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失格 人间失格 8.2分

这儿离故乡几百里

你爹临死前
2018-03-30 21:28:25

三岛的自杀是美的,是高贵的。

而太宰治笔下的死亡是从浊土中生长出的野花,愁苦荫翳地绽放着,是愤怒和恐惧的红色。扮作丑角,做尽可耻之事,靠虚与委蛇内心鄙夷他人做活,用烟酒和狗肉朋友来麻痹自己,终其一生不得世间的奥妙,最后只能哀叹:呜呼!只是一切都终将逝去。叶藏被良子对他人毫无保留的信任所吸引,在这纯洁被玷污后,他彻底失去了对世人求爱的能力,只是反复问神:难道相信他人是一种罪吗?罪是不由世人价值观决定的,而罚则是赎罪的机会。喜欢描述他与崛木关系的那段话:互相蔑视,却又彼此来往,并一起作践。世上大多数平凡人的友谊就是如此维系的吧。

对于良子被奸污后,叶藏说的原谅的权利不是很明白…又不是出轨,哪有原谅不原谅啊…

维庸之妻里我最喜欢的那句话还是:‘一边流眼泪祈祷,但愿黎明永不到来。’最后结局有些荒诞的意味。

Good-bye未完成真是可惜,感觉是个非常有趣的故事呢,绢子这个角色感觉同太宰治其他篇目所写的女性角色不同,倒是和某些男性角色一样无耻、粗鄙,却描述了一番她娇美的容貌,按理说,这样发展下去,应该还会扯出更多关于绢子和田岛的关系发展,每次去和女人分手都是段有趣的经历,后面如果

...
显示全文

三岛的自杀是美的,是高贵的。

而太宰治笔下的死亡是从浊土中生长出的野花,愁苦荫翳地绽放着,是愤怒和恐惧的红色。扮作丑角,做尽可耻之事,靠虚与委蛇内心鄙夷他人做活,用烟酒和狗肉朋友来麻痹自己,终其一生不得世间的奥妙,最后只能哀叹:呜呼!只是一切都终将逝去。叶藏被良子对他人毫无保留的信任所吸引,在这纯洁被玷污后,他彻底失去了对世人求爱的能力,只是反复问神:难道相信他人是一种罪吗?罪是不由世人价值观决定的,而罚则是赎罪的机会。喜欢描述他与崛木关系的那段话:互相蔑视,却又彼此来往,并一起作践。世上大多数平凡人的友谊就是如此维系的吧。

对于良子被奸污后,叶藏说的原谅的权利不是很明白…又不是出轨,哪有原谅不原谅啊…

维庸之妻里我最喜欢的那句话还是:‘一边流眼泪祈祷,但愿黎明永不到来。’最后结局有些荒诞的意味。

Good-bye未完成真是可惜,感觉是个非常有趣的故事呢,绢子这个角色感觉同太宰治其他篇目所写的女性角色不同,倒是和某些男性角色一样无耻、粗鄙,却描述了一番她娇美的容貌,按理说,这样发展下去,应该还会扯出更多关于绢子和田岛的关系发展,每次去和女人分手都是段有趣的经历,后面如果田岛的妻儿从乡下跑到东京来会更加戏剧化吧…人间失格、维庸之妻和后面的灯笼的男女关系皆是因寂寞可怜而互相吸引而起,这篇的田岛和绢子则是纯利益关系,而田岛也绝不属于败北者这一形象,不过太宰的文章里男人无论怎样都能得到女人青睐真是…

收录的文章中,我最喜欢的还是灯笼这一篇。

“我越是辩解,人们就越是不相信我。所遇之人,每一个都在提防我。原本去看望对方,只是出于思念,想见个面而已,可他们却对我报以奇怪的眼神,像是在追问我,你来有何贵干。真让人受不了。”

“我有一个心愿就是,至少在明年夏天之前,可以身着牵牛花纹的浴衣大摇大摆地走在路上,可以化着淡妆穿行在庙会拥挤的人群中。一想到那种快乐,我的心不禁砰砰直跳。”

“牢房究竟是为谁设立的?尽是穷人被关进牢房里。在我看来,强盗也是值得同情的。他们肯定是一些无法欺骗别人,天性软弱而正直的人。因为他们不够狡猾,不像有些人那样靠欺骗别人来过好日子,而渐渐逼上绝路,才做出那样的傻事,去抢劫两三个日元。并且,还因此不得不被投入牢房,关上五年、十年。啊,真是荒唐!荒唐!荒唐!怎么会这样?啊,真的太荒唐了。”

“在回家路上,父亲什么也没说,只悄声问了句:‘他们打你了吗?’ ”

“原来,我们的幸福,就是给房间换个灯泡这样简单的东西。我就这样悄然自语着,但并不感到有多么凄凉,反而觉得,就着这简朴的电灯,我们一家就如同绚丽的走马灯一样。”

太宰对那些软弱正直的人抱有一种向往期待并同情他们,因为他自己的内里的一些特质是与这些人类似的,譬如在受到前辈作家的批评后在家嚎啕大哭说着“人家拼命写作…多么卑鄙、狡猾”之类女人气的话语,皮肤与心的主角胸前起了红疹就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做人的资格,正如鲁迅所说,像太宰治一样的人容不得半点伤害呀…有些语句有些矫情了。

还有槽点之一就是笔下尽是些喝酒抽烟玩女人的俊美男性角色,却劝告上野的流浪儿不要在意自己的容貌,不要抽烟喝酒,要持之以恒的去爱一个人,还真是让人看不透啊。

另,太宰对女人的看法也很有意思,在他笔下男人总是显得很可怜,什么每日活在恐惧中啦,会去思考死亡后的事啦,感觉像是女人不会一样…但如果说他对女人持轻蔑态度的话,他的故事中也有以女性为主角的文章,良子也是略正面的角色…

蟋蟀的“你”又是一个从家乡跑来东京、喜欢抽烟喝酒的不得志的画家…只不过是出人头地版的叶藏呢,不过叶藏在出人头地之后也会变成那副模样吗?蟋蟀这篇窸窸窣窣地唠叨了几张纸和灯笼里“我”在警局上气不接下气的直白吐露很相似,我很喜欢这样的写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间失格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失格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