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教了

[已注销]
2018-03-29 17:44:47

这也有个概念区分:文字组一起好坏可分两个层面评议:一是技术层面,大到字句干净与否,小到标点是否得当。二是意义层面,写作是要表意的,所谓词能达意,这个意表达得是否清晰?是否简洁?还有,要表的这个意本身,有没有问题?

谈到该些与否:既然写了,花时间心力认真写了,就尽可能有点新意。照猫画虎嚼剩馍没意思。于是,多读书,前人写过多少好东西,何必多此一举,自己津津有味嚼剩馍。 怎么克服呢?杨葵办法是慎落笔,能不写则不写;心里随时有跟弦;确认自己不是天才,作为个正常人,还是多读书。而且,新意捉襟见肘时写得短并非坏事。 当然,刻意求短亦非良药。张大春《文章自在》里有篇写鹦鹉的,也有荡开一笔更添文意的说法。“条条大路通罗马,最怕写作时自己煞有介事地贴标签。” 笔者一介俗人,何况一直被教导相机行事、没有对错只有人情,因而偏好媚俗,本能地热脸贴人屁股。如今有些自觉了,可仍心有戚戚焉,偶尔自怨自艾。 自在点吧。 既然“写作说到底,在行家眼里,与写作者的为人惊人一致”,怎么养心方是正途。可惜以往读书,心里缺这根经。还好,前些天翻了翻一年多前的笔记,方知早已在潜移默化中有所改变。至少不用太焦虑地自视。宁拙毋巧,宁丑勿媚

...
显示全文

这也有个概念区分:文字组一起好坏可分两个层面评议:一是技术层面,大到字句干净与否,小到标点是否得当。二是意义层面,写作是要表意的,所谓词能达意,这个意表达得是否清晰?是否简洁?还有,要表的这个意本身,有没有问题?

谈到该些与否:既然写了,花时间心力认真写了,就尽可能有点新意。照猫画虎嚼剩馍没意思。于是,多读书,前人写过多少好东西,何必多此一举,自己津津有味嚼剩馍。 怎么克服呢?杨葵办法是慎落笔,能不写则不写;心里随时有跟弦;确认自己不是天才,作为个正常人,还是多读书。而且,新意捉襟见肘时写得短并非坏事。 当然,刻意求短亦非良药。张大春《文章自在》里有篇写鹦鹉的,也有荡开一笔更添文意的说法。“条条大路通罗马,最怕写作时自己煞有介事地贴标签。” 笔者一介俗人,何况一直被教导相机行事、没有对错只有人情,因而偏好媚俗,本能地热脸贴人屁股。如今有些自觉了,可仍心有戚戚焉,偶尔自怨自艾。 自在点吧。 既然“写作说到底,在行家眼里,与写作者的为人惊人一致”,怎么养心方是正途。可惜以往读书,心里缺这根经。还好,前些天翻了翻一年多前的笔记,方知早已在潜移默化中有所改变。至少不用太焦虑地自视。宁拙毋巧,宁丑勿媚,宁支离勿轻滑,宁真率勿安排,记得了。 前几天读余光中,谈的是恶性西化症状。读来有趣,但给的建议不多。何况我已弊习甚深,《中文的常态与变态》这文章总是过目即忘,也很难真切体会到书里引的“坏中文”有多坏。 本书提到多用主谓宾少用定状补,别乱求气势。给好文章定义也不寻常:顺顺溜溜读完了,根本没意识到有多好就读完了,回过头一想,写的真好,这个才叫真好。 自己码字,常写到后头忘了前头,细节乏味、陈腐无趣。用的形容词几乎都是新闻用语上随摘。说到底,还是不读书的过误。 惟在此心定于一端而不颠簸。 “问题是,总有漫卷诗书喜欲狂,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书也总是要读的,这会儿读些什么好呢?”就挑那些平若深水、静若处子、不露声色、老道周全的文字,平抑几欲喷薄而出的兴奋。比如读读“与朱元思书”,读读《老学庵笔记》,读读张岱,甚至读读桐城派。心境平和了,不再老子天下第一了,书卷这才可以搁下了。 受教了。 口语化和书面语这事,让我想到港台大马小说家和大中华笔感之别。我读那些文字,常觉佶屈聱牙,再努力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坐久落花多的更多书评

推荐坐久落花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