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不足,野心太大

小花牛
2018-03-30 21:00:22

作为附会小说整体过得去。 两个问题。

一个是文笔一般。尽管想写得古意一些,可当李世民说出“好钢用在刀刃上”时,真的很无语。其他文风不对或表达不正确的地方不少。比如刘洎和杜楚客在泰王面前简直唇枪舌剑,可私下交接却还比较客气,何故?

其次是桥段老套,有漏洞。这样的小说,打着悬疑,解密的旗号,应该要逻辑严密。可这书矛盾悖驳之处很多。而且桥段老套,稍微看过几年小说的都能基本猜到“精彩”的后续。

比如萧鹤年留下的遗书。作者一开始就布置了类似赵氏孤儿的情节,玉佩什么的都来了,必须要来个“吾非汝父”的揭秘,这无可厚非(虽然很老套)。可是从水牢一节的描写看根本不可能现场写,只能是提前携带。可为什么不能在家留书?非要冒险带着?不怕被搜身吗?王府众人果然也是不负所托,果然没搜身。而且更不负所托,为了推动情节,随意处置尸体,漂出去一只靴子。而主角毫无道理(因为这个时候完全不知道王府有水牢)但心有灵犀的跑到水渠外面等着。而这只靴子“果然”有些特色,让管家一眼认出。 到这个时候,萧鹤年只是不知所踪数日,可萧君默直接就给对外宣传省亲坠马不治。骗别人可以,可魏王府一看就知道萧君默知道点什么了。不然

...
显示全文

作为附会小说整体过得去。 两个问题。

一个是文笔一般。尽管想写得古意一些,可当李世民说出“好钢用在刀刃上”时,真的很无语。其他文风不对或表达不正确的地方不少。比如刘洎和杜楚客在泰王面前简直唇枪舌剑,可私下交接却还比较客气,何故?

其次是桥段老套,有漏洞。这样的小说,打着悬疑,解密的旗号,应该要逻辑严密。可这书矛盾悖驳之处很多。而且桥段老套,稍微看过几年小说的都能基本猜到“精彩”的后续。

比如萧鹤年留下的遗书。作者一开始就布置了类似赵氏孤儿的情节,玉佩什么的都来了,必须要来个“吾非汝父”的揭秘,这无可厚非(虽然很老套)。可是从水牢一节的描写看根本不可能现场写,只能是提前携带。可为什么不能在家留书?非要冒险带着?不怕被搜身吗?王府众人果然也是不负所托,果然没搜身。而且更不负所托,为了推动情节,随意处置尸体,漂出去一只靴子。而主角毫无道理(因为这个时候完全不知道王府有水牢)但心有灵犀的跑到水渠外面等着。而这只靴子“果然”有些特色,让管家一眼认出。 到这个时候,萧鹤年只是不知所踪数日,可萧君默直接就给对外宣传省亲坠马不治。骗别人可以,可魏王府一看就知道萧君默知道点什么了。不然谁会把失踪了几天的父亲编排那么个理由直接弄死? 然后更奇的是魏征这个所谓“老谋深算”“隐忍善谋”的智者,自己送上门来,给萧鹤年上香。。。被主角一顿怼。。。 我们的女主角楚离桑小姐也不是个脑回路正常的人。父亲被抓,母亲被杀,当铺被毁,经过那么多事,竟然还要回去住在不远处。。。合理吗?合理,因为要推进剧情。。。(等着被女二号带回李世民处要挟辩才)

孟怀让远遁十数年,竟然让萧君默“软硬兼施”给一下子就问出了所在。。。解释得更有意思。结拜兄弟去拜访,被骂回来,那当初为什么告诉人家地址?而且羽觞重要到可以为此人间蒸发,一家搬走那么慎重,怎么可能不会为了行藏被兄弟知道而再次搬家?

营救那章,两个潜入的高手武功那么高,竟然不察觉背后跟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不会武功的小太监。

这般的漏洞数不胜数。

而剧情老套重复的地方更不要提。 桓蝶衣和楚离桑的见面就是三流言情剧里情敌相见。这书里两个女角色的设计都失败,完全是老套人设,毫无特点。对白,行为非常程序化,情敌见面做什么,青梅竹马互动做什么,暧昧的情愫做什么,完全是走流程。女主就是害完养父克生母,对男主又爱又恨。女二就是表面称兄道弟,心里隐藏着全世界都知道的爱意。

坏人永远话多,好人永远说半句留半句。故事推进全靠暗桩传话。你看哪个角色是从没出现过突然冒出来的,聊个5毛钱天就结束的,一定是暗桩。这还推什么理,悬什么疑?

这书我现在进退两难。出版社很不厚道的书分两册。我不太想读下一册了,但是这故事现在不上不下,如鲠在喉,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兰亭序杀局1的更多书评

推荐兰亭序杀局1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