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之宴 平民之宴 7.6分

中产阶级梦的破碎

木鱼
2018-03-29 16:07:58
1.

林真理子的《平民之宴》是最近看完感触良多的一本小说,故事讲述了日本一个普通中产阶级之家,丈夫福原,妻子由美子以及他们的一儿一女在东京生活,由美子是苦出身,由上进好强的母亲一手带大,为了改变自己的人生,她努力地考上好大学,去好的企业工作,跟条件不错的丈夫结婚,之后买了房子,过上了体面的中产生活。

为了培养膝下的两个孩子,由美子从他们小时候就想尽办法,给孩子最好的教育条件,上名校,让孩子学习各种各样的技艺;为了增长他们的见识,带他们去旅行,为了提高他们的品味,带他们去听音乐会;她认为,这两个孩子的物质基础和先天条件那么出色,以后的生活必然会比自己和丈夫更好。

看到这里是不是有点眼熟,或者,干脆这说的就是我们自己和身边的很多人?

可惜的是故事并没有如预想一样发展,由美子帅气的儿子翔在中学辍学,怎么也不愿意再回到学校去,更有甚者,他为了逃避母亲的唠叨,离开了家,去一个小小的茶室打工,拿着微薄的薪水勉强度日。

姐姐可奈倒是完全接受甚至充分发展了母亲的价值观,她和母亲一样,目标明确的选择可以提高自己身价的学校,寻找工作好,阶层高的男士们联谊,并且从中挑选可以让自己









...
显示全文
1.

林真理子的《平民之宴》是最近看完感触良多的一本小说,故事讲述了日本一个普通中产阶级之家,丈夫福原,妻子由美子以及他们的一儿一女在东京生活,由美子是苦出身,由上进好强的母亲一手带大,为了改变自己的人生,她努力地考上好大学,去好的企业工作,跟条件不错的丈夫结婚,之后买了房子,过上了体面的中产生活。

为了培养膝下的两个孩子,由美子从他们小时候就想尽办法,给孩子最好的教育条件,上名校,让孩子学习各种各样的技艺;为了增长他们的见识,带他们去旅行,为了提高他们的品味,带他们去听音乐会;她认为,这两个孩子的物质基础和先天条件那么出色,以后的生活必然会比自己和丈夫更好。

看到这里是不是有点眼熟,或者,干脆这说的就是我们自己和身边的很多人?

可惜的是故事并没有如预想一样发展,由美子帅气的儿子翔在中学辍学,怎么也不愿意再回到学校去,更有甚者,他为了逃避母亲的唠叨,离开了家,去一个小小的茶室打工,拿着微薄的薪水勉强度日。

姐姐可奈倒是完全接受甚至充分发展了母亲的价值观,她和母亲一样,目标明确的选择可以提高自己身价的学校,寻找工作好,阶层高的男士们联谊,并且从中挑选可以让自己生活无忧,上升到上层阶级的男士作为自己结婚的对象。结果她虽然找到了理想中的丈夫,却因为对方的变故受到极大的打击,最后只能带着孩子回娘家。

这是一个中产阶级梦碎的故事,也是一个中产焦虑把整个家庭带入歧途的故事。

2.

在谈中产阶级焦虑之前,我们先来看看中产阶级是什么样的一群人,他们:“大多从事脑力劳动,或技术基础的体力劳动,主要靠工资及薪金谋生。一般受过良好教育,具有专业知识和较强的职业能力及相应的家庭消费能力。有一定的闲暇,追求生活质量,对其劳动、工作对象一般也拥有一定的管理权和支配权。同时,他们大多具有良好的公民、公德意识及相应修养。”

中产阶级们通常经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不错的学校,进入了不错的公司,或者已经拥有一个规模不大的事业,他们维持着体面的生活,并不希望这份体面受到任何冲击,所以他们对下一代的要求往往比对自己还严格,他们的逻辑是,在良好的物质基础和教育条件之下,孩子们应该比父辈更强,更能在中产或者更高的阶层中保持好自己的位置,当然,他们也应该延续或提升整个家庭的阶层位置。

由美子为代表的普通中产阶级总是在担心如果事情不能像她们安排的那样发展,那么她们的社会位置就会被撼动,那么煞费苦心得到的生活也会毁于一旦。是的,中产的焦虑来源于对未来的不确定和“掌控无能”产生的不安,他们不停的忧虑明天将会发生什么,如果发生什么,那我们该怎么办。越是拥有一定资产和地位的人,这种焦虑越甚,因为他们害怕失去,害怕改变,对无法控制自己和下一代的人生感到无力继而愤怒。

这种焦虑深入了他们的生活,更从上一辈,不可避免地传递给了下一辈。焦虑的传递在真理子的书里走向了两个极端的后果:反叛,还有变本加厉的把这种价值观发扬光大。

高中辍学的翔说,我只要跟努力上进的人在一起就感到窒息。母亲由美子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小学时品学兼优的儿子到了高中会有那么大的转变,其实,转变早就开始了,从她让翔必须按照他的规划来学习,生活开始,从她把考上名校进入好公司作为儿子的人生目标开始,这种功利的目标切断了翔对学习本身的好奇心和兴趣,失去了内在动力的翔,把学习当成了一个为了达成母亲的心愿而充满痛苦的事情。

如果说翔的反叛是因为他厌倦了母亲过于功利的目标设定,那么姐姐可奈的悲剧却在于她太好的吸收了母亲的价值观,甚至变本加厉的发展成了完全利己的观念,所以无论是交朋友也好,恋爱也好,她一直在权衡,计算,却唯独没有考虑恋爱和婚姻中最重要的元素:爱情。当可奈那位高富帅丈夫身体出了问题需要回老家休养的时候,父亲福原说,这种情况没有什么大不了,坚持一下就会过去的,希望可奈能陪伴在丈夫身边。但是可奈却对要离开东京,去乡下和婆婆同住无法忍受。丈夫在她眼里的价值等同于豪宅豪车和奢华的生活,而作为妻子,她丝毫没有夫妻之间需要互相支持的觉悟。

也许翔和可奈的例子相对极端,但环顾四周,他们又只是特例吗? 被母亲逼到墙角终于反叛的翔也好,按照母亲的意念生活却仍然无法抵挡意外的可奈也好,恐怕由美子对孩子各种能力面面俱到的培养,唯独缺少了最重要的一样:认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并获得幸福的能力。

3.

在《平民之宴》里,有一个和由美子一家完全不同的角色,宫本珠绪。她来自小地方的单亲家庭,样貌普通,没什么学历,可是她性格很积极阳光,这种自然不矫情的个性吸引了翔,却也因为翔要和她结婚,激怒了望子成龙的由美子。这个女孩子的家庭并不富裕,母亲洋子靠开一个小酒店的收入抚养珠绪和弟弟,她对他们没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认为他们顺其自然的过好自己的人生就好,始终如一的理解,支持着他们。

珠绪后来因为由美子的羞辱,决定奋起努力,改变人生。她在小说里逆袭成功,竟然真的考取了大学。虽然这一段有点套路的感觉,但我认可的是,一个人的内在的动力决定了他会不会真的努力,会不会在遇到困难时仍然坚持下去,会不会真的去享受做成一件事时的那种成就感。这种动力是任何的外部力量都不可能做到的。

与珠绪考上了大学逆袭成功相比,更让我动容的一幕,是洋子妈妈在珠绪努力考大学却遇到了很多阻碍的时候对她说:“人总会有些怎么努力也干不成的事情。有梦想是好事,但是中途如果发现还是不行,那就尽早说出来,没有人会责怪你,笑话你的。”,对她表示了充分的理解和支持。就和《爱哭鬼小隼》里作者的妈妈一样,在男孩子因为自己总爱哭而感到懊恼的时候,她说:“如果伤心的话,男孩子也是可以哭的啊”。这种不去灌输成功论,让孩子自然生长的父母们,在看似消极的处理孩子遇到的困难和问题背后,其实是无限的爱和理解,是把孩子当做一个值得尊敬的有个性的人来看待。和被别人安排着度过自己人生的孩子相比,这样的孩子往往会因为内心有足够的爱,反而不管在什么环境下,都充满了生活的力量。

4.

故事的最后,由美子把在子女身上没有完成的梦想,又放到了孙子的身上。

其实,如果那些由美子们,能放过自己,放过孩子,中产梦的破灭,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只不过,活在梦中的人,如果自己不愿醒,是怎么叫也听不到的了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平民之宴的更多书评

推荐平民之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