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地图 死亡地图 8.4分

再次翻开这本书

我是一头熊
2018-03-29 22:54:29
这本书是几年前翻译的了,记得翻译开始不久,当时的编辑问我,觉得怎么样?我说,很真实,很喜欢,翻译到掏粪工人那一部分的时候,我差点吐了。编辑开玩笑说,准备把这一段印在封底。后来书还没有交稿,编辑就辞职了。再后来,这书出版了,当然封底也没有这一段。但是,很真实,的确是这本书非常有魅力的地方。

我们看到了150多年前的那场瘟疫,有人得了霍乱,在没有任何污水处理系统的城市里,病人的大粪轻易地就污染了饮用水源,进入了更多人的肠道,霍乱疫情爆发了。我们看到了鲜活的生命在饮用了污染水之后,不断呕吐,不断腹泻,最后“眼睛深陷,面容凹陷,嘴唇和下肢皮肤都呈黑蓝色,指甲……青灰色。”人一批批地死去,我们仿佛看到了马车拉着尸体走在大街上,人们避之不及。微生物致病在我们看来是常识,在当时却是医学还未真正涉足的领域。医学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景呢?报纸上有很多广告,宣言蓖麻油可以治病。大家还买单呢。与此同时,也有真正的医学在发展。斯诺是优秀的麻醉师,敬业而大胆,在动物身上、自己身上用麻醉剂做了大量实验。他很有名气,甚至为维多利亚女王做了无痛分娩。他认为水传播了霍乱,可是很多人,还有当时著名的医生认为是瘴气引发了霍

...
显示全文
这本书是几年前翻译的了,记得翻译开始不久,当时的编辑问我,觉得怎么样?我说,很真实,很喜欢,翻译到掏粪工人那一部分的时候,我差点吐了。编辑开玩笑说,准备把这一段印在封底。后来书还没有交稿,编辑就辞职了。再后来,这书出版了,当然封底也没有这一段。但是,很真实,的确是这本书非常有魅力的地方。

我们看到了150多年前的那场瘟疫,有人得了霍乱,在没有任何污水处理系统的城市里,病人的大粪轻易地就污染了饮用水源,进入了更多人的肠道,霍乱疫情爆发了。我们看到了鲜活的生命在饮用了污染水之后,不断呕吐,不断腹泻,最后“眼睛深陷,面容凹陷,嘴唇和下肢皮肤都呈黑蓝色,指甲……青灰色。”人一批批地死去,我们仿佛看到了马车拉着尸体走在大街上,人们避之不及。微生物致病在我们看来是常识,在当时却是医学还未真正涉足的领域。医学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景呢?报纸上有很多广告,宣言蓖麻油可以治病。大家还买单呢。与此同时,也有真正的医学在发展。斯诺是优秀的麻醉师,敬业而大胆,在动物身上、自己身上用麻醉剂做了大量实验。他很有名气,甚至为维多利亚女王做了无痛分娩。他认为水传播了霍乱,可是很多人,还有当时著名的医生认为是瘴气引发了霍乱,有人还在《柳叶刀》发表文章进行反驳。

我们还看到了当时的伦敦,“两座房子的地下室都是大粪,三英尺厚的大粪……在经过第一座房子的通道的时候,我发现院子里都是从厕所漫出来的大粪,有六英寸厚”;“……这水看上去更像是泥浆,而不是泥水。可是我们却得知,这就是该地区的饮用水……”;“这个小女孩正小心翼翼地把锡罐放到水中,这时从隔壁房屋泼下了一桶大粪。”也许,在历史书上,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维多利亚时代的水晶宫,阿拉法加广场,或许还有蓬勃发展中的工业革命。那是美好而光鲜的伦敦,华兹华斯的长诗《序曲》中有一段关于购物的赞歌:“令人眼花缭乱的商品/一家接一家的商店,装饰的名字就是店面的标志/头顶上的就是商人的荣耀。”城市永远都有肮脏和光鲜的两面,但是在十九世纪的伦敦,这两面是如此极端,如此对立。

在这样的背景下,十九世纪的历史和十九世纪的小说交织在一起,详尽而生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死亡地图的更多书评

推荐死亡地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