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场西游

嫣然朵
2018-03-30 看过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 迎来日出送走晚霞。 踏平坎坷成大道, 斗罢艰险又出发,又出发。 啦……啦…… 一番番春秋冬夏。 一场场酸甜苦辣。 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当熟悉的旋律响起,就预示着假期来了。电视剧《西游记》是假期必播剧。而且大众普及度最广,是老人孩子的最爱。谈及它的受欢迎程度,我们也可以从众多的各种西游演绎中窥视一二。近几年的贺岁片都能看到西游记的身影,不同的人或演绎或解析不同的西游之旅。《西游记》作为中国古代第一部浪漫主义的长篇神魔小说,总能让人们发现闪光点,使它焕发新的活力。当一个个飞天遁地的形象出现在大屏幕上,我们总是忽略掉最真实玄奘。 电视剧《西游记》中,唐僧也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他过于善良,不分善恶。我至今最不喜欢看的片段就是三打白骨精,这里颜值高的唐僧也让我愤愤然。然而,历史上的玄奘肯定不是这个样子。那么他应该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肯定是个伟大的、为了大我而舍小我的人。悬疑作家陈渐在《西游八十一案·大唐泥犁狱》给我们呈现了一个别样的玄奘。 作为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我没看过小说,所以也不知道《西游八十一案·大唐泥犁狱》取材于《西游记》的第几回。但这并不影响我的观读体验,在一环扣一环的紧密节奏中,我随着玄奘逐渐接近事情的真相。《西游记》中的神、魔、怪都走进了历史现场,一一现出人形。不看,你永远不知道信仰的力量有多大。陈渐,著名悬疑作家,有深厚的史学功底和超凡的想象力。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不到最后就解不开的悬疑。 《西游八十一案·大唐泥犁狱》一开始就就吸引了读者的目光:大唐武德四年,益州空慧寺。长捷和尚手持三尺戒刀,斩下了玄成法师的头颅,然后畏罪潜逃。为何杀人者眼含泪水,又为何被杀者说“虽为杀人事,亦是菩提心”?大唐武德六年,河东道霍邑县县衙内,木鱼声声,一远方僧人特来向县令崔钰化个缘法。是夜,崔钰自缢而死。一个前途远大的县令,居然被一个和尚说死。令人匪夷所思。僧人,命案。作者埋下一个又一个谜团,想解开谜团,知道真相,就要紧随书中人物,他就是——玄奘。 玄奘,有“佛门千里驹”之称,为了佛法禅理,想远赴天竺,求得真经。西游之前,玄奘要找到哥哥长捷,查清内情,再走向没有归途的求佛之路。越走近霍邑,越感到事情的扑朔迷离。民间奇诡传说,十八层泥犁地狱,玄奘每走一步都像在别人的阴谋里打转。箭杀、沉水、悬崖,玄奘遭遇三次离奇刺杀,次次惊险。生命虽然受到威胁,玄奘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更在本书中见识到了玄奘的学识渊博、胆大心细、信念坚毅……这才是能够远赴天竺的玄奘。 《西游八十一案·大唐泥犁狱》描述的是玄奘西游道路的第一案,作者以扣人心弦的叙事,让读者获得一种全新的西游体验。并直指人性深处。这是西游的开端,也是八十一案的开始,期待后续。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西游八十一案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游八十一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