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看法

李浩然
2018-03-30 00:31:16

对“侠”这个概念模糊混乱了并不是读者的原因,而是作者本身就没有把侠这一群体的成分搞清楚,有侠气之人能否归类在侠群体中?尚武精神的消歇与否真的是侠存在消亡的主要因素吗?武与侠的联系真的有这么紧密吗?治史最忌浮泛迂阔,从参考文献可以看出,作者对经济史的把握相较而言并不能说通透,不免出现有些与史实相背的错误,典型一例就是作者所谓的宋代流民变少,可能受王学泰先生影响太深,这一点上我是绝不可能认同的。更何况,作者对于侠与古代中国的土地政策关系涉及度几乎为零,把握不住这一点,也就决定了作者的研究必然有很大的欠缺。这些毛病,在作者的另一本《中国游侠史论》中就已几乎全部体现出来了。 至于侠的性格分析,明显乏力,可以说根本没有分析到点上,所谓的侠的性格,作者只是拘泥于代表侠的最高最理想状态的那一类人而分析,甚至还有一点掉入了近代武侠热的框框里而走不出来,于是乎其他类型的侠,与作者的分析框架和结果根本合不拢,这是和作者对侠群体构成的模糊把握所联系在一起的,那这样的分析结果也就肯定不能作为侠这一群体的心理写照,即使作者运用了再多的西方心理学伦理学等学科的的研究成果与方法,得出的结果也只能是片面的。在这一点

...
显示全文

对“侠”这个概念模糊混乱了并不是读者的原因,而是作者本身就没有把侠这一群体的成分搞清楚,有侠气之人能否归类在侠群体中?尚武精神的消歇与否真的是侠存在消亡的主要因素吗?武与侠的联系真的有这么紧密吗?治史最忌浮泛迂阔,从参考文献可以看出,作者对经济史的把握相较而言并不能说通透,不免出现有些与史实相背的错误,典型一例就是作者所谓的宋代流民变少,可能受王学泰先生影响太深,这一点上我是绝不可能认同的。更何况,作者对于侠与古代中国的土地政策关系涉及度几乎为零,把握不住这一点,也就决定了作者的研究必然有很大的欠缺。这些毛病,在作者的另一本《中国游侠史论》中就已几乎全部体现出来了。 至于侠的性格分析,明显乏力,可以说根本没有分析到点上,所谓的侠的性格,作者只是拘泥于代表侠的最高最理想状态的那一类人而分析,甚至还有一点掉入了近代武侠热的框框里而走不出来,于是乎其他类型的侠,与作者的分析框架和结果根本合不拢,这是和作者对侠群体构成的模糊把握所联系在一起的,那这样的分析结果也就肯定不能作为侠这一群体的心理写照,即使作者运用了再多的西方心理学伦理学等学科的的研究成果与方法,得出的结果也只能是片面的。在这一点上,如果作者能够稍微变通的使用亚里士多德的道德方面的“The golden mean”可能会取得更精确的理论研究成果。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侠的人格与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