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这究竟是怎样一本书

Cap
2018-03-30 13:51:05

上下两卷,我给了上卷三颗星,给了下卷五颗星。当然不是因为上卷不如下卷好。

上卷给分低,是想告诉未读过的人,这书不好看。下卷给分高,是跟读过的人交流,这书写得好。难看和写得好,不冲突。

少年永终于找到他的家。好累,可心里好安详。

有书评中提过,我这里再提一提。作者李永平先生,已经于2017年9月22日去世,享年71。这个消息和小说情节交织在了一起,还记得书中的玛利亚·安娘吗,浪·阿尔卡迪亚的小圣母,告诉少年永,等你完成了你必须完成的人生旅程,你会回到登由·拉鹿湖。也许现在,就在我写下或你读到这些文字的此时此刻,永已经回到了登由·拉鹿湖,回到了在湖边建好了高脚屋,生下了孩子,无论多久都一直等着他的玛利亚·安娘身边。

最重要的一首,贯穿全书的,是《荷兰低低的地》。听听看吧。

Lowlands Of Holland

之后是《今夕何夕》,桑高镇听到的歌。歌手白光,她的歌大家最熟悉的应该是

...
显示全文

上下两卷,我给了上卷三颗星,给了下卷五颗星。当然不是因为上卷不如下卷好。

上卷给分低,是想告诉未读过的人,这书不好看。下卷给分高,是跟读过的人交流,这书写得好。难看和写得好,不冲突。

少年永终于找到他的家。好累,可心里好安详。

有书评中提过,我这里再提一提。作者李永平先生,已经于2017年9月22日去世,享年71。这个消息和小说情节交织在了一起,还记得书中的玛利亚·安娘吗,浪·阿尔卡迪亚的小圣母,告诉少年永,等你完成了你必须完成的人生旅程,你会回到登由·拉鹿湖。也许现在,就在我写下或你读到这些文字的此时此刻,永已经回到了登由·拉鹿湖,回到了在湖边建好了高脚屋,生下了孩子,无论多久都一直等着他的玛利亚·安娘身边。

最重要的一首,贯穿全书的,是《荷兰低低的地》。听听看吧。

Lowlands Of Holland

之后是《今夕何夕》,桑高镇听到的歌。歌手白光,她的歌大家最熟悉的应该是《如果没有你》 或是 《等着你回来》

今夕何夕

再后来,船搁浅在了河中,又听到了一曲《Where the Boys Are》。

Where the Boys Are

最后,在新唐夜游,出租车司机车里放着一首《花花姑娘》。这首歌可能让人陌生,但说起周星驰在唐伯虎点秋香中的那首“红烧鸡翅膀我最喜欢吃”,知名度应该就高了。

花花姑娘

当然,书中还有大量的婆罗洲当地歌曲,我暂时没有有效的方法来查找。

婆罗洲

现实层面上,作者展现了一个跟我想象完全不同的婆罗洲。

首先,少年永的旅行,是真实的。李永平先生确实在十五岁进行了这样一段旅程,只是月份稍有不同。这说明,书中展现的应当是可信的,1962年前后的婆罗洲。

这个地方,既充满了合乎我们想象的原始与野性,又渗透着我根本想象不到的现代化。

城市不必说,已经充斥着工业气息,尤其是卡江上最后一座大城新唐,世界级的木材集散中心,白天热火朝天,夜晚也能纵情声色。

雨林深处,也并非没有人烟,分布着原住民村落。原住民在保持原始野性之余,不忘进城打工,几年后穿着阿迪达斯休闲服,带着日本电器,衣锦还乡。

对于62年的中国来说,这简直是一座十分摩登的雨林。确实让人感受到,亚洲四小龙时代的光辉。

而精神层面上,作者想说的更多,却又很隐晦。

这里的种族,文化,都是丰富的,但又总让人觉得是不交融的。欧洲,特别是荷兰人,依然在这里有着巨大的橡胶园;二战结束才十几年,日本人已经重新回到这里,成为最大的开发者;华人默默生活,辛勤工作;本地各民族,出来打工,却又总会回到雨林里的村庄中。

作者在描述婆罗洲地形时,将其比喻为一只怀孕的母狗。而旅程开始不久,意大利旅伴罗伯多就当街踢死了一只怀孕的母狗。日本人毁掉了克里斯汀娜的子宫,而转过头,又建立木材集散中心,毁掉婆罗洲的子宫。澳西叔叔和皮德罗神父们,深受原住民敬仰的同时,又占有了多少原住民少女的子宫。

一场大雨后,山洪带来了动物们的尸体和各种垃圾。野性与现代化,各种文化的象征物,都被山洪带走,顺流而下,向西至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河尽头 下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河尽头 下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