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实在搞不懂,为什么这么多人会将其看作意识流?

2018-03-29 14:35:36
我不打算在这里长篇大论论述关于此书的诸多细节,因为关于这些,很多“文艺青年”们已经讨论的差不多了,我只是想反驳一些读者对于此书的认知——我身边很多朋友在对我谈起这本书时都会流露出夸张的敬仰神情并说这部意识流小说写得太美了——如果你实在分不清什么是意识流,建议你先读完《Ulysses》,再和《追忆》相比对,倘若你够聪明,你会发现两者是完全孑然不同的文体和叙述风格,如果此时你还是认为追忆是意识流,那你真的是无可救药了。
有人在文章里说一部小说的灵魂是人物的塑造,这句话对也不对,从一位作家的角度来讲,在他刚开始写小说的时候,他的脑海里会浮现出一段故事情节,几个人物,他会运用自己的人生经验,将自己所接触过的无论亲人也好陌生人也好,化作他笔下的人物。然而当他的写作技巧渐趋于熟练,在这个阶段,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文体,或者也可以说是结构。莫言曾经说过,假如他没有找到合适的结构,他是不会贸然动笔的。有时候好的文体并不是你想写出来就能写出来,可能在不经意间,它就自然而然的出现在笔尖,就像当年马尔克斯在创作《百年孤独》,他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的写出那著名的第一段(在此多说一点,我想普鲁斯特对马尔克斯的影响应是比
...
显示全文
我不打算在这里长篇大论论述关于此书的诸多细节,因为关于这些,很多“文艺青年”们已经讨论的差不多了,我只是想反驳一些读者对于此书的认知——我身边很多朋友在对我谈起这本书时都会流露出夸张的敬仰神情并说这部意识流小说写得太美了——如果你实在分不清什么是意识流,建议你先读完《Ulysses》,再和《追忆》相比对,倘若你够聪明,你会发现两者是完全孑然不同的文体和叙述风格,如果此时你还是认为追忆是意识流,那你真的是无可救药了。
有人在文章里说一部小说的灵魂是人物的塑造,这句话对也不对,从一位作家的角度来讲,在他刚开始写小说的时候,他的脑海里会浮现出一段故事情节,几个人物,他会运用自己的人生经验,将自己所接触过的无论亲人也好陌生人也好,化作他笔下的人物。然而当他的写作技巧渐趋于熟练,在这个阶段,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文体,或者也可以说是结构。莫言曾经说过,假如他没有找到合适的结构,他是不会贸然动笔的。有时候好的文体并不是你想写出来就能写出来,可能在不经意间,它就自然而然的出现在笔尖,就像当年马尔克斯在创作《百年孤独》,他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的写出那著名的第一段(在此多说一点,我想普鲁斯特对马尔克斯的影响应是比较大的)。
那么《追忆》最大的文体特征是什么呢?
套用纳博科夫的一段话:比喻套着比喻,隐喻与明喻相互暗含组成的迷宫(我在第一次读《追忆》的时候并没有看过纳博科夫的文章,关于他的评论,我是时隔多年后才读到的)。
举个栗子。
明喻暗含隐喻。
“......还有,那儿的壁炉通宵生着火,没有燃尽的劈材不时冒出火星,暖意融融、雾气腾腾的空气像一件宽松的大衣裹住睡着的我,让我感到恍若睡进了一间看不见的凹室,置身于房间深处一个温暖的巢,这是一个暖呼呼的、热气形成的轮廓变幻不定的区域,而从四面八方的角落,从靠窗近而离壁炉远的部位,不时吹来沁着凉意的风,拂在脸上让人感到惬意极了。”——《在斯万家那边》第七页。
主人公我回忆起那些住过的房间,“一会儿是这个房间,一会儿是那个房间”,“在碰上寒风刺骨的天气里,我体验的乐趣就是与室外的隔绝”,在这里,作者用了一个明喻,即“就像燕鸥在地洞里做窝,感受到地层的温暖”。燕鸥擅于在岩缝的平坦处筑巢,有时还会占据其他鸟类的巢穴,作者将主人公比做在地洞里做窝的燕鸥这一意象将在下文取得相互间的联系。在上面我引用的一段文字里,作者将空气比喻为“一件宽松的大衣”裹在主角的身上,让“我感到恍若睡进了一间看不见的凹室,”我想读者应该明白此处的“凹室”隐喻着上文中燕鸥筑的巢,同时又隐喻了“雾气腾腾的空气”,可以说,这是一个双重隐喻。
另一个完美的隐喻是在第三部《地方与地名:地名》第四百三十页,斯万等待着吉尔贝特和同伴们玩游戏,而此时的“我”却怕斯万会因为回忆起当初在花园时“我”喊妈妈上楼说晚安而嘲笑“我”,作者笔锋一转,精彩的地方来了,“他对吉尔贝特说,她可以再玩一局,他等他一刻钟,说完就和其他人一样坐在铁椅上,伸出那只菲利普七世常握的手付了钱(因为对吉尔贝特的爱,主角也开始崇拜斯万了,所以看到斯万的手,就会联想到他的地位,他接触的人物,至于菲利浦七世是不是现实中的查理·菲利浦,即彭提维里公爵就不得而知了),我们又在草坪上玩了起来,一群身子有如心形、羽毛彩虹般美丽的鸽子,宛似鸟类王国中的丁香,振翅而飞,寻找一个幽静的所在栖息下来,有的停在硕大的石钵上,看不见鸟嘴的身子动个不停,让人看得出钵里满满当当尽是他正在啄食的水果和谷粒,有的落在雕像的额头,好似一件彩釉饰物置于石雕之上,在某些古代的石雕上就有这类彩饰,用以调剂石雕灰蒙蒙的色调,当那是一座女神的雕像时,这彩饰又是一种象征,赋予女神一种特殊的修饰,犹如给犯人以另一个不同的姓氏,使这尊女神变成一个新的神祇。”
至于这段隐喻的什么,我想毋庸多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去斯万家那边的更多书评

推荐去斯万家那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