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火蟲 螢火蟲 7.9分

燃烧吧~庸常~

手拿破仑
2018-03-30 15:17:19

对于我这个读者来说,有时读村上春树的长篇太腻,也需要读点短篇调剂调剂。他喜欢写小说,我喜欢读小说,好像也很搭的。本周读的短篇小说集《萤火虫》,也是台译本,不知为何换了译者。刚瞅瞅了书架,还有两本台译本也不是主要译者赖明珠翻译的,《电视人》和《面包店再袭击》是一位叫张致斌的译者。

说回《萤火虫》的译者李友中,网上哪里都查不到他的资料,我还是在书皮反面的一小块地方找到了一点信息,他毕业于医学院,应该是一位医生吧,怎么就译了这么一本书呢?我猜测,他懂日语(那是当然),阅读了这本集子的原著,非常喜欢,所以自行翻译了,拿到台湾有全部版权的时报出版社,编辑看了觉得译的很好,就出版了。因为译者是医生不靠翻译为生(因为再也找不到一本他译的书了),所以纯粹是因为喜爱。这样的译本在职业翻译的译本世界里越发显得珍贵。这都是我的猜测,只是书皮上一小块信息的联想而已,但我正是怀着这种心情开始读这本书的,所以阅读的时候也很开心。

李友中说:村上春树的语言极其日常而琐碎,但我设法以职业上的方式,诠释村上有如自闭患者般的孤独语言。在看似平凡的叙述中,村上总是设法呈现一种永远无法解决的困境、悲哀的
...
显示全文

对于我这个读者来说,有时读村上春树的长篇太腻,也需要读点短篇调剂调剂。他喜欢写小说,我喜欢读小说,好像也很搭的。本周读的短篇小说集《萤火虫》,也是台译本,不知为何换了译者。刚瞅瞅了书架,还有两本台译本也不是主要译者赖明珠翻译的,《电视人》和《面包店再袭击》是一位叫张致斌的译者。

说回《萤火虫》的译者李友中,网上哪里都查不到他的资料,我还是在书皮反面的一小块地方找到了一点信息,他毕业于医学院,应该是一位医生吧,怎么就译了这么一本书呢?我猜测,他懂日语(那是当然),阅读了这本集子的原著,非常喜欢,所以自行翻译了,拿到台湾有全部版权的时报出版社,编辑看了觉得译的很好,就出版了。因为译者是医生不靠翻译为生(因为再也找不到一本他译的书了),所以纯粹是因为喜爱。这样的译本在职业翻译的译本世界里越发显得珍贵。这都是我的猜测,只是书皮上一小块信息的联想而已,但我正是怀着这种心情开始读这本书的,所以阅读的时候也很开心。

李友中说:村上春树的语言极其日常而琐碎,但我设法以职业上的方式,诠释村上有如自闭患者般的孤独语言。在看似平凡的叙述中,村上总是设法呈现一种永远无法解决的困境、悲哀的生活方式、平凡生活里最沉重的面向,异样的心之扭曲。所以我选择如此译法,译出一种被飓风扫过的海滩,干干净净的沙滩令人舒一口气的感觉。

村上在后记中说:短篇写作,会感到有说不完的事,只好改长篇来写。就比如这个集子的第一篇《萤火虫》就是后来的《挪威的森林》。这篇小说里的那个女孩就是直子,书的故事到直子离开留下一封信说要去疗养院就结束了。而《挪》讲了后来的故事,去了疗养院的直子和新出现的绿子。

《烧掉柴房》这篇读完做了噩梦,其实当时也没想太多。恰好就在读完的第二天就看见,有韩国导演李沧东把这篇小说改编成了电影短片(由刘亚仁,全钟淑、斯蒂文·元主演)的消息。这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也是恰好看见了荞麦的解读,原来是一篇细思极恐的悬疑故事。我当时真的没想多,但是读完心里怪怪的。

“我”三十多岁已婚,和一位二十多岁的女孩有着点不伦的奇妙关系。女孩演着默剧,同时兼职模特,没什么钱,偶尔和一些男人睡觉,但也不是被包养的关系。女孩要去非洲旅行,“我”负责联络安排,送机,在女孩回国的时候去接机。女孩带回来一位高富帅男友,开跑车做贸易。“我”和他们二人成了奇怪的朋友。妻子不在家的一天,女孩和他的多金男友来家里做客,三人喝了很多酒,女孩有点困,到楼上睡觉,“我”和她的男友开始吸食大麻,正HIGH的时候,男友和我道出了一个秘密:他喜欢烧掉没人在意的柴房,每隔一段时间就做一次,并告知近期就有计划,并且这个仓房离“我”很近。

“我”买了地图把自家附近的柴房全部标了出来,每天跑步,巡视一遍,可是真的没有被烧掉的柴房。一次偶遇,“我”再次碰到了女孩的男友,好奇的问他“烧掉了吗?”,他告知已经烧掉了,干干净净。随之女孩也在人间蒸发。

第三晚,读完《跳舞的小矮人》,又做了噩梦。一觉醒来,家里居然停了水。我匆匆忙忙的奔赴到公司,公司竟然也停水。我一边干嚼饼干,一边回想昨晚读的故事。“我”有着一份奇怪的工作,在制造大象。通过把大象切成五份,再利用其中的五分之一+工厂制造的五分之四,制造出谁也辨认不出来的真的大象输送到森林里。我一晚做了梦,梦里出现的跳舞的小矮人说出了奇怪的寓言。“我”目前在象耳部工作,爱上了象足部工作的女孩,女孩是冷面美女,追求者众多,却不为任何人所动。我为了得到女孩和小矮人做了一笔交易。有着奇异跳舞能力的小矮人进入我的身体,我借助他的能力,用舞姿吸引女孩,全程不说一句话就能得到女孩的身体,如果食言,小矮人将住在我的身体里。一切都照着“我”的计划安排,但直到“我”亲吻女孩的时候,女孩鼻孔了涌出了蛆虫,嘴巴也变成腐肉,总之惊悚又恶心。我忍住没说话,女孩又变回了绝世美女,应该是邪恶矮人的幻术。但是我最后还是走上了矮人的寓言之路。

第四晚《随盲柳入眠的女人》。这篇也有幕后故事呢。这篇曾是村上先生在1995年神户地震之后因为慈善目的,在元町的会馆和芦屋大学分别举行了两场朗读会的朗读小说。因为第一场读的时间太长了(有80多页),当晚重新改编销减了二十页的长度。这是一个故事套故事的故事。“我”从东京辞职回到老家,因为没什么事,被姑妈委托,带着表弟去看耳疾,在等待表弟被诊断的同时,我在医院的食堂里陷入回忆想起多年前我与友人来探望友人女友的事情,那时的那个女孩讲述了一个盲柳和睡女的故事。

“盲柳是什么?”
“某一种柳树,粘到盲柳花粉的小蝇飞进耳朵里,让女孩睡着。”
“盲柳外表很小,根部确是不可思议的深。其实到达某种年龄后,盲柳就放弃往上生长,改为往下延伸。不停吸收地低的暗黑为养分”
为了寻访被盲柳催眠的女人,一个年轻男子攀上山丘......他努力拨开茂盛的盲柳,往上攀爬。盲柳蔓延茂盛,年轻男子是第一个爬上山丘的人。他将帽檐压得低低的,一手挥赶小蝇,蹒跚爬上斜坡的顶端......结果呢?辛苦爬上小屋后,才发现女人的身体早被小蝇吃完了?
“某种意义而言,是的。”

第五晚,《三个关于德国的幻想》,很平静。三个超现实的小故事有点短。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螢火蟲的更多书评

推荐螢火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