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处方 红处方 8.2分

西藏情缘与毕淑敏

呼之啸也
2018-03-29 18:51:53

毕淑敏的西藏生活零零散散地记录在她的散文中,《白云裁剪的衣服》主要记录的是她在西藏的较为早期的经历。其中最为生动的描写是关于当卫生员时她与死亡的亲密接触。

第一次是埋葬牧羊人,注视着生命的短暂与无常,我在这一瞬,痛下决心,从此一生努力,珍爱生命。大家神情肃穆,也都和我一样,在惨烈的真实面前,感到生命的偶然与可贵[1],喜马拉雅上独特的葬法让她近距离接近生命,接近死亡。喜马拉雅鹰飞向云端,带着牧羊人信仰的灵魂。人人静默不言,可是内心已经峰回百转,感触良多。

为一个死去的班长换衣服,这对几个女孩子来说是极大的挑战,先不说面对一具冰冷的尸体感到的恐惧,就是进入停尸房的清冷气氛也足以让人倒吸一口冷气。基督教认为人死后是有灵魂的,但是现代科学的看法是无神论。毕淑敏却还往尸体的衣服里装糖,这恰恰表现了她的生命意识有多么的强烈,她对于现代科学,在内心里其实一直蛰伏着一只不安的小兽。

生与死的区别,其实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不过是蚕蜕了一层皮[2]这是一个男干事说的话,但是毕淑敏有另外的想法,年轻如她,还不习惯把生死看的如此淡然,感性的神经充斥在她的大脑里。这种感性体现在她的作呈现出来的是

...
显示全文

毕淑敏的西藏生活零零散散地记录在她的散文中,《白云裁剪的衣服》主要记录的是她在西藏的较为早期的经历。其中最为生动的描写是关于当卫生员时她与死亡的亲密接触。

第一次是埋葬牧羊人,注视着生命的短暂与无常,我在这一瞬,痛下决心,从此一生努力,珍爱生命。大家神情肃穆,也都和我一样,在惨烈的真实面前,感到生命的偶然与可贵[1],喜马拉雅上独特的葬法让她近距离接近生命,接近死亡。喜马拉雅鹰飞向云端,带着牧羊人信仰的灵魂。人人静默不言,可是内心已经峰回百转,感触良多。

为一个死去的班长换衣服,这对几个女孩子来说是极大的挑战,先不说面对一具冰冷的尸体感到的恐惧,就是进入停尸房的清冷气氛也足以让人倒吸一口冷气。基督教认为人死后是有灵魂的,但是现代科学的看法是无神论。毕淑敏却还往尸体的衣服里装糖,这恰恰表现了她的生命意识有多么的强烈,她对于现代科学,在内心里其实一直蛰伏着一只不安的小兽。

生与死的区别,其实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不过是蚕蜕了一层皮[2]这是一个男干事说的话,但是毕淑敏有另外的想法,年轻如她,还不习惯把生死看的如此淡然,感性的神经充斥在她的大脑里。这种感性体现在她的作呈现出来的是小说中充满希望和光明的结局。高原上的兵,不可避免要做的就是爬山,体力的严重消耗让毕淑敏曾经格外的接近死亡,她对喜马拉雅的一座座雪山生出了别样的情怀。不知为什么,登上山以后,人很容易感到心里空荡荡的,好像把一种很宝贵的东西安放在雪山之巅了[3]。

年轻的她体会到了人类在自然面前的渺小,但同时人类是可以通过团结和努力勇敢面对未来的不可知因素。“山是不能征服”,我们终于也有一瞬,站的比山还高[4]。这种在藏北高原培养出来的女子,必定会有不一样的眼界和见识。于是在小说中,毕淑敏很着重的突出了这一种情怀,那就是人类在战胜巨大困难面前的总会有自己的独特办法,就如花冠病毒里面的描述

花冠病毒是亿万年前以前存在的一种病毒,由于人类对自然的肆意介入让人类遭到了病毒的入侵。人类竭尽全力对抗却还是一片一片死亡,但是在最后却出现了一个神秘组织拥有能治好病的药。这正好是说明了人类团结在一起的巨大力量是可以抵抗无论多大的困难的。

提到她的西藏日常生活,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重要角色——狮泉河。狮泉河是藏区最重要的一条河,水是生命之源,更何况是高原地区的水。河水孕育了藏北地区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这里的河水,不仅代表着河水,更是代表着自然这个伟大的生命缔造者。

毕淑敏对于自然怀着别样的情感,大自然是温和而权威的老师,它羚羊挂角、不露声色地把伟大的关于生命和宇宙的真理,灌输给我们。[5],在《欢喜是自酿的》一书中,她就提到了狮泉河与她之间的故事,她对自然力量的崇敬尽显无漏。在她的小说中,这一点也格外突出。无论是在《花冠病毒》还是《血玲珑》里面,都有关于崇敬自然的描写,《花冠病毒》中人类因为随意开发冰山导致了新型病毒的流窜,引发了前所未有的灾难,这是不尊重自然的结果,而《血玲珑》中的神秘老中医也说出了最本真最自然的环境就是治病的关键所在。她对于自然无疑是崇敬的,但是这种崇敬不是被动的消极接受,里面寄寓着对自我意识的积极提升。突破是一个过程,首先经历心智的拘禁,继而是行动的惶恐,最后是成功的喜悦。

她笔下的主人公无一不是充满抗争精神的人物,不断在逆境中突破着自我,从而走向了一个比较光明的结局。她肯定人的这种挑战性行动,希望人都能在挑战中活出新的自我。就像威武无比的狮泉河毫无畏惧的奔向远方。她对自然力量的尊重也是被藏北高原上那些神奇的生物所影响了呀。

另外,藏北高原的生活是与守护边防息息相关的,毕淑敏在小说集《藏红花》中收录了一系列关于边防和军人的短篇小说,这些短篇正是她日常生活的写照,她把她看到的一切,感触到了一切写进书中。她把她的骨血融进小说里。守卫边防的地方一般来说自然条件都不会很好,比如藏北高原挺拔威武的山。

山,并不都是坎坷沟壑,那是小家子气的山,真正雄奇壮美的山,局部往往是平坦的。平坦,才能承其高大[7]。这是毕淑敏终日对着山悟出的,但这不仅是对山的要求,也是对想要处于高处的人的告诫。边境地区是最要求国家尊严的地方之一,在我们的这块土地上生产出一种最宝贵的东西,它的名字叫做尊严!只有守卫边防的战士才会如此深刻而透彻的体会到国境线的意义,保卫国境就是保卫中国的尊严。国界,是经常需要用血来打磨光滑的。

毕淑敏在高原上接近了国界,也就接近了死亡了和纷争。她的小说中往往带着浓浓血腥味,这是她做为一个战士在纪念自己战友的别样的方法呀。从她上山的那一刻,战士的种子逐渐生根,发芽,长大,成为了大树。

浇灌的肥料,却是战士的鲜血。在西藏守卫边防的经历让年轻的毕淑敏对于国家,对于尊严格外的重视。因为那融合了她战友的血!。面对死亡咫尺之遥,面对冰雪整整三年,我再也不是那个天真烂漫的城市女孩,内心已变得如同喜马拉雅山万古不化的寒冰般苍老。山上的岁月给毕淑敏带来了极大的影响,让她拥有了与众不同的思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处方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处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