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 鼠疫 9.7分

荒诞的处境下人类该如何负起责任

喵发财咪
2018-03-30 09:49:26

身为至今以来诺贝尔文学奖最年轻的获得者,阿尔贝·加缪可谓是风云人物。他的周围聚集了众多优秀的思想家,并和法国人“精神教父”一般的萨特有过一段传奇相交,更重要的是,他凭其出色的创作、深刻严肃的思想以及对社会和人类生存现状真诚的忧患意识与人文关怀——以自身实力推动了法国存在主义流派的极大发展,还对本国乃至世界无数读者的精神起到了难以估量的巨大影响力,被尊为“欧洲知识分子的良心。”

在大多数读者眼中,《鼠疫》是阿尔贝·加缪小说中最阳光、最鼓舞人心的一部,因为它体现了一种不屈不挠的反抗精神。曾有人评论说:“加缪一扫以往作品中的悲观气氛,在这里奉献给读者的是一个正视现实、不畏艰难、忘我献身、以实际行动与恶势力抗争的存在主义的英雄,从他身上我们看到了人道主义的光芒。”

《鼠疫》发表于1947年,描写的是在阿尔及利亚海滨小城奥兰发生了鼠疫,以里厄医生为代表的的岛内居民不畏艰险,与疾病展开艰苦卓绝的斗争。最终鼠疫退却了,然而尽管喧天的锣鼓冲淡了人们对疾病的恐惧,可是奥兰人永远不会忘记鼠疫曾带给他们的梦魇。作品中,加缪不惜大量笔墨描写了奥兰人饱受的离别与死亡之苦。

当鼠疫爆发、死亡的恐惧笼罩着奥兰城时,小城被迫封锁与世隔绝,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在极端孤单的情况下,终于没有人再指望邻居来帮助自己,每个人都是心事重重地独处一隅。他们处于一种被宿命牢牢操控无法动弹的境遇中,找不到出路,只能坐以待毙,生存在对过去的追忆当中,而对于现在甚至将来都看不到希望,成为被遗弃的对象。这种孤独,可以说是现代人所共同面临的尴尬。

在这种状态下,作品呈现给读者的是一个沉默的、不公正的、残酷的上帝。沉默的上帝不理睬人们痛苦的呼喊,不体谅人们殷切的期盼,漠视人们所遭遇的痛苦,任凭人们挣扎于劫难。加缪用讽刺的手法对上帝的存在提出质疑,他认为,假使有一个全知全能的上帝存在,那么面对鼠疫,他会挺身而出。可是,面对肆虐的疫情,上帝没有出现,反而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是人自己拯救了自己,因此人才是自己的救世主,是自己的上帝。

在鼠疫盛行的年代,除去孤独与囚禁,最恐怖的是所有的人无一例外都会被判处死刑,幸免不了。没有人可以控制或者哪怕是预知自己的生死、而完全处于一种茫然的状态下,生死变幻无常根本不受人的左右。正是这种对未来的无可捉摸的空茫令人由衷生成一种畏惧感,却又毫无办法,只能坐以待毙。这或许是人类生存的永恒困境。人生的必然短暂和人类渴求长存的希冀之间尖锐的矛盾打来的是巨大的错位,我们寻求永久不变的坚固,可事实证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为我们停留,人世的一切都是那样的脆弱,就像王菲唱的那首歌“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所有人都面临着荒诞的处境,为了不沉沦就必须对自己负起责任,反抗罪恶势力。《鼠疫》中一切反抗的最终诉求都可归之于人性尊严和生存权利,虽然世界已然沦为荒诞的混乱,人类在嚣张狰狞的罪恶面前脆弱得不堪一击,但不管怎样,总还是有些东西是人类无法放弃的,比如说我们生存的权利、生之为人的尊严以及对生活发自内心的感知和热爱。

因此,人们孤独而不绝望,恐惧而不气馁,虽然摆在面前的是一种无休止的失败,但人们心中却从未放弃灾难过后与亲人团聚的愿望,回忆的无力与分离的痛苦显示出更渴望生存的力量。就是因为这一点,赋予了《鼠疫》这部小说中身份各异、信念不同的各色平凡英雄一个强大的交点,进而走过了患难与共的动人历程。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鼠疫的更多书评

推荐鼠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