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纫机下的独白

古知白
2018-03-29 19:59:45

缝纫机是在昭和初期在日本普及的,向田邦子的作品有点类似半自传体,在这部小说集里多次出现了缝纫机,也许她对缝纫机以及那个她生活的时代有着某种情结,怀旧的人,一般都是非常感性的人。 这部小说集给我最大的冲击莫过于作者想传达的爱情观,这种爱情观应该也是很多日本人内心的真实态度。(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在其他日本文学作品中也看到类似的态度。东野圭吾笔下的渡部,出轨后仍然瞒着妻子,最后也没有得到惩罚。) 在很多人思维中,“一生一世一双人”是理想的爱情。对于出轨,对于婚外恋,我们嗤之以鼻。看到书中主人公出轨后还可以安然无事地回归生活,我一开始是难以接受的。 日本人对于“出轨”的宽容度之大出乎我意料,他们将“婚姻”与“爱情”分离了。“一辈子一次就好,我想谈个恋爱”,这句话若是出自一个还没有交过对象的女生之口,我们会觉得很正常,也合理。但是向田邦子的小说里,这句话是出自一个已婚妇女之口就让人觉得很别扭。 读小说如果忽略时代背景就会有很多错误的解读,向田邦子被称为“写尽昭和时代的女作家”,她的作品所反映的应该是二三十年代日本人的状况。她并不是在宣扬婚外恋。 回想我们中国二三十年代,包办婚姻其实没有多少感情基础的,徐志摩与张幼仪的结合,徐志摩将林徽因带回家,活生生把张幼仪气走,美其名曰追求自由。当时很多留洋回国的知识分子都好这一口,以所谓的“与传统决裂”为理由,抛弃原配另寻新欢。 反过来看向田邦子笔下的幸子,“一辈子一次就好,我想谈个恋爱”,婚姻对她而言不是“爱情”。所以她铤而走险,冒着必死的觉悟去爬“那座山”。尝到恋爱的滋味后她满心欢喜地回归家庭,回到自己丈夫身边,继续踩着自己的缝纫机。就像她所说的:“比起爬山,回家更需要勇气。” 幸子的丈夫,得知妻子出轨后没有暴跳如雷,也没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个家庭还是完整的,没有裂痕的。“爱情”尝到了,“婚姻”还在继续。整篇小说给人感觉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女主角幸子看似有违道德,但却让人不忍心责备。 向田邦子的父亲出身贫苦,学历也不高,是保险公司分行经理的职位,因工作需要常调职到不同城市,向田家也就经常不断搬迁。她的小学生涯,就是在频繁搬家中度过,这段童年时光对她影响非常深远。我在小学阶段也是经常搬家,特别能理解这种毫无安全感的成长过程。 邦子的父亲就曾经出轨,但他们的家庭并没有因此而破裂。邦子长年和父亲一起住,我们能从她的作品里读出,她对父亲出轨行为的态度,她能理解自己父亲,但却对发生的一切束手无策。昭和时代后期,日本经济快速发展,“父权”开始没落,父亲在家庭里的存在感随之降低。于是,他们开始在外部寻找存在感,走向出轨。感觉这是那个年代的群体心理,而非个别现象。(目前日本社会的出轨率也蛮高的) 《隔壁的女人》这部小说集总是围绕着“家庭”,这些家庭看似支离破碎,却又不至于走向破灭。幸子与集太郎,结婚七年相安无事却相对无言;素子与数夫,过往沉痛却想把握当下;以为春天来了的直子最后却只是大梦一场…… 她是在借小说映射自己的过往,将曾经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写出来给人看,将自己的内心袒露无疑。据说,1980年(昭和55年)7月。“直木赏”评选会上很多人反对她获奖,并呼吁要弄清她是否具备作为小说家的实力。(我想可能是因为,评委们认为,她不过是在写自己的故事罢了。谁没有点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呢?) 但是我觉得,以自己的黑历史为题材来创作小说,更需要勇气。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隔壁的女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隔壁的女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