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孤独

小美
2018-03-29 15:08:31

《一句顶一万句》第一次听到这书名以为是本鸡汤文,教授大家说话的艺术之类,后来才知道是茅盾奖的作品便有了些好奇,好奇什么话能一句顶上一万句!但读完全篇才知道完全不是这个思路。

小说从民国写到解放后,虽说写了几代人的生活,但这几代人都在做同一件事:要找一个说得上话的人,朋友也好、爱人也罢,当然还有亲人。可这几代人也都得到了同一个结果:没找到,或者说还一直在寻找着吧。

全书分“出延津记”和“回延津记”两部分,出延津记讲述第一主人公吴摩西(杨百顺、杨摩西、罗长礼改过好多次名)从离开杨家村到因弄丢自己的养女巧玲而离开延津的故事;回延津记则记录了养女巧玲的儿子牛爱国从出生到三十五岁的人生经历。这相隔半个世纪的两代人,却有着相似的四处寻找的故事。小说结尾牛爱国决定远走他乡去寻找那个他唯一说得上话的章楚红,正如当时的吴摩西离开延津去寻找那个他唯一说得上话的养女巧玲一般。

书中人物众多,每一个人物的出现总是伴随着他的营生一起,比如传教的老詹、杀猪的老X、剃头的老X、弹棉花的老X,而且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会不停有新人物加入,之前的人物渐渐淡出,为什么?因为说不上话就不是朋友,不是朋友就慢慢不

...
显示全文

《一句顶一万句》第一次听到这书名以为是本鸡汤文,教授大家说话的艺术之类,后来才知道是茅盾奖的作品便有了些好奇,好奇什么话能一句顶上一万句!但读完全篇才知道完全不是这个思路。

小说从民国写到解放后,虽说写了几代人的生活,但这几代人都在做同一件事:要找一个说得上话的人,朋友也好、爱人也罢,当然还有亲人。可这几代人也都得到了同一个结果:没找到,或者说还一直在寻找着吧。

全书分“出延津记”和“回延津记”两部分,出延津记讲述第一主人公吴摩西(杨百顺、杨摩西、罗长礼改过好多次名)从离开杨家村到因弄丢自己的养女巧玲而离开延津的故事;回延津记则记录了养女巧玲的儿子牛爱国从出生到三十五岁的人生经历。这相隔半个世纪的两代人,却有着相似的四处寻找的故事。小说结尾牛爱国决定远走他乡去寻找那个他唯一说得上话的章楚红,正如当时的吴摩西离开延津去寻找那个他唯一说得上话的养女巧玲一般。

书中人物众多,每一个人物的出现总是伴随着他的营生一起,比如传教的老詹、杀猪的老X、剃头的老X、弹棉花的老X,而且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会不停有新人物加入,之前的人物渐渐淡出,为什么?因为说不上话就不是朋友,不是朋友就慢慢不来往了,慢慢不来往了就得去找新的朋友。所以在这本小说中就只分为两种人:“说得着的”和“说不着的”。

开始读时只局限于当下的一个个故事,因为不了解在那些地域中人们的生存与生活状态,就觉得作者真会扯,扯个没完没了,等全部读完,再仔细一回味,情感上就有了些许不一样的感受。吴摩西也好,牛爱国也罢,当然还有许多其他人:曹青娥、章楚红,甚至庞丽娜……他们都心里苦,心里苦是因为遇到事情无处说,遇到事情无处说是因为没有说得上话的人,就像柳永在《蝶恋花》中所写:无言谁会凭阑意,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愁绪,是一种说了也无人能懂得的愁绪,这个时候孤独感就来了。

刘震云说:“一个人的孤独不是孤独,一个人找另一个人,一句话找另一句话,才是真正的孤独。”那么在整部小说中,弥漫着的就是这样一种孤独,中国式的孤独:充满沉重感,充满好死不如赖活着的那种隐忍“精神”。书中的一个情节记忆犹新:私塾先生老汪给孩子们讲孔老夫子两千年前的那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们都以为是老朋友从大老远来,心里很开心。老汪却说:“你们都不明白孔老夫子的心思。从远方来的这个人,是不是朋友还两说呢,反倒是因为和自己没什么关系,才能放心地把心里话说给他听。心里话说了,就舒坦了。”初读时觉着幽默,觉着是作者耍聪明,溜笔杆子,再回味时,就觉得有苦味,重重地压在心头。整本书就是这样一种风格,越回味越不是滋味。

再扯开去就要讲中国人的孤独与西方人的孤独,《百年孤独》、《局外人》、《歌尔德蒙与纳尔齐斯》……这些作品中的主题总能与孤独沾上边,但他们的处理方式不同,中国人希望寻求认同,所以身边没有说得上话的人就要四处去寻找,可越找越孤独;而西方人则追求自我与内心的完满,没有说得上话的就与神对话,就去追求内心的渴望。所以一个压抑一个奔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句顶一万句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句顶一万句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