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 情人 7.3分

曼特莱斯(上)

乐佳贤
2018-03-30 17:59:47

法语中的曼特莱斯,情人的意思。

日本的作家真是厉害,从高三开始,便爱上了日本作家笔触中的物哀之美,那时最喜欢的是川端康成,《雪国》和《古都》,小小的中篇,都翻过很多次,读这些是什么感觉呢?雪的纯洁,爱情的殷红热烈,俗物与圣洁的交织;自然的奇妙,树木的高大和郁郁葱葱,树叶一定是深色的,林风是带着浓烈的草木辛香味道,而不是浅淡梦幻的浅淡馨香。和风的色调,棕色,墨绿,太阳是秋阳,朝阳也带着暗橙色,天空爽朗,蓝白分明,但不是天蓝,一定是蔚蓝的;好美的秋色,凄美到极致,凉到骨子里,这是几位日本作家眼中的生命的大背景。在这带着冷色调的秋色里面,所有的小人物的挣扎,不显徒劳,也不可贵,一切都融入到这长久的美中去,一代逝去,又有新的故事,为这凄哀更添几分韵味。不仅仅是大自然面前人的渺小这样简单,而是真正的人与自然的融入,人不过是长了脑子的比猴子聪明一点的生物,人不过是,有了厉害的嘴皮子,可以把感情说出来,但是万物都有情。大概日本的几位作家由于出生的国度和所受的教育的关系,是真正地敬畏自然,受着这样文化的熏陶,才能写出这样好的文字,以至于所绘之景致,总有让人身临其境之感,哪里是刻意渲染烘托人物心情?所有小人物的命运,才是静默着又咆哮着的自然的小小点缀,风吹草动,树叶摩擦碰撞,雨声雷声,蝉鸣蛙噪,冰凉的溪水流淌,如绒絮般柔软而厚重的雪一层层盖下来,这些都是语言,是有故事的倾诉,是千千万万的生命的吟唱,但是生生不息。感叹一句,生命真美,无论是生是死,快乐或者悲伤,都是对生命的尊重。

片桐修子,名字就很合我心意,桐树,桐花,我不清楚有怎样的特质,但在我心中是不俗的,是一种淡雅的美丽;而修,修长,修心,都是美的体现,语言的魅力,翻译的妙处,从一开始就领略到了。我一直认为,翻译,真的未必会失去什么韵味,因为感情是相通的,最佳的译本一定会出现。

作者是一位男士,但是修子的形象塑造得太成功了,对于这样一位女性任何细微心理的体察,没有一点偏差,真够味,就是这种感觉,没有任何意犹未尽的不舒服。反正我,是百分百喜欢着、崇拜着修子小姐的。

修子小姐是情人,世俗的男女关系,这样将她定义。但是渡边先生始终从塑造一个自由、美丽、坚强的人的角度出发,别说是一段婚姻关系之外的所谓“第三者”了,甚至女人也不是,创作出发点是“人”。女人从来都不是弱者,公不公平,与其说是这个社会上的现象,不如说是自己给自己栓的一条链子,别人的言语,是可以不听的,所有人的思想,你都是可以选择不认同的,在普通人太多太多的世俗社会里,选择不普通,是可以的,一丁点错都没有。看不看得清楚与年龄无关,美比被爱可贵,对人性的自由之美而言,能得到真正的爱是稀罕的归宿,没必要强求。

修子从32岁到33岁,远野从48到49岁,诚然,当情人时的远野是修子心目中敬爱的男人,如高山般雄伟,时时温柔细腻,有别的男人不具有的气魄和魅力,因此也有了这快乐的五年。

可是呢,书中33岁的冈部要介是一个完全不成熟的男人,无论是多少岁,十几岁也好,三十几岁也好,期待同龄的男性能有聪明清醒的女性成熟,都是不切实际的,但现实中混沌顺从的女性的确占了相当一部分。低智的人迅速繁衍……忽然觉得也许在这样的教育体制和世情之中,对一部分思想太过简单的人实行计划生育也许真的是一件好事。当然每个人有每个人所珍惜的幸福,只不过太低能的享受是在不能满足我,也许我是羡慕的,但是我不想要,我为我的觉醒感到高兴,但我明白我一定要一天天更清醒下去,不然还是愚钝。

结婚或者不结婚,只不过是世俗的规定罢了,是要维护社会稳定的某种所谓现代的手段而已,此时此刻我只想分析个人的生命,所以,修子,远野,远野的妻子和孩子,冈部,首先,他们都是可爱可贵的人。

在这些人中,我最欣赏修子。她是被很多人羡慕的社长秘书,在工作能力上各方面都很好,但她从不骄傲,不是因为想要爬到更高的位子或者拥有更高的收入,而是她,作为一个人,把工作对人的意义看得很清楚,也会常常思考,所以目光不短浅,所以在事业上顺顺利利,招人喜欢。她是社长秘书,是随从翻译,她有机会接触到各种顶着优秀头衔的男人,但这些永远只是附属品,修子首先是她自己,这些东西是她应得的,是她有机会去享受的,却未必是她最想要的。她做事说话都很有分寸,工作不是做给别人看的;她总要去早一些,时时更换办公室的插花和窗帘,亲自动手每天打理,这些都是非常打动我的地方,我觉得这是修子对生命的尊重,在满是规则的世俗中能坚持自我的体现,作者真的非常用心。一份完全靠实力得来的体面而不过于劳累的工作,谈不上富足但可观的薪资,一个心爱的稳定的男人,同时不乏因个人魅力招致的另外的约会对象,享受自由而住在郊外的一个小房子里,过着有质感的生活,这是修子。

修子温馨整洁的小居室,同时是书中两人最常相会的地方,现在想起来又察觉出作者的用心来,一般而言,情人,总是要藏着,藏在哪里?男人会另外有一个小公寓,或者是租的屋子,哪怕是各种小旅馆,这些都是“金屋”,金屋藏娇,藏着没有名分的小情人。唉,多么封建,多么大男子主义,我不觉得任何一篇作品都要像高中语文一样,一定分析出景色就是用来烘托人物心情的,主旨就一定是赞美或者讽刺了什么,揭示了什么,现在想来,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些太带有定式的词语限制了我们的思考。不禁感叹作者在《情人》里面,把大男子主义塑造得真好!所以不藏娇于男人的金屋,所以这么一个广告公司的社长先生,一次又一次地按下修子在郊外住所的门铃,一次次在他的小情人的房子里享受爱情的欢愉极乐,然后安然酣睡,而直到最后我和修子才一起恍然大悟,这才是真正的大男子主义。我作为一个男人,我得要有一个家,当我跟我原本的妻子不和睦了,我就要把情人娶回家,也许一切是因为爱吧,但是你离婚是你自己的事情,修子小姐不是你妻子的替代品,你的格局太小了,观念太固化了,你跟你的妻子不是因为修子而不和睦,但你却反复说自己是为了修子而离婚,所以最后一定要娶她。你知道修子为什么不愿意吗?你爱修子,修子也爱你,但对于修子这样一位自由独立的女性而言,她明白她不会是谁的附属品,也不会允许自己最终成为世俗婚姻的牺牲品。她要的,是美丽完整的爱,她这样爱你,可惜这样的爱你给不了她;她从未想要破坏你的家庭,实际上一开始并不是她破坏的你的家庭,你是因为自己的秉性,对你的妻子厌烦了,后来反复说她脑子有病,是你自己的家庭不和睦在先,爱修子并且要跟她结婚在后,两者之间也许不可以说没有关系吧,但你说一切都是因为修子,你的意思却是你跟家庭不和,你的家庭破灭都是因为修子,是你欺骗了自己,你自私到跟别人随便扣更大的帽子,这就是你最大的大男子主义,你这哪儿是完整的爱,你最终也不过是要一个和你相爱的、你认为完美的妻子罢了,当然远野先生你没有错。可是修子呢?所以说啊,能完全换位思考,去渴求他人更多的理解,本身就是一件奢侈的事情,说是徒劳也没有错。作者的妙处就在于,只是描写,只是呈现,只是引起读者对于生命的思考,但是自己不做任何价值判断,谁都没有错。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情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情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