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克维尔 托克维尔 8.5分

《托克维尔》:也是贵族,也是民主主义者

吴情
2018-03-30 看过

中文读者圈中,托克维尔之名如雷贯耳,与其相联系的,往往还有一本《旧制度与大革命》,后者对法国大革命进行了深入研究,并得出了令人诧异而一时间又不得不信服的结论。革命一词,在中国大陆时常为人提及,比如“生产力革命”,即便是在去革命的当代或者后现代,似乎仍不乏影响力。不过,在欧美,托克维尔更广为人阅读的著作,则是《论美国的民主》,它虽写在一百多年前,但它对美国式民主的洞察,或许至今仍未有人超越。

哈佛大学教授哈维·S. 曼斯菲尔德(Harvey S. Mansfield)长期从事托克维尔的作品的翻译和研究,由他贡献一本托克维尔其人其作的导论或专著,自在情理之中。这本《托克维尔》,虽然简短,但提纲挈领,必要的论证丝毫没有不因篇幅限制而含糊过去,而多是有的放矢,简约中容纳江山。除却《托克维尔》,曼斯菲尔德的《男性气概》《马基雅维利里的德行》,也已经出现了口碑不错的中文译本。

托克维尔出生于一个贵族家庭,地位显赫,然而他却违背了父母的意愿,与一个不门当户对的英格兰女性结婚(既是异族,又身份低微)——虽然比不得小说那般传奇,但却“凸显了民主信念”。以民主这一视角打开托克维尔,可能是一条可靠的路径。毫无疑问的是,“托克维尔终其一生都是贵族,却一直致力于民主事业,并未此积极参与政治实践。”但,政治家托克维尔,其具体建树显然比不得政治学家托克维尔,但是很好地预示着法国知识分子介入社会、干预政治的传统。

在托克维尔出生前数十年,美国革命战争取得胜利,最终建立了一个不完全民主——黑人、妇女都没有投票权——的共和国,然而,大西洋另一侧的法国,尽管爆发了一系列的革命,但不是经历王朝复辟,就是恐怖政治,各个阶级的人都对国家的未来感到不确定,法兰西,离启蒙运动哲学家勾勒的“道德共和国”所去甚远。仅仅隔着一片海,但为何面貌如此不同,尤其考虑到法国毕竟是启蒙运动的中心之一。带着这个问题,年轻的托克维尔展开了对美国的调查研究。

与霍布斯、卢梭这样的民主主义者不同,托克维尔从不认为,处在先天状态——比如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人是自由的,相反,他主张只有生活在政治共同体中(虽然他没有共同体的概念),对自由的渴望或是想象抑或追求、授予,才成为可能,因此他呼应了亚里士多德的名言:人是城邦的动物。不过,个人与政治共同体之间是怎样一种关系呢,它们又该保持一种怎样的关系?

美国式民主显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案例。托克维尔强调,它的突出特征在于,结社的自由,可使脆弱的个体变得强大,最终能够促成“民主的平等”,但后者并不等同于完全没有差异。人民主权不再成为问题,需要注意的是,多数人的暴政,是民主政体的另一面,托克维尔也结合美国历史——尤其是对原住民的灭绝行为和奴役黑人——对此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在托克维尔那里,美利坚人最可贵的一点是,他们对理论的兴趣,远没有对日常的关注要多,他们很少空谈理论,而是一边实践,一边学习妥协的艺术,也即“在美国,自由的人民边干边学,而不是在行动之前先去请教某种理论”。

托克维尔才华横溢的叙述,常常使人忘记了他政治学家的身份,尤其是对当下的读者而言,因为它他们早已习惯了模型建构、数据分析和实证研究。相比之下,这种很大程度上要依靠作者个人见识、阅历、洞见,甚至是预言的评述,不仅难度系数大,而且可能在论辩中处于下风,被冠上不客观、胡说八道的高帽,鉴于我们对工具理性已经如此深信不疑。托克维尔,给我们反思政治学以及政治本身指出了一个方向。

如要转载,【豆邮】联系。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托克维尔的更多书评

推荐托克维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