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骨骼清秀的艺术史

蓝皮
2018-03-30 13:35:07

配图:Shank

作者苏立文讲故事的能力很强。他用一种比较奇妙的语调营造了很随和的代入感,读上几页会不自觉跟着走。这也许和他作为亲历者的角度有关,但肯定不是全部,他的讲述有大局观。

书中体现的大局观,就是除时间线之外贯穿始终的政治影响力。苏立文比较深刻的呈现了这种人为的负面因素对中国艺术的推动及阻碍,相比之下,经济发展对艺术的引导更符合人性,这种脉络,在改革开放后的90年代越发清晰。

书写得不艰深,很难得。近当代艺术流派繁多,相关术语庞杂,评论者如果依赖专业词汇,很容易文字变学术化,虚头巴脑让人难进入。苏立文用很简单的口语把近百年中国艺术发展史表述得清晰明白,有功底。只是他记性不太好,有时会张冠李戴,把甲当作乙,小瑕疵。

作为艺术欣赏者,苏立文有自己的好恶。比如他并不讳言对岭南画派的反感,但仍能尽量保持客观去发现它的历史地

...
显示全文

配图:Shank

作者苏立文讲故事的能力很强。他用一种比较奇妙的语调营造了很随和的代入感,读上几页会不自觉跟着走。这也许和他作为亲历者的角度有关,但肯定不是全部,他的讲述有大局观。

书中体现的大局观,就是除时间线之外贯穿始终的政治影响力。苏立文比较深刻的呈现了这种人为的负面因素对中国艺术的推动及阻碍,相比之下,经济发展对艺术的引导更符合人性,这种脉络,在改革开放后的90年代越发清晰。

书写得不艰深,很难得。近当代艺术流派繁多,相关术语庞杂,评论者如果依赖专业词汇,很容易文字变学术化,虚头巴脑让人难进入。苏立文用很简单的口语把近百年中国艺术发展史表述得清晰明白,有功底。只是他记性不太好,有时会张冠李戴,把甲当作乙,小瑕疵。

作为艺术欣赏者,苏立文有自己的好恶。比如他并不讳言对岭南画派的反感,但仍能尽量保持客观去发现它的历史地位和传承价值。类似观点也在讲述农民画时有所流露,同样,苏立文也强调了这种集体化创作对艺术普及有益的一面,从这点看,他作为一名史家是合格的。

对于“星星画会”部分,苏立文的评价中肯、但也不太客气。老实说,这一段我看得很游离,只因严力是我多年的师长和朋友,这种关系带来的亲近感会妨碍我用局外人的眼光去打量他在其中的言行举止。

本书结束于上世纪90年代,之后的中国艺术逐步将政治影响替换为经济导向,这当然是更正常、更合理的发展趋势,但并不值得欢呼。在我看来,潮流不可避免,但追逐潮流并以此作为艺术品的创作动机,其正当性应该被质疑。


本文配图是Shank为另一篇文章所绘,画的意味暗合了我对《20世纪中国艺术与艺术家》的总体观感,且用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20世纪中国艺术与艺术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20世纪中国艺术与艺术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