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少平遇上外星人:飞跃光年为你而来的巨型玛丽苏现场

mindprism
2018-03-30 11:22:56

上世纪50年代,美国物理学家费米提出了一道思考题,既然宇宙存在的时间如此久长,宇宙的规模如此宏大,宇宙中应该存在着比人类社会更加先进的外星文明,但那些文明为什么不主动和人类文明联系呢?

费米出的这道思考题引发着为天文学家和天文爱好者的持续思考。千禧年以后,在山西娘子关水电站做工程师的刘慈欣在自己的科幻小说《三体》中,这样解释费米的问题:宇宙是一座黑暗森林,不同的文明是带枪前行的猎人,寻找着猎物,同时也可能暗中被其他猎人狙击,当一个高级文明发现一个低级文明,并且主动将后者消灭之际,高级文明同时也将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因为它将自己暴露在了更高级的文明的枪下。根据刘慈欣的黑暗森林法则,一杆杆猎枪在宇宙中森然罗列,单个的文明会以自己所处的坐标范围为掩体,低调行事,静观外界,绝不贸然主动与其他文明联系近而暴露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

对于费米的提问,英国物理学家Brian Cox则给出了另外一种解释。他认为,宇宙中更先进的文明之所以不与地球文明联系的原因在于,那些更先进的文明早已自取灭亡。更先进的文明社会中的主要矛盾是,高度发展的科学技术与不均衡不充分发展的政治智慧之间的矛盾。低端的政治智慧让高端

...
显示全文

上世纪50年代,美国物理学家费米提出了一道思考题,既然宇宙存在的时间如此久长,宇宙的规模如此宏大,宇宙中应该存在着比人类社会更加先进的外星文明,但那些文明为什么不主动和人类文明联系呢?

费米出的这道思考题引发着为天文学家和天文爱好者的持续思考。千禧年以后,在山西娘子关水电站做工程师的刘慈欣在自己的科幻小说《三体》中,这样解释费米的问题:宇宙是一座黑暗森林,不同的文明是带枪前行的猎人,寻找着猎物,同时也可能暗中被其他猎人狙击,当一个高级文明发现一个低级文明,并且主动将后者消灭之际,高级文明同时也将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因为它将自己暴露在了更高级的文明的枪下。根据刘慈欣的黑暗森林法则,一杆杆猎枪在宇宙中森然罗列,单个的文明会以自己所处的坐标范围为掩体,低调行事,静观外界,绝不贸然主动与其他文明联系近而暴露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

对于费米的提问,英国物理学家Brian Cox则给出了另外一种解释。他认为,宇宙中更先进的文明之所以不与地球文明联系的原因在于,那些更先进的文明早已自取灭亡。更先进的文明社会中的主要矛盾是,高度发展的科学技术与不均衡不充分发展的政治智慧之间的矛盾。低端的政治智慧让高端外星文明最终自掘坟墓。

如果宇宙中存在着其他的智慧生物,那人类的存在并不独特。如果人类文明在所有文明序列中并不突出,其他高级智慧生物从与人类的交流中得到的智识收获有限,除了短暂交好继而攻伐之外,高等智慧外星人还有什么动力与地球人交流?打个比方,大观园里在诗文里泡大的男女出于礼貌会和刘姥姥打招呼,出于好奇会和她隔靴搔痒地搭讪,但信息互通、有助于彼此精益的有效沟通是在他们之间不存在。

如果人类是宇宙中唯一的智慧生物,宇宙中除了地球之外的其他地方不具备产生智慧生命的基本生存条件,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人类规模化殖民外星这件事的想象空间与落实可能性都比较微小,被「封印」在地球这件事,会给人带来无法突破技术与思维疆界的局促、无对等智慧物种与自己共鸣的孤独。

在一些写实文艺作品中,创作者有时候喜欢用太空船这样的太空元素来表现角色在地球上的孤独,角色希望借由对太空的遐想从兵荒马乱的现实逃遁。 陕西作家路遥在上世纪出版的小说《平凡的世界》中,也用过太空元素。主角孙少平是恢复高考那一代的文艺青年,他没能够把握住高考的机会、无缘进入大学,他的光荣与梦想在煤矿坑道回响的机器轰鸣声与工友劳作声中蛰伏、嬗变,所有的喧嚣躁动在他身为省报记者的女友田晓霞救人牺牲后沸腾到顶点又趋于寂然,在田晓霞去世后,作者路遥安排了孙少平与外星人的会面与对话。

孙少平:“那么说,刚才我见我死去的女朋友,这是你们为我安排的?” 外星人:“是的。你思念你女朋友的念力太强大,使得我们不得不捕捉。我们同情你,就用我们的方法让你看见她。我们储存着地球上所有人的资料。” … 外星人:“地球上自古到今的所有语言我们都懂。我们有这些语言的完整资料,学习某种语言用不了几天,一种特别装置把我们和类似电脑的东西连接起来,这些语言就象出自本心一样,自动就说出来了。我现在可以用黄原方言和你交谈。”

创作于特异功能表演和UFO研究异常火爆的80年代,作家路遥与时俱进地,在现实主义题材小说《平凡的世界》中用到了当时流行的外星人元素。从外星人向孙少平解释,他们掌握了地球上从古至今所有正在使用和消亡的语言,以及外星人能用极短时间快速掌握新语言,可以知道,与孙少平交流的外星人来自高等文明。高等文明的外星人造访地球,既没有开黑枪摧毁这个相对低等的文明,也不是为了广而告之宣扬自身的实力,外星人开动飞船,耗费燃料,跨越光年,来到地球,只为安慰一名热爱文学的青年工人失去心爱之人的心碎,这样的外星人真是高尚的、纯粹的、有益于他人的,从外星人驱动飞船的燃料用度来看,他们也是豪气甚至任性的。

在80年代写小说,用到外星人的元素,可谓与时俱进,但当时的与时俱进放到今天便成了不合时宜,这个情节设置在科学上是有漏洞的。抛开这种事后诸葛亮的眼光,路遥选用外星人来安慰自己笔下的主角,这体现了作家对于自己笔下角色的偏爱。于千万人之中,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外星人感应到了孙少平的念力。作家为自己笔下的角色安排了连来自更高级文明的外星人都不可抗拒的主角光环,这其实何尝不是作家的自恋。如果外星人存在,尤其是如果高等智慧外星人存在,对于见证钻木取火的穴居智人在向农耕文明的过渡中架构出较完善的天文历法知识、农业文明发展推动幅员辽阔的中央集权帝国崛起、航海时代到来拉开工商发展的帷幕、工业革命点燃地球技术爆炸引线的外星人来说,地球人孙少平们的喜怒哀乐微不足道。

「在浩瀚的宇宙剧场里,地球只是一个极小的舞台。…… 地球是目前已知存在生命的惟一世界。至少在不远的将来,人类无法迁居到别的地方。访问是可以办到的,定居还不可能。不管你是否喜欢,就目前来说,地球还是我们生存的地方。」这是美国天文学家卡尔萨根在《暗淡蓝点》这本书中写下的话。生而为地球人,对往太空逃遁、对从太空赶来后备增援的迂回想象少一点再少一点,直面地球生存的勇气多一点再多一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平凡的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平凡的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