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 三十而立 8.7分

《三十而立》札记

夏了夏天
2018-03-29 看过

《三十而立》中的王二没有与陈清扬在一起,而立之年,他的现状如何?不再写诗,羞于那篇论文,没有评上副教授,没有拿到出国资格,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骄傲,很惨吗?我读起来却笑个不停呢,王二堪称为最“不正经”的逗比吧,果然所有看似喜剧的内核都源于悲剧。

另外,小说中也会穿插一些关于人生、世界、存在等话题的思考,虽然杂乱无章,但还想挑出来欣赏一番。

我在实验室里踱步,忽然觉得生活很无趣,它好像是西藏的一种酷刑:把人用湿牛皮裹起来,放在阳光下曝晒。等牛皮干硬收缩,就把人箍得乌珠迸出。生活也如是:你一天天老下去,牛皮一天天紧起来。这张牛皮就是生活的规律:上班下班、吃饭排粪,连做爱也是其中的一环,一切按照时间表进行,躺在牛皮里还有一点小小的奢望:出国,提副教授。一旦希望破灭,就撒起癔症。真他妈的扯淡:真他妈的扯淡得很!  

这比喻,我太喜欢了!

又提到那篇论文!这就如澡塘里一池热水,真不想跳下去。我不得不想起来,我那篇论文是这么开头的:假若笛卡尔是王二,他不会思辩。假若堂吉柯德是王二,他不会与风车搏斗。王二就算到了罗德岛,也不会跳跃。因为王二不存在。不但王二不存在,大多数的人也不存在,这就是问题症结所在。  发了这个怪论以后,我又试图加以证明。如果说王二存在,那么他一定不能不存在。但是王二所在的世界里没有这种明晰性,故此他难以存在。有如下例子为证:
凡人都要死。皇帝是人,皇帝万岁。
还有:人都要死,皇帝是人,皇帝也会死。

读时有疑问:什么叫“在罗德岛跳跃”?

查了下,应该出自是《伊索寓言》里的《吹牛的运动员》。

吹牛的运动员
有个运动员因平常参加比赛时缺乏勇气,被人们指责,只好出外去旅行。过了些日子,他回来后,大肆吹嘘说,他在别的很多城市多次参加竞赛,勇气超人,在罗得岛曾跳得很远,连奥林匹克的冠军都不能与他抗衡。他还说那些当时在场观看的人们若能到这里来,就可以给他作证。这时,旁边的一个人对他说:“喂,朋友,如果这一切是真的,根本不需要什么证明人。你把这里当作是罗得岛,你跳吧!

这个故事的寓意就是,用事实容易证明的事情,说的再多都多余,哈哈。

另外,这里也是与小转铃的一段,超喜欢她,喜欢她的自由,自我,尤其是与王二不可描述的那一段(咳咳==)。同样,喜欢一个人是育花还是采花?我想,如果枯萎是宿命,那就在它最美的时候采了它吧。

所谓虚伪,打个比方来说,不过是脑子里装个开关罢了。无论遇到任何问题,必须做出判断:事关功利或者逻辑,然后就把开关拨动。扳到功利一边,咱就喊皇帝万岁万万岁,扳到逻辑一边,咱就从大前题、小前题,得到必死的结论。由于这一重负担,虚伪的人显得迟钝,有时候弄不利索,还要犯大错误。

小波也说过:我没有批判虚伪本身。

“虚伪”让人最不耻的是它本身是“伪”的,不过,后来出现了一个词叫“社交礼貌”,同名 —“情商高”。怎么定义礼貌与虚伪的界限?让人感到舒服、尊重是礼貌,因为为了双方。让人感到尴尬、不适是虚伪,因为更重视自己。也许吧,但在我眼里都一样,因为都是假的,如果一件事是我所在乎的,别人的动机就不会很重要,很难求真,也算是殊途同归了。

在我看来,春天里一棵小草生长,它没有什么目的。风起时一匹公马发情,它也没有什么目的。草长马发情,绝非表演给什么人看的,这就是存在本身。
我要抱着草长马发情的伟大真诚去做一切事,而不是在人前差羞答答的表演。在我看来,人都是为了要表演,失去了自己的存在。我说了很多,可一样也没照办。这就是我不肯想起那篇论文的原因。 

活着。

事实上,我要做个正经人,无非是挣死后塞入直肠的那块棉花。
我根本用不着这么做,我也用不着那块棉花,就算它真这么必要,我可以趁着还有一口气,自己把它塞好,然后静待死亡。自己料理自己的事,是多么大的幸福:在许由那张臭烘烘的床上躺下时,我还在想:我真需要把这件享想明白,这要花很多时间,眼前没有功夫,也许要到我老了之后。总之,是在我死之前。

初读《黄金时代》面红耳赤,这简直是本小黄书嘛,话糙理也糙,因此没有读到《三十而立》。而今拾起重读,恐怕真是应了那句“初听不识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向来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剧中人”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三十而立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十而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