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法律的发展史

CL
2018-03-29 23:00:26

这本书是去年出版社寄来写书评的,结果我拖拖拉拉直到最近才把它读完然后动笔,真的是没有作家的命,还得了作家的病。在这本书中,日本推理小说家、最高法院咨询委员会委员夏树静子用文学的笔法讲述了日本司法审判史上12件重要案件,时间跨度超过百年,记录了日本法制的变迁和进步。

一百年的时间,可以痛定思痛、脱胎换骨,也可以掩埋历史、然后忘记掩埋,在读这本书的过程中,我大致可以看到日本人的法律观。比如说本书开篇的第一个案子,1891年俄国皇太子在日本遇刺,那时候的沙俄是一个疆域广阔、军事强大的超级大国,而日本只是一个背负着众多不平等条约的小国,在这个强调灭私奉公的历史节点,该不该把这起案件定性为“对皇室的犯罪行为”?按照日本刑法,皇室就是指日本皇室,即便是俄国的皇太子也只能按照针对普通人的法律来判决,但如此一来,日本便可能受到俄国的非难。

政府的官僚质问法官:“你要为了法律毁了国家吗?”

法院的法官则反击道:“何等狂言!这分明是要以行政权

...
显示全文

这本书是去年出版社寄来写书评的,结果我拖拖拉拉直到最近才把它读完然后动笔,真的是没有作家的命,还得了作家的病。在这本书中,日本推理小说家、最高法院咨询委员会委员夏树静子用文学的笔法讲述了日本司法审判史上12件重要案件,时间跨度超过百年,记录了日本法制的变迁和进步。

一百年的时间,可以痛定思痛、脱胎换骨,也可以掩埋历史、然后忘记掩埋,在读这本书的过程中,我大致可以看到日本人的法律观。比如说本书开篇的第一个案子,1891年俄国皇太子在日本遇刺,那时候的沙俄是一个疆域广阔、军事强大的超级大国,而日本只是一个背负着众多不平等条约的小国,在这个强调灭私奉公的历史节点,该不该把这起案件定性为“对皇室的犯罪行为”?按照日本刑法,皇室就是指日本皇室,即便是俄国的皇太子也只能按照针对普通人的法律来判决,但如此一来,日本便可能受到俄国的非难。

政府的官僚质问法官:“你要为了法律毁了国家吗?”

法院的法官则反击道:“何等狂言!这分明是要以行政权插手司法权!”

在最后的审判上,被告人以谋杀未遂定罪,判处无期徒刑。在政治强权面前,法院的权威微乎其微,但法官们仍然做出了这个无比勇敢的决定。

一百多年间,类似这样大大小小的案子塑造了今日的日本法律体系,这是一个以大陆法系为基础,却也拥有英美法系特点(如陪审团制度,见本书第三章《昭和时代的陪审审判》)的独特法系。其实从大家熟知的江歌案的审判中,我们就可以看出日本法律的发展史(犯罪嫌疑人陈某最后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以下讨论两个相关问题:

1)为什么这样恶劣的案件却没有死刑?

日本有一个适用死刑的一般标准(“永山原则”),这一标准的由来在书中也有详细讲到(见第十章《永山则夫:与手枪的不幸相遇》),所以尽管江歌案在道德上引起了公愤,但其严重程度还没有达到死刑的标准。

2)那么这20年有期徒刑的判定是怎么来的?

20年刑期是由检方提出,最后由法官和陪审团共同判定的。尽管大家(包括我)都认为嫌疑人已经丧失了做人的资格,死不足惜,但实际上20年在日本已属较重的量刑,这应该是考虑了江歌妈妈的诉求的。法律此时只能作为迟来的正义,却不是能平息众怒的复仇。

《与手枪的不幸相遇》这本书在最后一章《为了那些再也回不来的亲人》中也讨论了相关的议题:犯罪受害者的话语权。仅仅在十多年前,日本的犯罪受害者(亲属等)是没有话语权的,他们始终被置于局外人的位置,甚至连阅览庭审记录的机会都没有。没有人给予他们话语权,而他们自身也因为要活下去而没有余力去争取话语权。他们通常还有些自责和后悔、于是他们心中充满矛盾、无法张口。受害者们一方面忍受着一生难以平复的痛苦,另一方面还要面对世俗的偏见以及猎奇。司法机关这样做的理由是,如果让受害人当庭发言,可能会干扰审判的公正,最坏的可能是法庭成为了实施私刑的场所。

直到一位叫岗村熏的律师,在其夫人被歹徒刺杀之后意识到了这个缺陷,决定带领受害者们一起主张:“我们那些再也回不来的亲人以及我们自身,对于罪犯应当享有作为当事人的正当‘权利’。我们作为‘拥有尊严的主体’,应当享有参与司法审判的权利。”终于在2004年,《犯罪受害者等基本法》诞生了,日本也迎来了受害人可以对罪犯进行量刑建议的这一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与手枪的不幸相遇的更多书评

推荐与手枪的不幸相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