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我们曾经一起死过,大家看起来都那么眼熟

淘念
2018-03-30 19:16:45

一本我一边看一边吐,吐完继续看,看完感觉自己身体里某部分死掉,或者终于意识到它的死亡的书。

之前看完约翰·福尔斯的《收藏家》之后,便认定,千万不要认识这样一类的人,他们疯狂、执着、没有伦理道德,无法共情无法同理的人,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的欢娱和喜好而行事,法律和道德对于他们而言都是荒唐的存在。

李国华就是一个收藏家。他专门收集好看的女学生,行动上奸污她们,思想上蛊惑她们,以爱的名义命名,用华美的辞藻包装,甚至将自己的行为归咎于对方的美。“是你的美让我这么做,这要怪你。”他不是弗雷迪那样的收藏家,弗雷迪只是想把漂亮的蝴蝶制成标本,永远地欣赏,成为自己的所有物。李国华是将少女毁灭的过程当作自己收藏品,捏住蝴蝶看她惶恐地挣扎致死是他的乐趣,他需要不断地狩猎,然后毁灭,还去赞颂这个猎物给自己带来的欢娱。

他喜欢收集古董,尤其皇帝的衣服,甚至送给自己原配夫人皇后的衣服,他确实是将自己当成了一个世界,他的行为和准则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律。李国华甚至可以用法律和道德舆论作为自己的保护伞。

收藏家第二职业都是猎人。他们非常懂猎物的心理,尤其是他们需要的猎物的心理。那些少女的骄傲和胆怯,

...
显示全文

一本我一边看一边吐,吐完继续看,看完感觉自己身体里某部分死掉,或者终于意识到它的死亡的书。

之前看完约翰·福尔斯的《收藏家》之后,便认定,千万不要认识这样一类的人,他们疯狂、执着、没有伦理道德,无法共情无法同理的人,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的欢娱和喜好而行事,法律和道德对于他们而言都是荒唐的存在。

李国华就是一个收藏家。他专门收集好看的女学生,行动上奸污她们,思想上蛊惑她们,以爱的名义命名,用华美的辞藻包装,甚至将自己的行为归咎于对方的美。“是你的美让我这么做,这要怪你。”他不是弗雷迪那样的收藏家,弗雷迪只是想把漂亮的蝴蝶制成标本,永远地欣赏,成为自己的所有物。李国华是将少女毁灭的过程当作自己收藏品,捏住蝴蝶看她惶恐地挣扎致死是他的乐趣,他需要不断地狩猎,然后毁灭,还去赞颂这个猎物给自己带来的欢娱。

他喜欢收集古董,尤其皇帝的衣服,甚至送给自己原配夫人皇后的衣服,他确实是将自己当成了一个世界,他的行为和准则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律。李国华甚至可以用法律和道德舆论作为自己的保护伞。

收藏家第二职业都是猎人。他们非常懂猎物的心理,尤其是他们需要的猎物的心理。那些少女的骄傲和胆怯,仿佛给他提供了继续的勇气,甚至伦理上——那些把学识不及他的人圈住的伦理,都是为他辩护的律师。那些失去贞操的姑娘本身才是错的:因为她们没有保护好自己,因为她们不会反抗,因为她们不知道世界是险恶的而她们是受垂涎和忌惮的美丽。

整本书勾勒出社会的一个样子,从阴暗面去刻画,造词遣句是那么优美,优美到有点用力,可是每句话都是那么绝望而单纯。每个比喻都像是极度孤独下只能看周围事物转移想象力的产物,却都是围绕痛苦而生。每个角色都是一类人的缩影,怡婷、伊纹、晓奇三人都是思琪的另一个样子,没走出来的思琪,走出来的伊纹,反抗却失败的晓奇,完全没有经历这一切的怡婷,而她们的共同点是都是受到文学蛊惑的女子。知识是牢笼,无知是武器,攻击着被困在牢笼中的人,牢笼中的人无处可逃。

也许正是因为一起死过,伊纹和思琪才那么投缘,只是伊纹在好人的帮助下逃了出来,思琪没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