饮茶的书,对“大毒草”中的“食色性也”的独特理解。陈晓卿点评此书说:“李舒读《金瓶梅》,拂去情欲,只端一席餐食上来,透过各种家常小菜与珍馐美馔的有趣考证,旁征博引,为我们构建了一幅视角独特的中国古代生活图卷。”

我对于这样的点评很是赞同,因为这本小书真就是一卷有趣的中国生活图卷,虽然我没看过《金瓶梅》原著,但是对于其中的主要人物,

...
显示全文

李舒很会看《金瓶梅》,极其会看书的人果然精彩。

潘金莲的饺子,是一本书的名字。

当然这个潘金莲是《金瓶梅》里的那个小潘潘。小时候读书遇到《金瓶梅》,老师说是大毒草,不能读不能碰,于是我的阅读历史里只有《水浒传》里的那个潘金莲,而没有《金瓶梅》里的潘金莲。

因此,就更不知道潘金莲的饺子是个什么样子,或者可有什么新奇之处,可以作为一本书的名字?

但是,世间就有极其会看书的人,这本《潘金莲的饺子》其实是一本专写《金瓶梅》里吃食饮茶的书,对“大毒草”中的“食色性也”的独特理解。陈晓卿点评此书说:“李舒读《金瓶梅》,拂去情欲,只端一席餐食上来,透过各种家常小菜与珍馐美馔的有趣考证,旁征博引,为我们构建了一幅视角独特的中国古代生活图卷。”

我对于这样的点评很是赞同,因为这本小书真就是一卷有趣的中国生活图卷,虽然我没看过《金瓶梅》原著,但是对于其中的主要人物,也都算是耳熟能详了,不知道是不是看批判看太多了,总之会觉得那里面的女人,个个都是男人的玩物,却不知,李舒单解她们其中的吃食细节,竟然个个活色生香,引得我放不下书,想一篇一篇读下去,把那些有趣的食物与人物关联的故事细节再弄个明白,于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会去寻找《金瓶梅》原著,去按图索骥,看个囫囵。

怎样地活色生香?那就选一个细碎的章节里细碎的文字来,一起品品:

“干娘来碗茶,多搁土豆”-这是一小篇文章的题目,一定是写吃茶的,对不对?然而奇葩等着的是小潘潘的茶:

“最极品的茶,依旧出自我们的潘金莲小姐,第七十二回,她点了一盏’芝麻盐笋栗丝瓜仁和桃仁夹春不老海青拿天鹅木樨玫瑰泼卤六安雀舌芽茶’。我看《金瓶梅》数十遍,至今不能一口气读完这道茶名。

就连断句,也曾经让学者们大为头疼。芝麻盐笋、栗丝、瓜仁、核桃仁还算平常,春不老说的是雪里蕻咸菜,木樨玫瑰泼卤指的是用桂花玫瑰花腌制的糖卤,也不难理解,最难的,便是’海青拿天鹅’五个字。

在学界,有人认为’海青’是青橄榄,’拿天鹅’是白果;也有人说’春不老’和’海青’应在一起,意指绿色的咸菜,而’天鹅’指的是白色的核桃仁;也有人说,这茶中有鹅肉,所以以’海青拿天鹅’做比,简直是匪夷所思了。”

……

这杯茶是专门献给西门庆吃的,西门庆才“呷了一口”,便“满生欢喜”。

这杯茶,我不知道好喝不好喝,单是读这道茶的名字,就让我读了好几遍,以为写《金瓶梅》的兰陵笑笑生有点儿错乱,或者也是为了凑字数拿稿费?能不能严肃点呢?

我把这段文字说给爱喝茶的先生听,他嗤之以鼻地说,这简直是亵渎茶了。

我却读了个活色生香出来。一来作者从《金瓶梅》里筛选出的类似的不着调的文字片段让我过瘾,直让我有瘾去读原著;二来李舒的讲述文字更加的灵动有趣,想来李舒也是个心性活泼、灵魂有趣的人,插科打诨,借着数落金瓶梅里的各色人物、各色吃食、各种生活风范的当口,把自己对于生活的回忆和理解揉合进去,我竟然也很认同。读此书时正坐复兴号高铁,读到忍俊不禁的段落,我兀自地笑出声来,也不顾旁人侧目。李舒生在江南,小时候很多市井饮食文化的浸染,添了不少功底,有关吃食、有关生活,小段子也是手到擒来,为其梳理和抑扬《金瓶梅》中饮食个性,平添了几分精彩。

(潘金莲的饺子,其实写的是潘金莲的心思,最精彩的是她数饺子的细节,想知道细节?哈哈,看书。)

李舒这本书挖掘的是《金瓶梅》里的市井气,很多吃食小令登不得大雅之堂,但就是这些也许才真的是具有生命力的民间烟火。如同我们大部分人其实最爱的还是各地街边小吃,而并不是那炫耀富贵的金玉堂食,很多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根源,依然是富有特色的小吃们。

阅读的目的之一,就是有趣有料,秀色可餐。《潘金莲的饺子》有礼、有理、有典故,更有热爱生活调侃生活的灵动智慧,学术考究与自言自语穿插,谁也不影响谁,典故出的心服口服,打诨也赚了个七荤八素,文字风格颇得我心,读来也是畅快,还长了知识。

李舒很会看《金瓶梅》,极其会看书的人果然精彩。

只是《金瓶梅》原著哪里可寻?我再去研读,到底能读出些什么呢?有人能读出欲,有人能叹出悲,李舒读出个饮食男女里的热闹,我能不能读出”破色见空“?却是个未知数。

(更多莲花素手书评,欢迎关注“travel-reading"微信公众号)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潘金莲的饺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潘金莲的饺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