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 评价人数不足

路遥的《人生》,未来的《变》

葛之覃
2018-03-30 00:00:06

...
显示全文

  路遥小说《人生》里,德顺爷爷赶着驴拉的架子车,载着高加林和刘巧珍一起进城拉茅粪。

  架子车行驶在村对面的简易公路上。德顺爷爷唱起了信天游,讲着他年青时和灵转相好的故事。

  巧珍说:“说不定灵转现在还活着?”

  “我死不了,她就活着!她一辈子都揣在我心里……”

  德顺爷爷经常开导高加林,教他做人的道理,鼓励他面对困难不要畏惧。

  如果说高加林就是现实中的路遥,那么德顺爷爷就是现实中的柳青。路遥视柳青为他的文学教父,高加林也把德顺爷爷当作自己的人生导师。

  在未来的《变》里,德顺爷爷八十多岁了还忘不了自己年青时的相好——灵转。他请高加林帮他寻找初恋。

  虽然最后没有找到灵转本人——她刚刚过世,但是灵转的孙子带来了一个木漆盒子,盒子里装着一条当年德顺送给灵转的红扎巾。尽管经历半个多世纪,这条红扎巾已经变得发白了,但是德顺爷爷看到自己的定情物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低声地哭泣……

  德顺爷爷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他一生只爱灵转一个人。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

  路遥的《人生》里,高加林在面对黄亚萍的爱情暗示之后,开始动摇了对刘巧珍的爱情。刘巧珍到县委大院来看他。他送她回去的时候,给她买了一条红丝巾。

  在大马河桥头,当年她等他卖馍回来的地方,高加林从挎包里取出那条红丝巾,给巧珍拢在头上。

  现实中路遥的初恋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北京知青。她喜欢穿红色的衣服,因此路遥也偏爱红色。

  《人生》里,高加林给刘巧珍送红丝巾,是高加林在祭奠自己的初恋——他在黄亚萍的火热的攻势下被俘虏了。同时,这也是路遥对自己初恋的祭奠,他爱他的林妹妹,可是他的爱情鸟却自由自在地飞走了……

  《人生》里的高加林是因为自己活高了,想追求更高层次的生活,才不得不舍弃淳朴善良的刘巧珍的。

  现实中的路遥却像《变》里的德顺爷爷一样专情。他临死也忘不了他的初恋。尽管她在他处于人生低谷的时候舍弃了他,但是他从不埋怨她。他的心中只有她的好。

  木漆盒子里的褪了色的红丝巾,就是路遥的《人生》。

  在追悼会上,我们常常会听到“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

  路遥的《人生》就是真实的“化悲痛为力量”之后的杰作!

  在《人生》里,刘巧珍是一个弱者的形象。她被高加林无情地抛弃了,然后草率地把自己嫁给了马栓。

  大多读者都希望淳朴善良的巧珍“好人有好报”。能够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在未来的《变》里,刘巧珍成了远近闻名的养猪专业户,成了三合集团的董事长,成了人大代表。她带着村民一起致富奔小康,还为村里建了小学,初中。

  刘巧珍由一个弱女子变成了女强人。她善良依旧,心里却总是装着父老乡亲,成了农村勤劳致富的带头人。我们为巧珍的成功而感到高兴。

  高加林在经历了人生的坎坷之后,在《变》里又到部队锻炼了五年。后来他选择了退伍,重新回到了高家村,又回到了人生的起点。

  《人生》里,高加林当上了县报记者之后,刘巧珍到县委大院去看望他,提到他家老母猪下了十二个猪娃。高加林一脸的不耐烦,叫巧珍快别说了。

  《变》里,退伍之后的高加林却尴尬地到巧珍家买猪娃。当然,他没好意思开口,还是马栓偷偷给他送回来的。

  这真是戏剧性的一幕。农民进城不能忘本!猪,在农民心中的地位可金贵呢!猪,可以给人们提供肥料,可以卖钱补贴家用,可以提供新鲜的猪肉,也可以成就刘巧珍这样的肯吃苦,有干劲的农民企业家。

  高加林经过部队的生活锤炼之后,意志更加坚强了,处事更加稳重了。他脚踏实地搞创作,后来又做了记者,接着做了省报的副总编。

  他的成功得力于他的文笔。在《人生》里。报道南马河抗洪,他写了《只要有人在,大灾也不怕》,一炮走红。在《变》里,高加林还是因为报道抗洪被领导看重。这次他写了《战胜水灾的钢铁战士》。

  部队首长给他送了锦旗“献给最优秀的记者——高加林”。他顺利成了报社的高级记者,不久就成了副总编。

  这里有个巧合。《变》里高加林到家乡担任挂职副县长。现实中的路遥当时是“县革委会副主任”,也是个副县长。

  现实中,路遥是因为从政无门才专情与文学的。因此给读者留下了《人生》,《平凡的世界》这两部不朽的作品。

  《变》里,高加林可谓是文学、政治双丰收。他成了报社副总编之后,又出版了长篇小说《网》。不久就被安排到家乡担任挂职副县长。

  高加林的《网》经过广播连播,传到了千家万户。他成了家喻户晓的名人。这时候黄亚萍给他打来电话,想叙叙旧情。高加林理智地拒绝了。

  这和路遥的经历有点相似。1980年,路遥发表了中篇小说《惊心动魄的一幕》。不久,又获得了第一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路遥到北京领奖。刚到下榻的旅馆,就接到了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一个熟悉的老朋友。”

  透过窗户,他发现电话亭里有个穿红风衣的女人。他扔下电话,疯了一样地冲下楼。原来,来电的是他的初恋。

  她说曾到过西安,在他家居住的楼下徘徊。但是没有勇气去询问他家的房间号,没有勇气去叩响那扇门。

  路遥说哪家阳台上没有花草,那就是他的家。等有一天,他老了,心静下来了,再去侍弄花草。

  可惜他还没等到老就匆匆地走了。他的生命定格在了42岁。这也是他一生中最辉煌的时期。

  祝愿他对初恋的爱像花草一样长青!

  《人生》是一部大书,生活却一直在《变》。无论路遥程远,都要相信未来!

  未来的《变》是路遥《人生》的完美对接,是新时代的一支励志战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变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