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啸山庄 呼啸山庄 7.4分

呼啸而过或是永垂不朽

梦境书评
2018-03-29 20:58:40

如果作者都像艾米莉·勃朗特一样简单,写书评也可以省事不少。至少不用分析作者的生平对作品的影响。艾米莉·勃朗特是著名的勃朗特三姐妹之一,只创作了这么一部小说就过早的撒手人寰。但是她留下了大量的诗歌,恕我才疏学浅,并未拜读,但是从《呼啸山庄》中能够感受到作者的诗意。 小说的故事其实并不复杂,通篇下来只有十个人频繁出现,全算下来出场人物也不到二十人。而故事时间的跨度超过了三十年,这些人一直生活在这样一个极端封闭的社交环境之中,性格都非常极端。他们的爱恨不是我们平时体会的那种温和的爱和沉默的恨,而是不死不休的。爱要掏心挖肺,恨要深入骨髓,连死亡,也不能阻隔爱恨情仇。这样强烈的感情,是我们体会不到的,也是艾米莉的诗意,更是传世的原因。 希斯克利夫,这个名字本身就是荒地,峭壁的意思。他的决绝是形成这个故事最重要的因素。他可以无视亨得利对他的辱骂和惩罚,只要能跟凯瑟琳在一起,希斯克利夫就没有动过离开的念头。(当然,并不是没有动过报复的念头。)而当他听到凯瑟琳说嫁给自己是降低自己的身份的时候,就断然离开了呼啸山庄。哪怕他已经听到凯瑟琳并不真的爱林敦,哪怕他已经听到凯瑟琳说心爱的人正是自己,哪怕他已经听到凯瑟琳说两人的灵魂是一样的,他还是决然离开了。就算他回来,面对虚弱的凯瑟琳,他也依然硬气十足,他试图温柔体贴的爱护凯瑟琳,却依然易怒而暴躁。不得不说,这也让我理解了凯瑟琳所说的,不管灵魂是什么做的,两人是完全一样的。 凯瑟琳,是被娇宠惯了的孩子,但与其说她是宠坏了的孩子不如说是荒原和暴烈的天气造就了她的性情。她对于小姑子爱上希斯克利夫的反应简直很当初埃德加·林敦爱上凯瑟琳时希斯克利夫的反应如出一辙。她试图做一个端庄的小姐,提起裙子,优美的走路。她甚至不完全明白希斯克利夫的骄傲是如何被刺伤的,就放出了那些不经头脑的话语。她在希斯克利夫和埃德加·林敦之间摇摆不定,一会儿看不惯希斯克利夫的脏兮兮,一会儿看不惯埃德加·林敦的娇弱。其实是她在世俗和内心之间摇摆不定。她明白按照世俗的标准,她应该做什么样的女孩子,找个什么样的男人结婚;但她也知道跟谁在一起更快乐,更加解放天性,更相互理解。她的摇摆不定不是得陇望蜀,而是对责任和自我的纠结。她的死因也完全归咎于此,若她一心想按社会要求的行事,就该做好林敦太太的本分,不做丈夫不让做的事;若她一心想追逐自由,就该跟着希斯克利夫私奔,哪怕要饭。而她哪样也做不到,只能自己将自己折磨致死。 埃德加·林敦和亨得利·肖恩,性格完全不同的两个男人,却遇上了相似的人生境遇:都继承了家产,爱妻早亡,留下幼子(女),妹妹也早逝,留下独子(女)。两人却全然不同。虽然都是伤心,一个是竭尽所能的保护女儿,为女儿谋得一些家产,也想试图照顾妹妹的遗孤。一个是完全不顾自己的儿子,差点把儿子摔死。妹妹的孩子更是跟他完全无关了,除了把家产败光,什么事情都没做。这种对比的写法也正是艾米莉的独特之处。她不但在两代人中构建了几乎完全一样的情感纠缠,也在同代人当中写出了完全不同的人生选择。这说明在作者心中,人生怎样度过是完全取决于个人选择的。 希斯克利夫是不是过于狠毒,这个问题几乎所有人的回答都是一致的。他爱的女人死去,他一点儿都没有把对爱人的情谊转移到她的孩子身上,也完全没有疼惜自己的孩子,仇家孩子对他的信任也完全没有打动他。他处心积虑的规划三个孩子的人生,要让他们像自己一样活的痛不欲生。他把凯瑟琳和埃德加·林敦的坟墓隔开,要将自己与心爱的女人合葬。他的人生只有爱情和复仇两种旋律,而这两种旋律又混合交织在一起,发生着奇特而凄惨的共鸣。这一切决绝的做法都不是正常人的作为,只存在于小说之中。这大概也是艾米莉·勃朗特身为一个没能亲历爱情的年轻姑娘,对爱情忠贞的美好向往了。一场狂风呼啸般的爱情却又不能雨过天晴般的转瞬即逝,这种恒古不变的愿望,大概就是这本书流传至今依然生命力旺盛的原因。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呼啸山庄的更多书评

推荐呼啸山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