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 是为了另一种回归

夏至少年
2018-03-30 15:44:32

最近从箱底翻出来一本苏福忠译的《月亮与六便士》,虽说人物感和连贯性较之前看过的傅惟慈版差了很多,但时隔多日,重新审视“斯特里克兰德”这个人物形象的时候还是受到了很多启发。

斯特里克兰德的原型是法国后印象派画家高更。作为一名股票经纪人,早年的高更家庭美满,事业也是如日中天。可就是这样一个世俗的成功者,到了中年人生之路陡然一转,决绝地告别自己的事业、家庭,所有的一切,全职绘画,55岁死于大溪地塔西提岛。

而文学总是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除了高更所经历的这些,毛姆赋予了斯特里克兰德更加鲜明饱满且更富争议的人格。

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界的要求极低。物质足够活下去就可以,泄欲只是为了克服情欲对创作沼泽式的阻碍。

他毫无羞耻心和道德感,对现实社会没有是非观念。责任、家庭、世俗的认可,这些现代社会所衍生的价值观,被他远远的抛在身后,弃之如敝履。

他说情欲是健康而正常的,爱情则是病态的,在他的眼中,女人仅仅是泄欲的工具。而为此他不惜破坏别人的家庭,厌倦之后再一次付之一炬。

他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不在乎作品的成功或者失败,不在乎诋毁或者赞誉,热爱绘画,只是血液和灵魂里一种井然有序的愿望,这种灵魂的本能像是“溺水的挣扎”。

他出身于现代文明,却一心想要脱离文明和社会的束缚,奔赴原始而充满野性的异域。终于在塔西提岛,他找到了茂密的丛林、慷慨的大自然、永远蔚蓝的天空、纯粹的生活和自由的空气。

就这样,我们失去了对他所有举止的评判能力,因为他所做的一切已经颠覆了我们耳濡目染、或欣然或被迫接受的价值观。

这难免会让人陷入沉思:我们夜以继日孜孜不倦所创造的现代文明,我们奉若神明的道德法律和意识形态,给予我们的,究竟是愉悦更多还是窘迫更多,是自由更多还是禁锢更多。

大多数人所成为的,并非是他们想成为的人,而是不得不成为的人。

人们在现代文明的秩序下整饬有条的生活着,以现代文明的价值观度量着世间万物,也度量着自己。

人们理所当然地接受着社会贴给每个人的标签,也潜移默化地臣服于这个标签对肉身和灵魂的驱使。

我曾无数次为斯特里克兰德的行径所不齿,可又有几个人能牺牲肉身的安逸和社会的认可去换取灵魂的宁静,又有几个人能丢下刚刚捡起的六便士去苦苦追月呢?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蔡崇达在《皮囊》里写过的一句话,大概意思是:我们的灵魂本该轻盈,却被肉体和各种污浊的欲望困住。

人活着,需要六便士,也需要月亮。而追求月亮本该轻盈而纯粹,只不过我们中的大多数,是被六便士困住了罢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亮和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和六便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