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活着 9.1分

与生命里的苦难握手言和

行云流水
2018-03-29 16:03:59

最初想看《活着》,完全因为它的书名,我觉得书的名字取得好。当初看柴静的《看见》,也是被书名所吸引,这样的书名似乎没有任何色彩,但却表明作者的一种姿态---真实地再现生活、真实地再现生命。

《活着》里的福贵活着,看来是一件悲惨的事情,在经历了内战、三反五反、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社会变革后,所有亲人都先后离他而去,仅剩下年老的他和一头老牛相依为命。但是请看开篇的描写“老人黝黑的脸在阳光里笑得十分生动,脸上的皱纹欢乐地游动着,里面镶满了泥土,就如布满田间的小道”,看来,老人与生命里的苦难握手言和了,这是一种很了不起的姿态。

我所看过的书里,写到亲人的死写的最多的,大概就是这一部了。福贵的父亲因为儿子败完了家产,气死了。死的很奇特,从茅坑上掉下来,“脑袋顺着粪缸滑到了地上”就断气了。福贵的母亲去世他不在场,没能见到最后一面。福贵的儿子有庆是献血献死的,医生们要救失血过多的县长太太(校长),而学生中只有有庆的血型对上号,医生抽的太多了,孩子一输完血就倒地了再也没起来。在那个年代,这种事故,死了就死了,只留下亲人的悲痛。再接着是女儿凤霞,女儿因为小时候发烧变成了聋哑,可是她却找了一门好亲事,丈夫二喜非常疼她,但她却在生孩子的时候难产致死。再后来是福贵的妻子有珍,她得的是软骨病,她的病早就查出来了,本以为她死的比较早,但这个女人的韧性特别强,硬是撑了很久,可是在女儿死了不到三个月后,有珍也走了。再是凤霞的丈夫二喜,也就是他们的女婿,在工作中工伤致死。最可怜的是凤霞的儿子,也就是男主人公福贵的外孙,是因为穷,看到可以吃豆子,吃的太多噎死的。

七位亲人,不同的死法,相同的是他们都去了另一个世界,留下孤苦伶仃的福贵,后来他买了一头老牛,一头临宰前流着泪的老牛,老人看着老牛,既悲叹老牛也悲叹自己吧,买回家后,老人为老牛也取名为福贵,请看开头的描写,老人吆喝着牛说“二喜,有庆不要偷懒;家珍,凤霞耕得好;苦根也行啊”在老人的心目中,亲人们都没有远离自己,他们跟自己一样化身为一头牛天天在一起耕田呢“我怕它知道只有自己在耕田,就多叫出几个名字去骗它,它听到还有别的牛也在耕田,就不会不高兴,耕田也就起劲啦。”这到底是在骗那头牛福贵,还是在安慰福贵自己呢,后者更多吧,或许这也是一种生活智慧吧!

福贵的故事由作品中的“我”带出来,文中写“我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去乡间收集民间歌谣”就这么一个去乡下采风的人,认识了农民福贵,很有耐心地倾听了他的故事。农民福贵也用第一人称讲述了自己的故事。这种讲故事的方式在古典作品中很少见到,但是在现代小说和电影中却经常能碰到。

看完此书,我想起了另两部小说,作品的主人公全都经历了常人想不到的苦难,比如《白鹿原》里面的白嘉轩,比如《扶桑》里的扶桑,近代中国人普遍经历了比较多的苦难,也造就了中国人人性里的坚韧,他们不需要被别人救赎,他们自己救赎自己。

我觉得南方作家跟北方作家真是有区别,北方作家会写特别长的小说,而且作品中的情感会更强烈。而南方作家写小说相对要短一些,作品中的情感会更内敛一些,风土人情不一样那就更不用说了。作家是没办法脱离自己的生活环境去写作的。《活着》里写到的自然环境甚至生活场景,比我看北方作家的作品感觉熟悉多了。

“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活着是美好的,活着也是艰难的,但活着就好,就这样活着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活着的更多书评

推荐活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