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etry's Touch Poetry's Touch 目前无人评价

前言翻译

子牙
2018-03-30 05:16:51

诗歌言说的对象是何者?诗歌真的在与它们所声称的对象交流吗?阅读诗歌是否类似于<different kind of like: like in form, like by essence, like in appearance> 漫不经心的听说?譬如亲密的对话?又或像是一个剧本的上演?在本书中我将通过细读一系列向一个人的存在言说『你』的选诗探讨这些问题。

诗歌言说的对象是何者?诗歌真的在与它们所声称的对象交流吗?阅读诗歌是否类似于不经意的听说?抑或像亲密的对话?又或像是对一个剧本上演?在本书中我将通过细读一系列向『你』言说的选诗来探讨这些问题,也试图描述面向这些言说的阅读过程。我将讨论的诗歌各相迥异,它们不但向不同类型的或虚构或真实的人物言说,也在若干不同的年代以不同的语言写就。这些不同的诗歌都以言说自身为轴心,围绕与言说的对象的联络,恒续地旋转与思索。

我研究这种抒情诗的言说是因为总的来说这些诗歌提出了把诗作为一种沟通形式的谈论进路。W. R. Johnson声称一首诗歌所有言说对象的形象直接或间接都关于你——诗歌的现实读者。与此同时,诗歌的读者比起把自己认同为诗的言说者所呼唤的深爱者,难道不会更多地把自己认同为言说者本人?然而,在向诗人的友人、爱人、

...
显示全文

诗歌言说的对象是何者?诗歌真的在与它们所声称的对象交流吗?阅读诗歌是否类似于<different kind of like: like in form, like by essence, like in appearance> 漫不经心的听说?譬如亲密的对话?又或像是一个剧本的上演?在本书中我将通过细读一系列向一个人的存在言说『你』的选诗探讨这些问题。

诗歌言说的对象是何者?诗歌真的在与它们所声称的对象交流吗?阅读诗歌是否类似于不经意的听说?抑或像亲密的对话?又或像是对一个剧本上演?在本书中我将通过细读一系列向『你』言说的选诗来探讨这些问题,也试图描述面向这些言说的阅读过程。我将讨论的诗歌各相迥异,它们不但向不同类型的或虚构或真实的人物言说,也在若干不同的年代以不同的语言写就。这些不同的诗歌都以言说自身为轴心,围绕与言说的对象的联络,恒续地旋转与思索。

我研究这种抒情诗的言说是因为总的来说这些诗歌提出了把诗作为一种沟通形式的谈论进路。W. R. Johnson声称一首诗歌所有言说对象的形象直接或间接都关于你——诗歌的现实读者。与此同时,诗歌的读者比起把自己认同为诗的言说者所呼唤的深爱者,难道不会更多地把自己认同为言说者本人?然而,在向诗人的友人、爱人、被思念的逝者言说的诗歌与一些别的作品中(也是本书后半部分的关注点) ,存在一种居于读者对这些诗歌的感应里的连贯性。当诗歌向读者言说,代词『你』与(动词)读(作为一个正在读一首诗的人是如何的?)这两个课题就成为一体的两面。这也将是我对抒情式言说的讨论所通往的:关于我们作为读者在第二人称诗歌中、在一首诗的触碰中所感受到的;关于诗为什么是珍贵的、为什么对我们是重要的;以及我们如何能感到这些问题是可解答的。

凸显诗的的解读方式提供了一种不同寻常的视角。至晚从浪漫主义者和黑格尔开始,大多关注都导向『抒情者我』与抒情的主体。诗歌仍然被普遍认为是纯粹的表达,是的声音被『无意听见』,就像缪勒(John Stuart Mill)所言,诗的独特在于『诗人对听者的全然不觉』。抒情诗众所周知地呼唤不听不闻的事物:西风,一只云雀、死亡、某人的笔以及其它,这会让我们认为诗的字已经不再行使它通常的效用了。对抽象性、物件、摈弃华丽辞藻的作者、断绝一切可能效果的称颂已失控。这种观点的一个推论是言说是对现实材料的随附。然而,谁、在哪里、怎么样被言说将无言于作品的艺术与人性关怀,如果一首诗的歌颂因为缺乏艺术效果由而在本质上是可被取代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