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总结

自由卷心菜
2018-03-29 22:22:07
第一章
07-08年危机40年前,金融业增长显著快于实体经济。
造成金融扩张影响最大的业务——贷款和资产管理。

本书中心论点:07-08年金融危机根本原因是危机前的私人债务过度积累。

07-08年前,对金融增长持正面看法是主流观点。
理由有四:1.金融增长有助于完善市场,提高效率,改善资本配置。
2.影子银行和银行体系,能提供更多贷款,可推动经济增长,使更多人拥有房子。
3.宏观层面,金融无足轻重
4.经验证据,经济史表明金融在经济发展早期起了重要的支撑作用

作者认为以上理论存在两个缺陷:1.金融市场不同于其他实体经济市场,支持市场自由化说服力弱
2.金融对宏观经济有重大影响

一定限度内金融增长有利,超过限度则有害。

第二章
危机前的正统观点的核心是有效市场假说和理性预期预期假说。

有效市场假说认为如果证劵市场中的证劵价格充分且理性的反映了所有可得信息,并且价格变化反映了新的可得信息,该市场可以界定为有效金融市场。基于分析过去股票市场得到的信息预测未来价格变化是浪费时间。

有效市场假说适用于金融市场的理由有三:1.人是理性的
2.部分人不理性购买,也会有部分人不理性出售,他们的行为可被忽略
3.即使不理性人足够多,理性套利者也会发现这种不理性,从而使价格回归正常

理性预期假说认为经济市场里的人根据对未来经济发展的理性评估采取行动,宏观经济不稳定仅可能来源于外部冲击如新资源新技术(影响不大),或有害政策。如果政府采取适当政策,过去的问题不会重现。

现实与以上理论是矛盾的。市场始终存在无效率和非理性的影响。
1.人类决策并非完全理性
2.非理性投资者的羊群效应
3.单只股票出现价格偏离时,理性套利者能使价格回归正常水平的理论也许成立,但是市场价格出现偏差时,该理论不成立,因为不可能以无风险的方式对冲整个市场。
4.由于前三个因素的影响,有时进一步推动股价偏离对理性套利者来说是完全理性的。
5.有效市场假说和理性预期预期假说均存在未考虑到未来风险具有不可消除的不确定性和数学上不可建模的缺陷。

增加市场流动性一定程度上有益,但不能任其自由发展。没有科学方法可以估计流动性最优程度,但是随着高频交易的出现,我们已经大大超过最优流动性水平。

第三章
人们可以和银行签订债务合约,不管成功与否,回报率已经固定。
股权合约中则取决于投资是否成功。存在一定风险。
银行存在短视行为,低估了债务合约的风险和债务合约终止的危害,导致信贷投放过度。

第四章
银行不仅将贷款发放给新的资本投资(教科书),也发放给购买现存资产和扩大消费。
其中房贷的比重逐年上升。
而部分房产价格大起大落,因此造成了金融不稳定。

第五章
从日本90年代房产泡沫说起,谈及各国银行在危机发生后推行的政策。大多采用宽松的融资政策。但由于债务积压,信贷需求仍然较低。
政府债务扩张是公司去杠杆的必然结果。
杠杆不会消失,只是从私人部门转向公共部门。
一旦债务过度,所有的政策都不能有效根治,约束的财政政策导致经济增长变缓,宽松的货币政策虽然能刺激国内消费投资,促进经济增长,但是将会加剧贫富不均。
然而,仅仅是宽松的货币政策无法根治问题,只能起到缓解作用。
只要存在高杠杆,所有的政策工具似乎都不理想。我们需要建立一个不依赖于过度信贷创造的增长模式。

第六章
资产证劵化在分配风险的同时,也创造出新的风险。

第七章
名义经济增长方法:增加金属货币,发行法定货币,私人信贷创造。

金属货币:现实中没有一个国家单纯依赖金属货币,因为一定程度上和金属总量挂钩。
1870-1880年间,黄金总量有限,造成通缩;随后20年间,黄金产量增加,又造成显著通胀。

法定货币创造:历史上有成功的例子也有失败的。日本1931年-1936年经济衰退、南北战争中北部联邦,都成功刺激需求增长;但南北战争中南部联邦和1920年的津巴布韦又都因为这种方法造成了恶性通胀。

私人信贷创造:1921-1929年美国银行体系扩大信贷投放,使存量货币增加40%;而在随后的1929-1933年,所有货币增量又抵消了。基于此,银行和监督机构长期致力于减少银行不稳定性。认为只要维持低而稳定的通胀率,私人信贷创造就是合理的。最终导致了过度杠杆、金融危机和债务积压。

1980年以来,美国收入最低的20%群体实际工资没有增长,收入最高的1%提高了2倍。

债务加大了贫富差距 数据p105

发达经济体的信贷急剧扩张而GDP没有显著增长(如果有央行会出台相应对策)的原因:1.信贷用于购买现存房地产 2.用于消费融资

美英西班牙爱尔兰的房地产泡沫和消费繁荣对用中国德国日本的高储蓄率。

如有必要,政府可通过法定货币创造来刺激名义需求,虽然风险大,但是过度信贷创造同样存在风险。

第八章
关键问题不是如何创造出购买力,而是如何妥善运用。韩日通过妥善运用信贷资源实现了经济赶超。1960-1980韩国总体朴正熙将韩国中央银行收归国有,随时向商业银行提供无上限的资金支持,鼓励银行以实际负利率向出口企业投放信贷。

但是,这些国家最终都面临(信贷密集和投资导向)转型问题,转型是困难的。

08年中国信贷扩张与名义GDP增长基本同步,类似20世纪50年代韩国和80年代日本的情形。适度扩大国内消费并减少投资,对防止浪费加剧、产能过剩和财政困难极为重要。

然而其后五年间,中国投资率由08年的42%上升到12年的49%。由于发达经济体萎缩,中国产品出口需求断崖式下跌,就业率下降。中国政府担心潜在的社会和政治后果,寻求立竿见影的刺激政策,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大举促进投资。
数据P125

杠杆飙升,导致中国经济脆弱性加剧。

中国经济脆弱性主要表现在两方面:1.重工业部门:国有企业产能过剩 2.房地产和基础建设:二三线城市城市化进程,以借贷资金开展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地方政府期待经济发展带动土地价格上升,从而增加卖地收入偿还贷款。

中国面临两个问题:如何转变信贷密集型经济增长模式?原先的债务存量如何解决?

解决第一个问题,需要保证工资水平增长快于名义GDP;还应减少家庭部门储蓄,但这需要改善社会保障和医疗体系,以减少预防性储蓄需求;采取强效政策工具限制房地产信贷。

解决存量债务问题,三个有风险的抉择。
1.一切交给市场,让公司和地方政府在能力范围内去杠杆,但可能出现经济下行,可能出现政府不愿意看到的严重后果。
2.让信贷继续激增,可能为以后埋下更大隐患。
3.公开对部分债务进行社会化,核销银行体系的不良贷款,对举债过度的银行、国有企业、地方政府进行救助。

作者认为中国比其他国家更有可能转型成功,因为中国经济仍有较大空间维持快速增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债务和魔鬼的更多书评

推荐债务和魔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