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字 红字 7.8分

宗教规约与救赎

梦忆
2018-03-30 看过
正如文中序言所说,霍桑对宗教的摇摆不定,而《红字》一书中传达出的正是对宗教规约与救赎的游移不定。
宗教规约。亚瑟·丁梅斯代尔是一个无与伦比的牧师,他虔诚地以善意之心向群众布道,对芸芸众生的温暖的纯洁的爱,他是最接近上帝的人。然而在事件发生之后,他生活在恐惧之中,精神接近崩溃。他受宗教的规约,他胆小懦弱,羞于承认自己所做的事情,于是怀着赎罪的心态,在黑黢黢的小屋子里,用血鞭抽打着自己,绝食惩罚自己,以求得上帝的原谅。然而在普林请求他出逃之后,他因为兴奋而涌现出的那一系列冲动诱惑着他,甚至动摇了他一直虔诚的信仰,他竟想一吐为快对圣餐的不敬之言,想跟水手对骂几句脏话讲几个粗俗的笑话……在某个短暂的时刻他的脑中不再有圣经中的文句与教诲,他想反抗宗教的压力,然而却归于失败。普林也试图挣脱红字的束缚,在幽暗的森林当中,她取下红字上的别针,扔进水中时,她的精神摆脱了耻辱和痛苦的重压,感受到了自由,重获了美丽。然而珍珠被迫让她重新戴起了红字,耻辱再一次扑面而来,终究没有逃过宗教自囚之笼。
宗教救赎。普林戴着红字,在极其艰难痛苦的日子里,也极尽全力帮助那些穷苦之人,并不吝啬自身的善意,始终以勤劳和善良存活,于是“A”渐渐地具有了天使的意义。宗教对普林的规约,使得普林始终以赎罪的心态来完成自己的生活。规约与救赎融而为一。珍珠就是恶魔之子还是天父的孩子,她一方面及其美丽、风姿绰约,追求快乐与自由,否定上帝,在世俗中努力使自己免受欺凌,也保护着她的母亲;一方面又不断地提醒着母亲不可忘记自身的罪恶,不断询问红字的真正含义以及牧师用手捂胸口的原因。珍珠近似矛盾的行为,是宗教的规约与救赎的同一,宗教一方面以上帝的眼光,审视着自身的罪恶,以不断提醒你自身的罪恶达到自我救赎的目的,一方面拯救你免受世俗的侵害。所以在普林和牧师准备出逃时,珍珠才会表现出反常,直到母亲重新把十字戴上。
其实,社会是需要宗教的自我规约的,在上帝的目视下,才能经受精神和心灵的拷问与洗礼;但是宗教的自我囚禁,如血鞭抽打肉体,就显得近乎残忍了。所以“真诚,真诚,真诚吧”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红字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