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可敌国

pilllow
2018-03-30 09:06:08

成功的卖空者起了一个对社会有用的逆向操作的作用:通过出售高于合理价位的股票,他可以在泡沫出现时就加以抑制,然后通过价格下跌后将那些股票买回,他可以提供一个软着陆。

如果基本面给了坏消息,但图表显示市场持续上升,这就意味着投资者已经消除了下跌的可能——没有什么会改变这种趋势,市场只可能向上。

逆向操作的影响力有限的原因在于:在现实中,聪明的投资者的影响力会被限制,他们可能缺乏足够的现金来持续购买低估的公司的股票,直到他们回到合理价位;而当整个市场出现泡沫时,他们又借不到足够的资金来对此押注,将泡沫挤出。

索罗斯说,如果新闻报道准确,几乎没有不利的地方,为什么只是逐步建仓?为什么不直接增到150亿美元?索罗斯向他建议:“全力以赴!”

索罗斯对公众形象的关注,导致了他在投资上的不纯粹。在印尼盾上做多损失了8亿美元,几乎抹平了做空泰铢的盈利,并且错过了做空韩元的机会,另外持有卢布定价的资产的损失了10-20亿美元。

长期资本的管理人通过1997年秋季退回27亿美元的外部投资人的资本,他们确保了其余资金的几乎1/3都是他们自己的积蓄,因此他们有足够的积极性保持谨慎。

梅利威瑟和他

...
显示全文

成功的卖空者起了一个对社会有用的逆向操作的作用:通过出售高于合理价位的股票,他可以在泡沫出现时就加以抑制,然后通过价格下跌后将那些股票买回,他可以提供一个软着陆。

如果基本面给了坏消息,但图表显示市场持续上升,这就意味着投资者已经消除了下跌的可能——没有什么会改变这种趋势,市场只可能向上。

逆向操作的影响力有限的原因在于:在现实中,聪明的投资者的影响力会被限制,他们可能缺乏足够的现金来持续购买低估的公司的股票,直到他们回到合理价位;而当整个市场出现泡沫时,他们又借不到足够的资金来对此押注,将泡沫挤出。

索罗斯说,如果新闻报道准确,几乎没有不利的地方,为什么只是逐步建仓?为什么不直接增到150亿美元?索罗斯向他建议:“全力以赴!”

索罗斯对公众形象的关注,导致了他在投资上的不纯粹。在印尼盾上做多损失了8亿美元,几乎抹平了做空泰铢的盈利,并且错过了做空韩元的机会,另外持有卢布定价的资产的损失了10-20亿美元。

长期资本的管理人通过1997年秋季退回27亿美元的外部投资人的资本,他们确保了其余资金的几乎1/3都是他们自己的积蓄,因此他们有足够的积极性保持谨慎。

梅利威瑟和他的合伙人很看重这种流动性风险。他们的基金叫做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是有充分的理由的:只有在长期,才可能指望市场回到其有效的水平。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打破了允许投资者每月或每季撤回资本的惯例,相反,他坚持三年的承诺,但后来转变政策,允许投资者可以每年撤回最多1/3的股本。

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失败,不是因为它计算风险的方法过于简单,而是因为计算完全无误是非常困难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真正的教训不在于它衡量风险的方法过于简单,而是想要对风险准确衡量,这才不可避免的要失败。

长期资本管理公司越急于筹集资金,恐慌就越发蔓延。他们的营销根本没有增加基金的资本,反而将它毁了。

2008年危机的罪魁祸首就是银行拥有的高负债的表外业务、高负债的券商以及一个高负债的保险公司。

随着股票继续下跌,罗伯逊已经不可能在公开市场抛售股票而不引起股票继续直线下跌,他已经成为一个所有者,而不是一个投资者,退出受阻。老虎基金沦落到到处找可以从他手上大量买进航空公司股票的策略性收购者。

麻烦是因为人人都清楚老虎基金所持有的头寸,罗伯逊在每月给投资者的信中都报道老虎基金持有的最多的十只股票,那些强调对冲基金的透明度会稳定市场的人是时候好好反思一下这个教训了。

德鲁肯米勒告诉索罗斯说:“我累了,筋疲力尽了,我去年全力弥补亏损,但是我现在办不到。”索罗斯看着德鲁肯米勒,看到他有着自己曾经感受过的绝望。多年前,当他几乎是独自一人运作量子基金的时候,索罗斯痛恨这个事情让人精疲力尽,他把自己比作一个基金在他体内无情膨胀的病人。德鲁肯米勒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说,他希望量子基金没有做这么大,他需要某种发泄,他不能永远这样下去。最后索罗斯说,德鲁肯米勒只有关闭这只基金,才能让自己自由。这是昂贵的逃避方法,但它肯定是有效的。

当市场价格不再具有指南作用时,你得根据一个资产所能产生的现金流量来决定购买该资产的投入。

在普通的具有流动性的市场,价格通常有效。预测它们是困难的。相比之下,在流动性不充分的市场会有大量的便宜货——但是因为错误所付出的代价可能也会非常惨重。

拥有流动性不充分的资产的对冲基金不如他们的账目显示的稳定,因为在估值间隔期间出现的大起大落并没有反映出来。其风险调整后的回报之所以看上去很好,是因为有些风险没有反映出来。

对于救助雷曼,从决策者的角度来说,雷曼的倒闭可能会产生混乱,也可能不会,如果你认为不会带来混乱的概率占50%,你可以选择冒险,特别是在你急于教训银行的情况下。但从交易者的角度看,这个算法是幼稚的。所有的对冲基金会这样想:在没有混乱的时候,市场会持平;在混乱的时候,市场会暴跌;如果他们做空所有的东西,他们在第一种情况下不会有损失,但在第二种情况下会大赚一笔。面对这种不对称的现金流,每一个理性的对冲基金都会积极赌崩溃,而因为他们将要对此下注,崩溃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说对冲基金的绩效费导致了过度冒险,那银行的绩效费要高得多。近年来,投资银行将公司整整50%的收入作为工资和奖金发放,投资银行的薪酬使其员工放手一搏,当他们失败时,就会损害金融稳定。

支持对冲基金发展的原因是他们的规模小,不会出现“大而不能倒”的情形,一旦对冲基金的规模不再小到可以随时倒闭,监管就有必要了。决定政府监管的标准主要有三个:资本规模,运用杠杆效应的程度,从事的交易所在市场的类型。

高盛开始时,他们严格的控制风险,不拿别人的钱投机,而是用自己的钱投机,而且他们大多不受管制。但是上市瞬间给合伙人带来了数百万美元的财富,他们将缺乏流动性的所有权股份换成了流动性高的股票。而每一个新市场的扩张,都带来了拿着股东的资金冒险的机会。如果冒险成功获利,还可以收取50%的绩效费,成为上市公司的欲望使投资银行冒更大的风险,直到最后他们为此付出代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富可敌国》(经典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