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青春——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白色的眼睛
2018-03-30 看过
以读者的眼光看台湾“成人童话”的变化——于晴小说的突破与回归
【摘要】言情小说,被认为是成年人的童话。作为台湾言情界的开山鼻祖,虽然琼瑶的影响一直持续至今,但追求纯情、爱情至上的时代似乎已经过去。大众在寻找一种与现代生活更紧密相连的“成人童话”,来满足当今男女共同承担社会责任后的情感幻想。此时摆脱苦情的“冰激凌文学”走俏文坛,以席绢为代表的新生代台湾言情小说一改女性在爱情中柔弱且被动的形象,把女性欲望置为主体瓜分台湾言情市场。然而,以清新明快见长的冰激凌文学发展逐渐遇到瓶颈,已不能满足愈发成熟的读者阅读成人童话的心理期待。此时于晴突破冰激凌文学风格和叙事模式,保留男女在爱情中的平等地位,同时以传统女性的优秀品质为核心塑造人物打动读者,体现了塑造女性形象上价值观的回归。为现代人对女性定位的迷茫做出解答,从而获得广泛欢迎。本文将从读者的眼光,分析于晴小说对台湾“成人童话”的突破与回归。
【关键词】读者;琼瑶;言情小说;冰激凌文学;于晴;突破,回归
研究过言情小说后,有人得出这样的结论——言情小说是献给成年人的童话。经常想起《小王子》作者在多年前感叹的那句话,“所有的大人都曾经是个孩子,可惜,只有很少的一些大人记得这一点了。”然而,正是这本献给孩子们的童话,在多年以后拥有的读者中的成人数量却远远超过孩子。这或许启示我们,每个人人都需要童话,不同的或许是,孩子需要的是一个提供“经验”的文本,而大人则需要一个理想的“梦之乡”,在这里可以避开现实生活中的繁琐与种种不愉快,重新获得快乐的源泉。而言情小说,作为大众文本之一,正是为满足读者的这种期待视野的存在。它以理想化倾向为支撑,为人们构建出一个童话般的成年人世界,让读者在对这个世界的解读中,把已有的爱情经验或体会代入,获得精心安排的情感体验,从而满足了大众对爱情的渴望。言情小说通过对塑造理想化的人物形象和构建理想化的情感体验,完成对成人童话的构建。
成人,比起儿童不同的是,他们更加理性和现实。在要他们获得更深的情感体验,就应该把童话加上现实的外壳,来讲述一场更加真实的故事。期待视野下的身份认同心理,让他们不大能够相信与自己相差甚远的情感故事,王子与公主的结合早已不能满足他们对客观现实的憧憬。因为只有在书中男女主角与读者息息相关时,才能让读者消灭距离感,认为那动人的人物、感人的情节正是自身生活的比喻,从而在身份认同时获得满足。但童话的任务却并不曾被搁浅,毕竟大众阅读大众文本更是为了愉悦性的需要,通过阅读言情小说中感人至深的情感体验,大众不自觉地将之代入自我生活而获得一种补偿心理,就好想亲身体验了一把言情小说主人公之间的动人爱情一样。
走红于20世纪80年代并一直影响至今的琼瑶小说,正是对成人童话的一次成功解读。
(一)“六出冰花降九霄,街前街后尽琼瑶”
以处女作《窗外》一举成名的台湾作家琼瑶创作的“琼瑶体”言情小说,在上世纪80年代,一经传入,立刻掀起一股“琼瑶热”。大陆80年代以前一直没有纯粹的言情小说,而以“纯情”闻名的琼瑶作品,恰好把爱情当作作品的唯一主题、主线、主干,不涉及社会、政治大事,且虽言情,用笔典雅含蓄不涉及色情,正吻合刚解禁的大陆读者的阅读心理需求。琼瑶小说走红可谓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琼瑶小说的受众往往很快就能认同琼瑶笔下的女主角的形象,因为琼瑶笔下的这些形象很符合中国传统文化对女性的审美要求:美丽纤弱,善良柔婉。比如成名作《窗外》里的少女姜雁容,美丽、敏感而忧伤,带着坚韧的对爱的执着和追求,就基本可以看作是典型的琼瑶小说女主角。而其言情小说的典型叙事特征,则体现为以爱情为终极追求。尽管琼瑶的小说也曾显示对某些社会问题的关注,比如在《失火的天堂》中,展现出“始乱终弃的不仅仅是肉体,精神上的始乱终弃更可怕”的深度思考,试图讨论一种更为深广的社会意义,但是总体来说琼瑶小说还是指向“爱情至上”的真谛。男女主角的爱情之外的社交有限,甚至贫乏,有些时候甚至有遁世的痕迹,如《窗外》康南在面对重重爱情考验的时候,就幻想和姜雁容远离尘世,远走他方。这样处理,读者就能更集中注意于作者编织的二人世界,种种可能影响其美丽和完整的障碍,金钱物质的考量、大社会背景的冲击,被作者隐藏起来,从而使读者忽略对外界条件的关注,专心致志于作者所编织的二人世界中。爱情,因而被推上了至高无上的地位,似乎两人世界中,仅爱情足矣。
对此前未曾接触言情小说的大陆读者来说,琼瑶小说所追求的爱情至真至美,高于一切的理念,是一种全新的震动人心的爱情宣言。为爱付出、不顾一切的理想甚至成为许多人的爱情方圆。出于身份认同,当时的读者也多把琼瑶爱情中的主人公作为自己择偶的衡量标准,女性柔婉可人,纤弱美丽;男性则温文尔雅、风度翩翩。这就是琼瑶的言情小说对当时的读者造成的巨大影响。当时大陆言情界景象正能套用《咏雪》这句诗“六出冰花降九霄,街前街后尽琼瑶”,白茫茫一片都是琼瑶的小说了。
然而读者也在逐渐成长。经过近十年的“琼瑶热”,人们逐渐冷静下来,重新审视这一时期的爱情童话。发现琼瑶小说的女主角几乎都是传统意义上的佳人,她们纯洁善良、忍辱负重,不论在情路还是人生路上,都柔弱被动地承受命运加诸在身上的一切苦难。随着女性逐渐承担起社会责任,女性呼唤在情感上与男人地位平等,而不做只能等待爱情和命运的垂怜的被动者。琼瑶小说中的女性形象遭到女性主义者的质疑和批评为:延续男权话语的产物。同时,随市场化大潮的侵袭,人们也逐渐现实和功利,爱情不能代替面包。那种一切以爱至上、为爱奋不顾身的纯真情怀终究只能是少年春梦。于是,琼瑶小说女主角爱情中总处于柔弱被动地位和爱情至上的模式化叙事模式慢慢淡出人们的期待视野,“琼瑶热”开始降温。而这时,一种新模式的言情小说走入了人们视线,这就是由席绢为代表的新生代言情小说家所演绎的——“冰激凌”文学。
(二)艰难苦恨昨日风,尽掌一切在手中
随着市场经济逐渐发展,爱情变得逐渐实惠起来。为了成就生活的比喻,言情小说中的女主角还来不及表现像琼瑶小说中的典雅与优雅,就不得不随着社会的潮流像男人一样独立起来为生活而奋斗。正像是要给予女性主义者回应,号称“席卷台湾的”新生代言情小说家席绢,不但让女性在她笔下在事业上傲然独立,而且还赋予了她们成为了爱情中绝对的掌控者角色的能力。以成名作《交错时光的爱恋》为例,书中女主角杨意柳本是现代女警一名,却误打误撞穿越到宋朝前身苏幻儿身上,与宋朝人石无忌相处而渐生情愫。苏幻儿集美貌、聪慧、勇敢于一身,在古代施展现代女子独立、坚强的品性,使石无忌为之吸引而最终被爱情俘虏。这就是琼瑶小说的创新之处。小说中,女子不再是依附于男人的菟丝花,她们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目标,也有自保的能力,爱情不再是生命中的唯一。
席绢笔下的男主角总是力求集财富、帅气、才华一身,而再难缠的男主角在小说结尾都会成为女主角的俘虏。席绢笔下的女性则在爱情的战斗中逐渐成长,并最终通过爱情获得自我肯定。女性虽然也在奋斗,但不会指责男女地位的不公,而是学会运用自身优势来争取自己所要。男性在席绢的笔下便成为了被征服的对象,女性的主体欲望被置为主体考量,建构了言情小说的一种新的叙事模式,从而使女性主义读者的心理需求得到了极大满足。如在《交错时光的爱恋》中,男性的容貌和身体首次被作为书写对象而被描述,颠覆了以琼瑶为代表的传统小说中看与被看的模式,男性话语权遭到挑战,女性的主体权得到格外突出。
以席绢为代表的新生代言情小说家,摸准时代脉搏,应和市场对女性定位的新的心理需求,为女性在言情小说中发掘新的角色定位,造成新一轮台湾小说的流行风潮。和琼瑶的小说相比,女性征服男性并成为爱情的主导者是最明显的突破,并因此而导致的叙事模式的突破,同成为席绢小说的不同于前人的创新之处和受追捧的原因。在琼瑶的小说中,尽管极力描绘爱情的浪漫和典雅,却仍难摆脱现实的苦涩,年龄、辈分、舆论,都成为男女主角爱情的极大阻力。如《窗外》倔强的母亲和对于师生恋不齿的种种社会压力。而席绢的小说中则多看不到这些沉重的负担,《潇洒出阁》中的父母甚至努力鼓励女儿寻找生命中的春天。席绢笔下主角面对的主要挑战,多是来自于爱情的第三者。但这些第三者却又全都难成气候,因为席绢笔下的男女主角都有足够的能力抵抗第三者的破坏,使爱情轻松地延续下去。因此有人评价席绢的小说表面上是应和现实,实际上却是五彩缤纷的浪花高潮迭起,一切其实都好像掌握在男女主角手里。主角的能力足以摧毁一切障碍,或说那些障碍或许就是为了显示男女主角的能力而设置的。难怪有人把琼瑶的爱情故事比喻成甜中带苦的奶精,而把席绢的小说成为青春大派送的美味“冰激凌”了。在席绢的爱情构建中,当真是艰难苦昨日风,尽掌一切在手中啊。
但冰激凌小说仍难以摆脱琼瑶小说中人物的模式化问题。尽管席绢一直在求新求变,但席家女生常常可归纳为两种面貌。套一句评论:“一种是搞怪丫头,聪明刁钻、天真可爱;一种是倔强女子,淡定自主、荣辱不惊。她们是繁华世俗中的逆流,用心地维持一种超脱:‘一双冷眼看世人,满腔热血酬知己’。” 他们拥有的共同特点,就是都能掌握自我的命运。这在给读者带来爱情期待的同时,却也为他们带来身份认同的困境,疑惑真正的爱情是否真是如此轻松的。同时,在席绢小说里,女性的地位固然受到了应有的重视,然而,横亘在现实中的问题是,现代社会中我们越来越难回答该怎样做女人,也很难清楚表明女性在两性关系中该如何表现。满足一时快乐的冰激凌言情小说难以解答读者心中的这层困惑。
于是,当年被喻为台湾言情小说界“四小花旦”之一的于晴开始寻求新的突破,试图给予读者对于这一疑惑的解答。
(三)一生一代一双人,情到深处无怨尤
读者疑问的发展,读者的继续成长,都让冰激凌小说的发展逐渐走向瓶颈期。以冰激凌小说发家的席绢,近年来已多次被读者评价为陷入瓶颈尴尬。早年作品令人惊艳的光环逐渐褪色,因为那些在青春期看言情小说走来的读者如今已然长大成熟,仅仅能博大家一笑的以青春活力为资本的小说自然不能长久地保持不灭灯光。在小说中高唱女子地位超然的赞歌,却终是和现实隔着一层距离。在女权主义尘嚣甚上的今天,读者难以通过阅读这样的小说回答该怎样做女人、在两性关系中女人该如何表现这类的问题。毕竟,像席绢冰激凌小说中那样才貌双全、能力超群的女子在普通生活中毕竟难觅原形。大多数读者因此产生身份代入的困难,和文本产生距离,只能把它当做姑且一笑的消遣,至于文中所提到的女人新的身份定位,也因为不能引起大众的共鸣而渐被忽视,大多被看为是单纯的自我安慰。席绢也在不断尝试创新,无奈她一直赋予笔下女主角身上那种超然、骄傲、誓言征服男子的内在性格,一时难以有所突破,近期的作品虽然仍能保有广泛读者,但明显已远不如当初《抢来的新娘》、《交错时光的爱恋》出现时那样令人惊艳、好评如潮。这显然是因为读者的审美趣味已有所改变,而冰激凌言情作品已达饱和,为了适应读者需要,定然需要寻求转型。
而于晴,则是近年来在台湾言情界转型蜕变最为成功的一例。从冰激凌文学到现今独具一格的“于氏”系列,于晴的作品,不温不火,不紧不慢,却始终保持一个较为稳定的读者群。读者对她的评价也越来越高,现今成为最受欢迎的台湾作言情作家之一。于晴的小说,主要追求这样几个方面的突破和求新,才取得了如此华丽的成绩。
1. 关于主角类型的突破
在琼瑶和席绢的小说中,总会发现两人笔下的主人公像是带着某种公式,为了情节的展开方便,主角甚至不得已充当了具有道具性质的东西。比如琼瑶小说中,很难区分出这些情节究竟归为女主角在承担命运的考验好,还是女主角为完成这些情节,从而传达作家的爱情理念而不得不存在好。于晴早期作品,如《亲亲我的爱》,《红苹果之恋》里面的男女主角,尚具有一种模式化类型化的倾向。而在于晴的后期小说的探究中,人物的塑造变得重要起来,人物不再是为展开情节而服务的工具,相反的,他们开始拥有自己鲜明真实的个性,让我们觉得那些事情就是凭这些个人物的个性能够做得出来的,再一次体现情节为塑造人物服务这一本该坚持的小说创作理念。于是,于晴笔下的人物越来越有血有肉,丰满立体,我们发现很难再用简单的一两个词汇来概括形容完整他们的个性,评价他们就像在评价我们现实生活中的人那样绝非易事。我们只能大致说出这个人物性格中最为突出的部分,却不敢称能用这个词汇形容全面。如于晴小说《是非分不清》中女扮男装为官的女主角阮冬故,有一颗为民请命、广济天下苍生的赤诚之心,该说她的性格首先是正直而尽责的。在她与人相处时,又流露出一种豪气干云的意气来,似乎天下没有什么事能停下她为民谋福利的脚步;然而私下在她的义兄面前,却又时常流露出一种受宠女孩的娇憨来,惹人怜惜。在我们面前的,已完全不是当初冰激凌小说中单薄的角色可比,他们变得丰满而可触,就好像是我们生活中普通人一样。正因在她的小说中,我们时常能找到神似我们生活中普通人的角色,故常使我们获得一种异常强烈的身份认同感,从而再一次找到言情小说的代入感。在这种代入感中,就更能体会作者想传达给我们的情感理念。我们因此感到,我们与言情小说的距离被又一次被拉近了。不再是爱情是一切的豪气宣言使人妄图靠近,不再是主角优秀完美而成为聚光体,我们首次因为这些角色的普通而产生亲近之感。
于晴转型后的小说里,女主角的类型被进一步扩充。她笔下的姐妹是个众生像:聪慧与迷糊,温柔与倔强,合群与孤僻。有几个字送她们:平凡而真实。她们是滚滚红尘中的一粟,她们适应环境,坦然面对爱情,或许不如琼瑶小说里典雅优美,或许没有席绢小说中那样完美无缺,但做的却始终是自己。 于晴更偏爱于刻画那些具有善良特质的女性形象。比如《是非分不清》里的为民请命阮冬故,《春香说》里精明市井气却仍良善相信美好的李今朝,《就是皇后》里屡遭利用却仍然心怀的徐达,《阎王且留人》里被家人嫌弃却依旧心底柔软的祝十五,都是这样的角色。我们发现,她们不再是那种集美貌才情于一身的懂得凭借自己能力征服男人的女王,而成为懂得在遇到困难时会从另一半那里汲取温暖的、获取帮助的女子。只是无论另一半出现前后,她们都有足够的能力能够独立就是了。他们的另一半,是与她们相依相伴的伴侣,可以与她们相互扶持、给予她们照顾,只是不能也不会成为她们生命中唯一追逐的目标罢了。因为于晴追求他们在爱情上相互平等。从这里我们知道,于晴小说的女主角既突破了琼瑶时期小说菟丝花的把爱情当做生活唯一重心的形象——于晴笔下的女主角本都拥有各自生活的轨迹,也突破了极符女性主义审美趣味的,有足够的能力征服男性、成为爱情赢家的冰激凌小说女王模式,创造一种既让女主角独立拥有自己的生活轨迹,又不妨从爱情中汲取温暖和扶持的新的女性形象。而她笔下的女性形象,之所以让人觉得可亲,正是因为她们多数又回归了中国传统文化对女性的审美标准,善良、坚韧、为所爱忠贞不二。
《就是皇后》是于晴新近创作的一部架空古代的小说。女主人公徐达生在讲究建功立业的国家西玄,但是却在五岁时被算命先生断为“平顺温良”,从此注定了在赫赫徐家难以立足的孤独凄凉。只是,她心中有执着的生命的热忱,极力在自己生命中创造和保护生命中的曙光,她会为御赐的凤凰跑傻笑不已,尽管那只有一尺长而已;会为自己的姻缘默默编织同心结;她会为朋友的孩子饮下毒酒,七窍流血,只为从此与之共命。。。这样一个女子,只要别人对她一分好,她便会百倍奉还。只是因为一次,被大魏质子李容治得知她可保身边之人一生平顺的命盘时,决定将她带在身边以保登基大业一路畅通。一路上,他计算着付出的代价,计算着徐达的回报的真心,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只为登上已经定好的人生之路——登上皇位。然而,徐达就这样看着他的利用,却最终还是失了心。她想着像李容治这般的人物竟愿选上她西玄徐达,心中便生出对他的感激,于是九重宫外陪他诛九族、夺皇位;坐稳皇位,为他分担一半沉重的政务;不论何时,只要他想找她,便可以在身后看见她。。。这般付出地毫无保留,只因为她喜欢上了这个心中充满算计、表面却如天上月光一般美好干净的男子。虽然男子说过“这一世,我只能把你排到天下之后”,“这一世。。。陪我走到最后。。。这一世,算是我欠你。。。” 这一世,徐达爱得委屈,爱得隐忍,但是,明知被利用,明知不能得他全部心意,仍然不愿放弃,坚强地与之携手,最终,得到这位本谁也不愿相信的皇帝的肺腑之言:“徐达...我心里是有你的...我只信你的...”这份善良坚韧是他的幸,她的不幸。
小说中的徐达,显然不是纤纤细弱的菟丝花,她可以为守护她的另一半持刀杀出血路,可以为另一半治理天下无怨无悔,只因认为爱情是付出的同义词。但同时,她也不是如何都不倒下的女强人,于晴显示了她身上了传统女性的优秀品质,坚韧、温良,但是她在受伤时也会倒下寻求另一半的支持和呵护。在女权主义尘嚣甚上的今天,于晴大胆回归中国传统对女性的审美要求,足见她对于女性的在新时期的定位具有独到的思考。现代社会中女性尽管独立,尽管有能力自己保全自己,但同时又不妨撷取传统女性形象的美好部分,既能坚强似水,也不妨柔弱似水,这不是对女性地位的贬损,而是以一种更为实用的、坦诚态度面对当今女性社会定位问题提出的自己的见解。
配合对于女性主角这种定位的突破性见解,于晴小说的言情叙事模式也在发生转变。
2.关于叙事模式的突破
于晴笔下,一个很重要的爱情理念就是,爱情是平等的。爱情中的男女,没有谁长处强势,没有谁长处弱势,爱是两个人的共同付出,不因为性别有异而有逃避借口。这从创作的女主角形象即可看出,女子如水者,既可柔弱,为另一半心灵安栖之所;又能遇强则强,为另一半提供避风港口。所以她笔下,常常有男女主角互相观察的视角,这既吸取了席绢小说对于女性掌握话语权的开创,又平衡了男子的话语权,让读者在她营造的爱情的天地里,领略爱情中男女平等的快乐。于晴的小说中,很难让人找到哪一方单纯是被付出的那一方,在她的爱情童话里,不必等待看到一个人被不断付出的可能性,双方共同努力的爱情,往往让读者更受打动。
《春香说》里的女主角李今朝,圆滑聪明带些市井气,却又极重义气,对家庭有着强烈,年幼失怙,一个偶然的机会被江湖上的记史名家云家庄收养,开始了她闯荡江湖的人生。由于脑袋聪明,办事灵活,她被任命为云家庄暗地里的第三个主子,主管云家庄的开支和生计。她喜欢上云家庄专管记史、高贵优雅、遇春则香的春香公子傅临春,当众表白却遭拒绝。春香公子为断她此念,认她做义妹,她竟当下立下毒誓,若今后再纠缠春香公子便遭天打雷劈,以后虽绝口不提表白一事,却害怕打雷。但当得知春香公子身中血鹰之毒,她毫不犹豫地以身试毒供研发解药,却不让春香公子知道。起初以为,这一对不过是女子终其气力的付出,男子最终被感动的戏码,看到最后,却发现,春香公子付出的心意绝不比李今朝少。从今朝进庄开始,他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聪明随性、带些市井气的小姑娘。然而,为防止她被血鹰这个组织盯上,他故意疏远今朝,却没想到最后今朝为救他还是身中血鹰之毒,这让他后悔不已,心痛不已。“他从未想过在名为感情的棋局上,她每放一颗白子时,他必然也会接着放下一颗黑子。” “……你可知,我费了多少苦心,让你避开血鹰?”今朝才是他的麒麟草。“麒麟草能使人产生幻觉,终至发疯。这株麒麟草待在我身边愈久,将来爆发的威力愈是出乎意料,今年她才伴我第几年啊,我就差点走火入魔了。以我的本性,要走火入魔太难了。偏偏,在当下,我心想就这么入魔,是不是会好些?”
今朝和春香,在爱情面前从不问谁付出多少,只是一心一意不怕受伤地为对方考虑。他们的话也折射出于晴本人关于爱情的态度,在她眼中,爱情,是平等,是互敬,是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它是双方下的一盘棋,每落下一枚黑子,另一方必要落下一颗白子,这棋才能一路延续,天荒地老。一生一代一双人,那种爱是付出,是不问回报,拼命守护只愿那人安好的心意,或明朗热烈,或温情隐晦,却都是情到深处无怨尤。
于晴的爱情理念折射在她的爱情叙述模式上就是,你能看到男女双方在自己这一侧的天平上不断加码,只愿对方能在爱情中置于上风;不约而同想给予对方最多的,爱情的天平才能保持长久的平衡。在双方的互相怜惜、互相扶持中,爱,滋长蔓延,慢慢地在心里扎下坚实的根苗。爱情,就是那么公平的一件事,它等待着男女主角共同滋灌才能茁壮成长、天长地久。这种感情模式,突破了琼瑶女性处于被动的弱势地位、席绢冰激凌文学中女性处于控制地位的,以男女在互相理解基础上的平等对话姿态,为读者的建立新的感情观指明了新的方向。
3.对于言情小说题材的突破
更为引人注目的是,于晴的言情小说不再仅局限于爱情的两人世界。在爱情故事之外,亲情、友情、对社会问题、对人性的种种思考都彰显了动人光芒。比如于晴的《斗妻》系列,实则透露出了作者对于公务员的某种态度。
从《是非分不清》、《断指娘子》再到《斗妻》番外篇第一部、第二部,于晴把这部书写古代公务员阮冬故的故事续了又续,足见她自己对于这小说系列的喜爱。这个系列中,爱情其实只占了很少的一部分,有人甚至戏称这个系列该为《阮冬故的传》。主人公阮冬故女扮男装进入官场,是一个一心为民效力、为国请命的小官,她那正直的个性、对清廉的坚持,引起了大权臣东方非的极大兴趣,他想看看经历官场这个大染缸后,阮冬故会变成什么样子,于是三番两次暗中挑拨滋事,与阮冬故斗法。所幸,冬故虽不聪明,却有厉害的义兄凤一郎从中斡旋,使她化险为夷。在不断的接触中,东方非对冬故兴趣越来越浓,欲罢不能,最终和冬故的远离朝堂。正如冬故所希望的,一代佞臣从此不能再危害人间。在斗妻系列中,阮冬故的光芒要远远超过东方非,因为像东方非这般绝顶聪明者,在现实中是凤毛麟角,而阮冬故几乎就是一个理想了。她以一名小小侍郎的傲骨之姿,在浊流横行的官场努力竖起一面清流旗帜,以柔弱之躯扛起为国为民的大事业,晋江治水、边城抗敌、甚至诈死后还来到仿县隐姓埋名为百姓申冤。这一件件具体事例都勾画出了一个勇往直前、永不退缩的阮冬故的形象。从来,摆在她面前的路只有一条,而她不犹豫、不放弃,永不后悔。这个纯净、善良、坚强、勇敢的阮冬故,常常让人忘记她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官家千金,而愿意把侠之大者的美喻赠予之,她赢得了她身边每个人的尊敬。这个角色身上被寄予的绝不仅仅是作者对于女主角的期望,也是她对人性中崇高一面的理解,对从政者的一种理想 。
再比如《斗妻》系列里凤一郎对冬故不涉男女之情的兄长之爱、西门系列中各个被收养的兄弟之间打打闹闹间的真情流露、《万万万岁》中万家福兄长的无限护短。。。友情和亲情都拓展了言情小说的维度,让爱情因为这种种因素的加入而变得更加丰富和充满人情味。于晴的小说通过对言情小说题材的突破,把爱情阐释得更加生活化、平民化,同时又具有了让读者关照现实的空间,让他们通过阅读言情文本获取更多爱情以外的思考。爱情不再是琼瑶模式中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圣,也不再是冰激凌小说中的游戏人间,它拓展了更多的内涵,而让读者获得了更多的身份认同和情感体验,在于晴的小说中提供给了人们在愉悦感中严肃思考的一种途径,对读者的阅读提供了更广阔思考空间。
4.关于现实性的突破
于晴通过题材的拓展,使爱情的意义不再局限于两人之间,对于社会问题、对于人性的探讨,使得于晴小说的爱情不再生活在象牙塔里,而更多地与现实联系起来。琼瑶爱情里的男女不涉及周围的大背景和大事件,且主人公往往具有相当程度上的典雅和美感,从而让读者一门心思放在男女主角的二人互动中,但年龄、辈分、门第之见种种确实成为爱情的巨大障碍。而席绢的冰激凌小说把读者置于女性也需要出门工作,为生计奋斗的现实社会大背景下,却把男女主人公可能遇到的现实困难都轻松地玩笑带过,把男女主角描绘为可以轻易扫除一切困难的巨人。从这两种小说的爱情现实性来看,前者的尽管在象牙塔里讨论爱情,但影响爱情的因素相对现实;而后者则基本上是对理想爱情的一种幻想,距离爱情的现实性更加遥远。于晴的小说则从两点对其小说的现实性进行突破,首先是对典型琼瑶小说基本不涉及社会问题的现实性突破,其次是对爱情的现实观的突破和回归。
《愿者上钩》的女主角是一名平凡的丫鬟甯愿,她因15岁时被自己的姑爷施暴而从此消极避世。直到偶然钓起一名重伤难治的男子,她的生命才因此拥有新的可能。男主角西门永是西门家收养的孩子,从前他只把报恩作为自己的生命价值,毫不惜命。被甯愿钓上来后,竟发现她是一个比自己还不在乎性命的人,因而对甯愿产生浓浓的好奇。然而,甯愿的痛苦从来不是秘密,小镇上几乎每个人都知道甯愿是失贞的女子,而对她敬而远之。失贞的女子,在那个时代可还有立足之地?没有人责怪犯罪的男人,弱女子明明是受害者却不但要承担肉体的痛苦,人格的侮辱,还要面对社会上所谓大义凛然的舆论指责。这就难怪甯愿一直消极地避开人群,比西门永更加不在乎生命了。而西门永得知这一切后,只是升起了心疼怜惜,一个善良与世无争的弱女子凭什么要承担不属于她的过错?渐渐由怜生爱,却因为怕吓跑她而迟迟不把心意表白。于是他半哄半骗带她下山,让她陪在自己身边,等待她能真正挣脱过去阴影的日子到来。七年等候,心照不宣。这七年,让一个暴躁任性的男孩成长为一个有担当的成熟男子汉,精心等候生命中那份美好的降临;这七年,让一个身心俱创的女子伤口逐渐愈合,努力生长起保卫自己的力量,只为拥有那份能力,去承接那本想都不敢想的爱情承诺。他们遇到彼此,成为彼此之幸。 小说的结尾极富象征性意义,甯愿独自打倒了对她施暴的那个人,甯愿成长了!甯愿拥有了保护自己的能力!这也是那段静静的守护终于可以结束的时候,于是,应和当初那句话,“从今天开始,你姓西门,单名一个永字。你原名阿勇,多少带点戾气,如今改成永远的永,希望你能永远幸福。”相信读者都相信,甯愿将与西门永一起,都将永远幸福快乐。
在《愿者上钩》中,古代社会对于失贞女子的指责,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但何尝不能看为现在社会依然存在的糟粕呢?于晴或许正是意识到这一点,才在小说中利用它作为女主角的身世背景,因为她想通过此能够引起读者对于这一社会问题的关注,与之类似的是《斗妻》系列里关于从政人员的理想的构建。于晴的小说把爱情联系社会现实,体现了言情在社会现实中的突破,从而达到使读者对某些社会问题的注意的目的。其次,这部书里,男女主角面临的是女主角心病难治的实际爱情难题,若是难以癒和心灵上的伤痕,根据逻辑,男女主角的爱情是很难进行下去的。而于晴没有选择用一场游戏的方式,让女主角无缘无故哭几场、发泄一下就把心病医好的冰激凌小说惯用手段,而是真实抚摸女主角的心灵,从女主角的立场出发为她精心设计走出伤痛的道路:包括男主角长时间的耐心陪护和女主角打倒曾经施暴者的心理纾解。无论如何,这条复原之路走得曲折而艰辛,女主角的心病没有被当作游戏处理,我们看到,男主角女主角共同努力,才使这条爱情道路得以铺展开来。这就体现了对“冰激凌式”爱情障碍是游戏一把的模式突破,体现了爱情的现实观的回归。通过这种历史的螺旋形的回归,读者明白重新了解,爱情不是掌握在两个人手中的游戏,它面临的考验不仅来自主角心中的梦靥,更多的来自于外部环境的难以预见的磨难。像是《妖神兰青》里兰青里不能逃避的江湖的血雨腥风;《宿命》里一个神佛转世,一个恶鬼脱胎的巨大身份落差带来的鸿沟;《南临阿奴》里被突然卷入一场皇宫争权夺位之争。。。
爱情不是不知世间丑恶,不是玻璃温室里不遭受风吹雨打的花朵。因为我们都生活在真实的世界中,没有谁能挣脱开世事的羁绊和变迁。爱情的环境不如其他许多人在小说中所经营的那样美好,甚至有时是丑陋的。但是,单纯因为爱情的惬意而爱,并不算真正的爱。在知道它的艰难后还坚持它,这才是真的爱。于晴的小说,不会为了方便表现男女主角的爱情特意修改环境、修改世界,那些波折和磨难,不管是现实的还是鬼魅的,都是他们命中的自然而然的必经之路。可不管这苦痛有多难熬,他们都选择坚强地挺下去,因为世间有他们放心不下的眷恋。
琼瑶、席绢和于晴的走红让人可以觑到台湾言情小说的发生的转变,这转变也正是对读者阅读期待的反映。如果说琼瑶让人期待爱情的虚幻和不食人间烟火,席绢让人期待爱情在手中的掌控和支配,那么于晴则教人爱的真相。没有什么人能一直掌控一切,生活中的变故常令人措手不及,这才是现实,才是避无可避的命运。而爱情,只有在这不能掌控中,接受洗礼,经历考验,才会在挣扎中慢慢成长。看来,正是于晴的小说,更趋向了现实的世界。在她笔下,不论是现实中生活的普通人,还是在构建的灵异世界的非常人,都不会因为个人力量的强大而能抵挡得住一切危险,我们能看到他们在挣扎,在努力,在那么顽强地挣脱命运强加的枷锁,没有人是常胜将军,但他们永不放弃。正是这种不回避、不遮掩的坦诚,让人收起戏谑的态度,同样坦诚地去倾听她的故事,因为,那故事照进了现实,好像让人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的言情小说,不再是表面现实,实际上则是五彩缤纷任角色自由的速食甜品,而是力图把童话最大限度“成人化”,从而让读者们领悟到些什么的精心烹调。然而,她又清楚地记得自己要讲的仍然是“童话”。于是,把那些惊险、刺激、悲情、狂喜都拆散打碎了放到字里行间去,让读者慢慢接受、体会、顿悟,继而奉上那对于主角来说最为恰当,最应得到的结局,让读者静静流泪,幸福微笑。她用了温情脉脉却又时常幽默诙谐的妙笔,描绘着一段段为成年人设计的人间童话,让人在哭哭笑笑中,循着现实的痕迹,找到未曾懂得抑或粗心遗忘的爱情真谛,正是为读者找到丢失已久的在母亲怀中温暖的童话感觉。



参考资料:
【1】孔庆东:《街前街后尽琼瑶——论当代港台言情小说》,《学术界》(月刊)2020年第1期。
【2】王萱:《当代言情小说中成人的童话现象分析》,《法制与社会》2010年2月下。
【3】林工程:《为言情小说辩护:来自读者的声音》,《女性文学》2005年总65期。
【4】关士礼、魏建:《大陆地区近十年港台言情小说研究述评》,《华文文学》2004年第4期。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是非分不清的更多书评

推荐是非分不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