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年纪事 凶年纪事 8.2分

借由《二手时间》,重新认识《凶年纪事》

nani
2018-03-30 15:40:34

阿列克谢耶维奇《二手时间》的译者吕宁思在《后记》中写道: 「诺贝尔奖委员会对阿列克谢耶维奇的颁奖词称:“她以【复调式写作】,为我们时代的苦难和勇气树立了丰碑。”这既肯定了她在【文学手法上的创新】,也赞扬了她作品内容的历史价值。从写作风格上看,她的复调特点是多种第一人称交叉(包括作者本人、被专访的主人公和群体采访的各类人物),多种语境的交叉(回忆、描述、片语、意识流)和多种环境和时间的交叉。从仿佛是无标题复调音乐和重叠的合唱中,迸发出忏悔式的独白。」 吕宁思所言大体无错,阿列克谢耶维奇多种著作中表现的均是,重大历史事件下,作为亲历者的一个个人如何看待:切尔诺贝利核灾、苏联入侵阿富汗、苏联解体等等。不同的人提供了自己的独有视角,而所有这些个体叙述汇聚到一起集结在一本书中,就好象是首复调音乐。 简单讲,假设时代背景、历史事件就是复调的主题,则每一个人都相当于一条旋律线,是对主题的变奏、发展,所有旋律线交融在一起,形成对时代、事件的共振,就是复调式写作。 过去曾用四面楚歌去谈我家巴神The Art of Fugue:“就像項羽被圍垓下,四面八方傳來的楚歌,有快有慢,有各地口音,有加字減字,有先唱的有後來加入

...
显示全文

阿列克谢耶维奇《二手时间》的译者吕宁思在《后记》中写道: 「诺贝尔奖委员会对阿列克谢耶维奇的颁奖词称:“她以【复调式写作】,为我们时代的苦难和勇气树立了丰碑。”这既肯定了她在【文学手法上的创新】,也赞扬了她作品内容的历史价值。从写作风格上看,她的复调特点是多种第一人称交叉(包括作者本人、被专访的主人公和群体采访的各类人物),多种语境的交叉(回忆、描述、片语、意识流)和多种环境和时间的交叉。从仿佛是无标题复调音乐和重叠的合唱中,迸发出忏悔式的独白。」 吕宁思所言大体无错,阿列克谢耶维奇多种著作中表现的均是,重大历史事件下,作为亲历者的一个个人如何看待:切尔诺贝利核灾、苏联入侵阿富汗、苏联解体等等。不同的人提供了自己的独有视角,而所有这些个体叙述汇聚到一起集结在一本书中,就好象是首复调音乐。 简单讲,假设时代背景、历史事件就是复调的主题,则每一个人都相当于一条旋律线,是对主题的变奏、发展,所有旋律线交融在一起,形成对时代、事件的共振,就是复调式写作。 过去曾用四面楚歌去谈我家巴神The Art of Fugue:“就像項羽被圍垓下,四面八方傳來的楚歌,有快有慢,有各地口音,有加字減字,有先唱的有後來加入的……”。(我表达能力太差,Aaron Copland的What to Listen For in Music中的图更直观,方便理解。见图1、2)

1

2

但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问题,阿列克谢耶维奇作品里每位个体的叙述,并不是图1、2中所展现的结构,而是线式排列: 【故事1→故事2→故事3→故事4……】 这根本就不是纯粹音乐意义上的复调织体。而文学较之音乐的局限性恰恰就在这里,复调音乐可以让听众在同一时间内听到数条旋律线;但读者根本没可能在同一时间看几个故事。 想到这里时,我忽然一闪念,瞬间理解库切J.M.Coetzee《凶年纪事》内文的排列格式究竟意味着什么,这不恰恰就是在模仿真正音乐上的复调织体吗? 《凶年纪事》以作家C先生发表的各种文章,作为本书各个章节。最开始,在每篇文章的一道横线之下是作者日常生活、经历遭遇、所思所想(见图3)。但是到了【第一编 危言:05.论恐怖主义】末尾,出现了C先生的打字员安雅的心理活动。在接下来的【第一编 危言:06.论制导系统】,排列结构就变成了(见图4): 【论制导系统】 【C先生日常生活、经历遭遇、所思所想】 【安雅内心戏】 此3段体,直到全书完结,这明显是三声部赋格。请注意:图4与图1、2的相似处。

3

4

当时,我仅仅意识到库切之所以采用这种结构,为的是要表现杂文后面的作者究竟是个什么人。他的生活如何影响其对世界的看法,以及在写作中又是如何表现的。由2段体→3段式的行文,各个部分都相互关联、相互影响,结构严密。过去,我也根本没明白库切为何在该书结尾处【第二编 随扎:23. 巴赫】中写下这种话: 「为什么我要对巴赫,只是对巴赫来这样一番热切的表白?……对于我,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是什么人?如果要赋予他某个名义,我会选择他作为父亲——如果要我从所有活着和死去的人里边选择一个人作为父亲的话,一个人能允许让别人指定为自己的父亲吗?我真的是在悲苦的意义上将他视为自己的精神之父?我想至少要让他唇间浮现第一丝淡淡的微笑——以此能弥补什么呢?因为在我这个时代,我是那种忤逆之子?」(见图5、6) 当初我会打趣道“怎么有这么多人喜欢满世界认爹呀?我的巴神,你库切却认了爹,您老是神之子吗?那我是谁?别逗了~” 天呀,我直到3年后,看了《二手时间》才明白《凶年纪事》中,库切为什么要这样写~他恐怕就是用《凶年纪事》去再现复调织体,并且向我家巴神致敬;而【第二编 随扎:23. 巴赫】估计就是种提示。 私以为这个理解挺靠谱。那么回到开始,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从意义、内涵上讲的确是复调,但从行文结构上看算不上。而吕宁思所言“她在【文学手法上的创新】”,恐怕库切走得更超前一点吧~

5

6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凶年纪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凶年纪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