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库1701 读库1701 7.5分

《读库1701》读书笔记

阿鱼
2018-03-30 16:10:06

来自微信号:黄祎(iamhyi)

《哪吒闹海》电影海报

本期一共6篇文章,分别是:

《想你时你在闹海》,傅广超,138页;

《无穷大平话》,贾辉军,41页;

《话说晏阳初》,朱石生,63页;

《品图读园》,贾珺,34页;

《田伯母》,熊景明,17页;

《声音》,贝小戎,51页。


《想你时你在闹海》:动画电影《哪吒闹海》幕后揭秘。

这是一部国产动画电影经典《哪吒闹海》的口述史,叙述电影拍摄的前因后果,展示剧情设计、造型设定、配乐配音、动画剪辑、后期制作等工业生产全过程,同时对创作团队做了最详尽的记录。

这才是真正的“一文读懂”,138页的庞大体量,5万字左右的篇幅,把一件事完完整整地讲通透。作者显然下了苦功夫,文末光参考书目都开了两页纸。万

...
显示全文

来自微信号:黄祎(iamhyi)

《哪吒闹海》电影海报

本期一共6篇文章,分别是:

《想你时你在闹海》,傅广超,138页;

《无穷大平话》,贾辉军,41页;

《话说晏阳初》,朱石生,63页;

《品图读园》,贾珺,34页;

《田伯母》,熊景明,17页;

《声音》,贝小戎,51页。


《想你时你在闹海》:动画电影《哪吒闹海》幕后揭秘。

这是一部国产动画电影经典《哪吒闹海》的口述史,叙述电影拍摄的前因后果,展示剧情设计、造型设定、配乐配音、动画剪辑、后期制作等工业生产全过程,同时对创作团队做了最详尽的记录。

这才是真正的“一文读懂”,138页的庞大体量,5万字左右的篇幅,把一件事完完整整地讲通透。作者显然下了苦功夫,文末光参考书目都开了两页纸。万维钢在《万万没想到:用理工科思维理解世界》中提出过一个概念,叫“思维密集度”,公式如下:

思维密集度 = 准备这个读物所需要的总时间 / 阅读这个读物所需要的时间

这篇文章就属于“思维密集度”比较高的内容,读完它可能只需要一两个小时,但作者写完它不知要花多少个小时。读好书真心是超赚的买卖。

文章标题应该来自李健那首《传奇》,里面有一句“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当时就有人开玩笑,说这个是写给哪吒的,要不怎么“想你时你在闹海”呢。谐音梗。用这样一个标题,按古人“用典”的习惯,应该也是暗示《哪吒闹海》电影本身是个“传奇”。

书里有一件小事让我印象很深。电影开拍前,主创人员去青岛、崂山等地“下生活”,总美术设计张仃在海边奋笔不辍,一张又一张地画着写生,身边的年轻人却“走走玩玩、指指点点”,没有人像老艺术家张仃那样长时间写生。张仃认为这些晚辈过于懒散,免不了心生不悦。这个误会,直到后来进了厂,张仃亲眼看到几十位动画家在桌前埋头苦干,年轻人的勤勉丝毫不逊色于老前辈,才算是得以消除。

产生误会的症结在什么地方呢?原来,这源于画家、动画家两种职业工作方式的不同,也是美术和动画两种艺术的不同。画家是平面作业,要讲动态事物静态化;动画家则是立体作业,用一幅幅连续的画面,将静止事物动态化。画家需要写生、临摹,动画家需要去观察海浪的各种运动轨迹,观察人们在海边戏水走路的姿态,所以“动手画得少,看得多,看得仔细”。从张仃这样的老美术家的视角去打量动画家,得出的结论难免不够准确。

这让我想起一句话:“当你手里只有一把锤子,你会把什么问题都看作是钉子。”人在做判断的时候很难摆脱固有视角的限制,难免陷入“屁股决定脑袋”的思维陷阱。只有从自身立场中跳脱出来,对其他人有更深入的理解,从更高的层次来纵观全局,才更有机会接近客观真实。

文章中精彩的段落很多。这里抄一些:

邱岳峰谈配音:

“配音演员不应该只让观众听出‘字儿’(台词),还应该让观众听出‘事儿’(潜台词)。如果再能使观众品出点‘味儿’(艺术享受)来,那就更好了。”【三个字确定艺术层次,这种思维框架值得学习】

作家肖复兴形容邱岳峰的嗓音:

“他的音色确实太特别了,沙哑中带有那么一点儿拐弯儿的余音,像是我们毛笔字中粗粗的笔画中的皴笔,若断若续,若隐若无。缺了它,墨汁过于饱满,那种干涩,那种尖刻或阴鸷的劲儿就出不来;有了它,立刻韵味十足,可以一听就能够听得出来,绝对不会和别人混淆。”【这就是文学家的描写功力,通过一个比喻,让人能充分理解描述对象的特点】

曹雷谈配音艺术的衰落:

“现在如果不把它当做艺术品,而是当作温州鞋来做,那么观众当然不会再欣赏你。”【其实文化本身也是产品,需要考虑消费产品的群体规模。快餐文化的消费规模大,消费要求低,更适合流水线生产;经典文化的消费规模小,但消费要求高,更适合作坊式生产】

总的来说,这篇文章值得一读。对了,“痛仰”乐队的logo是哪吒自刎,文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


《无穷大平话》:写出这个数所需的纸张,比全世界所有图书馆里的书所用的纸张还要多。

我承认,这篇我几乎没怎么看。太硬了,全是数字、公式和图表,实在啃不动啊。虽然当年读大学时,《高等数学》是两个学期加起来10个学分的巨课,考研也考的是变态难的数学一,但毕竟多年不用,早忘光了……

文中有些小知识点还是蛮有趣的,比如谷歌公司的品牌名称Google,来自英文单词googol,即“古戈尔大数”,一古戈尔等于10的100次幂,那是几乎无法想象的天文数字,被谷歌用来象征他们的搜索引擎能链接到的海量信息。

又比如,庄子在《天下篇》中写道:“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原来中国古代的天才早已有了朴素的数学观念

在我看来,所谓无穷大,就是8字平躺着的那个符号,其实本质是一个“尺度”问题,是怎么去理解一个日常生活很难感知到的概念。

比如时间这个维度。很多人都强调过“复利效应”的重要性,比如爱因斯坦、巴菲特、李笑来、万维钢、吴军等人,因为哪怕再微小的起步,只要叠加上时间这个变量,日积月累,一定会得到一个无法估量的庞大结果。人们却很难理解这个道理,往往高估眼前、低估未来,因为日常生活中不太容易感知较大的时间维度。

又比如现实生活中对数字的不敏感。人们使用现金消费的时候,往往比较克制,用信用卡或虚拟支付的时候,往往比较随意。关键就在于,现金是具象的,是可以感知的,而且钞票的面值有封顶,虚拟消费则是抽象的,只看到一个数字,不太容易跟实际金额对应起来。

有人说,远古时代那些原始部落,酋长之间做交易,超过三以上的数量就觉得非常多了,因为他们理解不了。现代人好一些,但普通人最多能理解百万、千万,谈到“亿”还是觉得很庞大,王健林们却能够很自然地说出“定一个小目标”。这同样是一个尺度问题,人跟人用的不是同一把尺子,刻度值也不一样。


《话说晏阳初》:推动他人生理念的是“三C”:Confucian(儒学)、Christian(基督教)、Coolie(苦力)。

晏阳初,一个阿甘式的人物,他真正做到了“只管耕耘,不问收获”。

在西学东渐的年代,他跟当时很多人一样选择出国留学,浸染在西方文明里,“师夷长技以制夷”。但他又跟很多人不一样,他非但没有摒弃传统文化,反而将“儒学”和西方宗教中和在一起,一方面把救世济民当作自己的责任,这是传统士大夫的定位,另一方面又崇尚清苦的修行,这是属于典型清教徒的信仰。

鲁迅从围观群众身上体会到国人的麻木,晏阳初则把当时底层民众最突出的问题总结成“四大病”:愚、贫、弱、私,分别指知识贫乏、经济贫困、体质赢弱、缺乏公德心。他提出这样一套解决方案:用文艺教育解决愚,用普及农业科技解决穷,用卫生教育和医疗构架改良解决弱,用公民道德教育解决私。

跟同时代那些革命救世的主张比起来,晏阳初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不相信能用一个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来解决所有社会问题。相反,他更愿意自下而上,一个一个解决切实的小问题,先做好一个“识字班”,再扩大到一个村、一个县;先尝试从普及识字的平民教育做起,再以定县为试点解决“愚、贫、弱、私”。

他在定县的实验取得了巨大成功,但一个人再强,强不过时代。战火四起,随着硝烟的弥漫,定县在日寇的围攻下沦陷,全国局势飘摇,教育问题在生存问题面前只能牺牲、让步。最终,随着年岁渐长,晏阳初的个人努力以失败告终。后来,有人批评他的做法“并不能解决贫穷愚昧的根源”,这话不能算错。但是,又有什么做法真的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根源”呢?

文章最后写道,他就像西西弗斯,明知巨石推上山顶之后还会轰然滚落,但他还是一次又一次把“平民教育”这块巨石奋力推上山顶,直到最终被年龄扳倒。

他究竟是一个成功者,还是一个失败者?他“自下而上”、实事求是的做法,到底是对是错?只怕很难有标准答案。对我而言,我也不大相信什么“大设计”,我更支持他的做法,就像胡适说的,“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品图读园》:《圆明园中路天地一家春立样图》解析。

又是一篇不大感兴趣的文章。读完毫无印象,只是提醒自己有时间了要多去圆明园走走看看。


《田伯母》:我问过她,为何可以平静地接受儿子自杀的打算。她说,我已经想好了,他走,我也走。

很多人觉得《读库》是面向70后乃至60后的读物,内容充斥着一种怀旧、怀古的味道。比如,以那段特定历史岁月为主题的文章,《读库》里数不胜数。我想,这个事实一方面跟主编老六本人的年龄和知识结构有关,另一方面也跟这套Mook的定位有关,它可能希望能用文字记录下一些什么,希望能通过文字呈现出各种真实的人性,描摹出世间万象。动荡年代里,人性总是展现得更加彻底一些。

整体的阅读感受,是一种艰难生活中的优雅与尊严。文中有一句话:

“当时,我们这些在知识无用的时代依然好学的人,根本想不到所学的东西会对个人前途有什么意义。学习只是一种习惯、爱好,是对得起自己生命的行为。”

《声音》:2016年的表达与记录。

有点像《新周刊》的“嘴上风暴”栏目,是各种言论的集合。虽然标注是“2016年的表达与记录”,但内容未必发生于2016年,而更像是作者自己在2016年所见、所闻、所读、所思的产物,像是一种语录体的读书札记。

抄几句我最喜欢的在这里:

爱尔兰小说家艾德娜-奥布莱恩《圣徒与罪人》:人的痛苦大多不是来自重大事件或打击,而是在岁月的流逝中,由于心灵的流离失所而经历的窒息状态。在沿着那条似乎顺理成章的人生道路往前走的时候,不经意就成了罪人,不经意就获得了救赎,不经意就变成了自己的难题。
亨利-詹姆斯《见信如唔》:不要让自己过多地消融于世界,要尽量稳固、充实、坚定。我们所有人共活于世,那些去爱、去感知的人活得最为丰盛。
卡尔维诺《巴黎隐士》:我对任何唾手可得、快速、出自本能、即兴、含混的事物没有信心。我相信缓慢、平和、细水长流的力量,踏实,冷静。我不相信缺乏自律精神,不自我建设,不努力,可以得到个人或集体的解放。

写于2018年3月30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读库1701的更多书评

推荐读库1701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