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与虚空的交界,幻境与现实重叠,跟从直觉的指引,这是唯一的解决方式

依云
2018-03-30 17:20:17

大概短短的一周内,看完了村上春树先生的《刺杀骑士团长》,想到村上春树先生,内心不由产生敬佩之情,他的作品总给我一种特殊的感觉,这是其他作品没有的,很多作品都能让我联想到自己或是一些理念,从而把作品看成一种属于自己的理解,纳入自己掌控的范围,而村上春树的作品,总能让我打开心扉去相信,去听从他给我叙述的故事,想告诉我的某个理念,总有一种冥冥之意。在看他的作品时,总要排除杂念,不然很难进入主人公的世界,因而期间间歇闭关,而忽略身边诸君感受不能与之对话,感到歉意。

《刺杀骑士团长》,顾名思义,刺杀了骑士团长。但男主并非蓄谋已经,也并非刺客,因而不能看完书名而直接把它归入复仇血腥类作品。看完此书,并没有看外界任何评论,而直接写出了本书书评,如若角度与大众审美相差甚远,也无可奈何,因为这是我眼中的骑士团长,我只把我看到感受的写出来。

书中故事线从男主莫名其妙离婚开始,似乎像是一辆正常运行的火车突然不知道在哪个节点脱离了轨道,缓缓驶入“隐喻世界”,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指引,也有可能是“双重隐喻”搞得鬼,不得不说男主之后莫名的画出《杂木林中的洞》、《真理惠肖像》、《白色斯

...
显示全文

大概短短的一周内,看完了村上春树先生的《刺杀骑士团长》,想到村上春树先生,内心不由产生敬佩之情,他的作品总给我一种特殊的感觉,这是其他作品没有的,很多作品都能让我联想到自己或是一些理念,从而把作品看成一种属于自己的理解,纳入自己掌控的范围,而村上春树的作品,总能让我打开心扉去相信,去听从他给我叙述的故事,想告诉我的某个理念,总有一种冥冥之意。在看他的作品时,总要排除杂念,不然很难进入主人公的世界,因而期间间歇闭关,而忽略身边诸君感受不能与之对话,感到歉意。

《刺杀骑士团长》,顾名思义,刺杀了骑士团长。但男主并非蓄谋已经,也并非刺客,因而不能看完书名而直接把它归入复仇血腥类作品。看完此书,并没有看外界任何评论,而直接写出了本书书评,如若角度与大众审美相差甚远,也无可奈何,因为这是我眼中的骑士团长,我只把我看到感受的写出来。

书中故事线从男主莫名其妙离婚开始,似乎像是一辆正常运行的火车突然不知道在哪个节点脱离了轨道,缓缓驶入“隐喻世界”,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指引,也有可能是“双重隐喻”搞得鬼,不得不说男主之后莫名的画出《杂木林中的洞》、《真理惠肖像》、《白色斯鲁巴男子》、《免色先生肖像》都是一双巨大的手在背后操作,或明或暗,或有善意或有恶意,事件已缓缓形成,倒退已是绝不可能,唯有自我去坦然面对,才有出路可言。本次村上春树先生依然叙述了“小小人”的存在,一个仅局限于男女主才能看到的小小人物,这回它有了自己名字,在男主眼中也有了具体的形象,以一个画中被刺杀的男子以真实形象展现于我们之间,它不同于我们的世界,跳脱于六界之外,是一种理念,一个其实根本不具备形态的抽象事物。它推动了情节发展,更驱使男主刺穿自己的心脏,让一切扳回“正轨”。而男主根据指引,并通过克服自我内心不能战胜,一直回避的恐惧,迫使自己战胜一切,守护该守护的人。

故事线虽然纵横交错,隐喻明喻此起彼伏,但却并不杂乱,也没有迫使读者去相信什么,骑士团长到底存不存在,被刺杀后还会不会以其他形式在其他的时间节点出现也未可知。只记住书中一句话:“无论进入多么狭窄黑暗的场所、无论置身于何等荒凉的旷野,都会有什么把我领去哪里。”这似乎是作者本人的体验,是他处于自我人生故事的一种经验,一切看似平常,某种决定某个场,可能会把我们领入某个不知名的深渊,也会有什么把我们引领出来。相信自我,多去想想现实中给予我们的一切,哪怕只是一条小小的路径,或是偶尔听得的一句话,或许都能帮我们战胜黑暗,迎来救赎。有时深渊是自我生活压力的累积,可能会在某个时间点突然爆发,但要记得,深渊的创造者本身就是我们自己,一切来源于自我,能够战胜的也只有我们自己。

真实与虚空的交界,幻境与现实重叠,跟从直觉的指引,记住这是唯一的解决方式。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